狂帝
字体:16+-

058 调兵密函(1)

058

调兵密函(1)

“说得好,两位将军请随本将入营,共商御敌之策。”柳剑穹一声赞呼,微闪开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大将军先请。”关陨、王业同声道,柳大将军是他们敬仰的‘战神’,尊敬还来不及,怎敢走在前面啊!

这里都是武将,自是不会像酸腐文官推来让去,柳剑穹点点头,众将紧随而入。

刚走两步,营外『处』突而传来吵杂声,众人转身看过去,只见远远一大票人相携而来,黑压压的少说也有几百人。

“敌军来了?”如惊弓之鸟的北营军立即传来窃窃声,疲惫的脸上『露』出惊恐。

“将军,好像是百姓。”韩墨眯了眯眼,看了一会,不甚确定道。

“是雪兴百姓来要说法了。”柳剑穹淡淡道,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得很无力,然而无波的赤瞳掩饰的是点点嗜血和了然。

“怎么这么早就来啊?连口气都不让我们喘一气啊!”北营将士闻言心有余悸,一脸苦相,关陨和王业则是面面相觑,不明所已。

不到半响,几百个身着粗布麻衣的百姓已来到军营前,一个应算是代表的上前,高喊着道:“镇北将军,我们来了,你说过三『日』后给我们个说法,今『日』三『日』之期已到,请将军『交』出闹事者。”话音一落,随之而来的百姓也高声附和着要柳大将军『交』出闹事者。

整个军营一时吵闹不堪,刚到的三十万兵马则不知该如何反应。

“各位,请静一静,请静一静,这件事……”韩墨走至百姓前面,举起双手,高声大喊,却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转头看向面无表『情』柳剑穹,请示该如何做。

见他犹豫,而柳大将军却不言不语,百姓似被『激』怒般竟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看样子像是要冲到柳剑穹的身边。

“大将军,怎么办?百姓要暴动起来了。”护在柳剑穹身前的陈将军急得抓头挠耳道,这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赶,赶不起,骂,又骂不得,打,更是打不得,倒让他们这些久战沙场的将军束手无策了。

眼见百姓已『逼』得他们步步后退至营中,护在柳剑穹另一身侧的孙将军突而道:“大将军,这样下去不行啊!要不,我们先将他们打出去吧!”

孙将军此话说得大声,被百姓听见了,那个百姓代表不知从哪抽出一把大铲喊着:“各位,柳大将军欺人太甚,不仅不给我们个说法,还想打我们,我们岂能不还手。”一时百姓群起『激』愤,猛地向军营里冲进去。

刚到的三十万兵马见势不对,想出手阻挡,却又因对方是百姓而束手束脚,反而被冲『乱』了,而北营本就疲惫,又因上次百姓就来大闹过,但当时大将军下令,不得对百姓动手,因而现在只有挨打的份。

而这些百姓却竟个个好似很勇猛,即使将士不敢伤他们,但到底是『精』锐之师,却还是被打得无力还手,任他们冲入军营。

Www.quanben5.coM【全本5】

“大将军,不太对劲啊!”韩墨眼见百姓夺过营中将士的兵刃,由打人变成了杀人,不禁惊呼道。

一直面无表『情』的柳剑穹这时才脸『『色』』大变道:“果然不对。”一顿,不再是淡淡的声音,而是高声大喊:“不好,他们是敌军伪装的,快集结,迎战,杀。”说着,自己率先纵身一跃,剑气一挥,一口气了断了数个正提刀砍向北营士兵的‘百姓’。

听到大将军的喊声,一直『处』于挨打份的士兵一个气结,大喊一声,夺刀的夺刀,抽兵器的抽兵器,与‘百姓’大战了起来。

‘咚咚……’三『日』来『日』『日』听到的擂鼓声这时突而响起,刚到的三十万兵马立即准备迎战,可北营军将士却依旧只以为又是敌人的『『骚』』『乱』之计,并不当真。

然而,这一次,却真的是敌军来犯,白雾滚滚,杀声喊天,如落雨般的箭石迎面而来,打得龙麟军一个措手不及。

黑压压围来的燕雨士兵,以骑兵开路,步兵随后,冲杀进军营,骑兵之前当是此次敌军主帅燕达朗,『精』烁的眼眸带着嗜血与得意。

“三军听令,快集阵,左营盾兵掩护,右营骑兵突围,中营随本将迎战。”柳剑穹一边杀敌,一边高喊下令。

因之前‘百姓’的混战,以至于北营军根本无法结集成队,再加之多『日』来的担惊受怕,困顿不堪,至失北营军犹如一盘散沙,此时竟根本听不得命令,自顾自的冲杀,而刚到的三十万兵马也丝毫无用『处』。

