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59 调兵密函(2)

059

调兵密函(2)

“二皇子,这封密函写得是什么,童参将说得这么严重?”贺图好奇地看着燕达朗手中的密函问道,郝尔也是一脸不解。

燕达朗还是对这封密函不甚在意,丢给郝尔和贺图看,两人看后却也是脸『『色』』一变,尤其是郝尔显得如童『阳』般凝重,贺图却如燕达朗般满是疑『惑』,甚至好笑道:“如今我军连战告捷,龙麟军根本无力抵挡,齐月军师这时写此密函,让月钧枫再调派军队来,是不是多此一举了?而这又怎么会关乎我军甚至于我『国』的存亡呢?要亡也是龙麟亡吧!”

“二皇子,郝尔将军也是这么认为?”童『阳』问道。

燕达朗当然是点了点头同意贺图的话了,然而郝尔却