一则,三『日』来他们『日』夜不停地往北营这边赶,已是疲惫之师,二则,他们刚到,脚步再未站稳,敌军就来袭营,根本难以战斗。

“大将军,我们快撤吧!”韩墨满脸血迹,焦急地呼喊。

柳剑穹的战袍上满是鲜血,执剑一跃,斩杀了数名敌将,高喊:“撤退。”

随着柳剑穹的一声令下,龙麟军立即向左边撤退,柳剑穹亲自在后边断路。

“柳剑穹,这次你是跑不了,哈哈……”燕达朗骑在马上,大刀一挥,数名龙麟兵立即丧命,十万燕雨在燕达朗的带领下急追而去。

龙麟军虽然因敌军诡计而败退,然而柳剑穹毕竟是名将,在败退之中迅速将散『乱』的龙麟集合,是以燕达朗所带领的十万燕雨军只能任由龙麟军撤入雪峡谷,毕竟这十万燕雨军是真正的燕雨军,无法如‘风鸣暗兵’般以一当十。

此战为燕雨入侵战以来,龙麟军败得最惨的一役,整整四十万兵马却在燕雨十万兵马的突袭下损失过半,撤入雪峡谷的只余二十万兵马,而柳剑穹原本帐下的十万北营军几乎只剩不到一万。

此战后,虽未将龙麟军四十万兵马全部歼灭,但能将‘龙麟战神’打得这么惨,燕达朗还是止不住骄傲,下令,全线攻打北境,如果他能留点心的话,他就会发现,此役中虽然看似败得很惨的龙麟军实则死伤不过数千,其余龙麟军均是在混『乱』中朝四面八方集队‘逃’走。

元历100年3月10『日』,燕雨『国』以三十万『精』锐之军进犯龙麟北境,仅以一『日』便攻下雪冥城,一路势如破竹,镇北将军柳剑穹率十万之师抵挡,接连失利,两军对峙于雪藏山脚,镇北将军上书朝廷,龙麟朝野震惊,龙麟皇下旨斯洛城二十万兵马前往支援,关北口亦抽调十万,与北营军合共四十万共御强敌。

元历100年3月18『日』,敌军使用诡计,拖疲北营军,致使军心不稳,人马困顿,且于三军会合之际,使用瞒天之计,以十万之军大败龙麟四十万兵马,镇北将军柳剑穹带残余之兵退至雪峡谷,燕雨军主帅燕达朗下令全线攻打北境,连下雪『阳』、建业、『阳』平、雪埔四城,雪兴城却一直久攻不下,只因明宗学派明侠应雪兴知府之求,相助守城。

连战告捷,燕雨大军更是士气大振,当下连连摆庆功宴,扬言,雪峡谷将是镇北将军柳剑穹这个‘龙麟战神’及其帐下二十万大军的葬身之地。

燕雨(三『国』联军)军营中,副帅郝尔,参将童『阳』,右营统领贺图齐集燕达朗宽大的营帐内商议军事,为何不是在主帐内,原因很简单,只因这是他们燕雨的内部商议。

“童『阳』,你说有重大机密要与本皇子相商,到底是何事?”众人一到齐,燕达朗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因打了胜仗,所以此时黑黝的面庞还带着满满的笑意,这一仗,他可是威风了,因为是以燕雨的名义来攻打龙麟,所以天下人便会称他燕达朗如何厉害,打得‘龙麟战神’无力回手。

“二皇子请看。”童『阳』娃娃脸上满是凝重肃穆,从怀里掏出一份密信『交』与燕达朗道。

燕达朗疑『惑』地接过密信打开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却满是疑『惑』道:“这是军师写给月钧枫的密函?”

童『阳』点了点头,沉重道:“没错,虽则我们三『国』结盟,但到底还是要防着点,因而,末将早已派人注意齐月、韩霜两『国』各将的行踪,今晚,我派去的人截住了齐月军师这封密函,末将以为此密函关乎我军甚至我『国』之存亡,所以请三皇子请两位将军共同来商议。”

“关乎我军甚至我『国』之存亡,童『阳』,你为免说得太严重了吧?”燕达朗撇了撇嘴,不甚在意道。

“末将绝无危言耸听。”哪知,童『阳』却镇重的点了点头,向来带着笑意的娃娃脸难得不带笑意。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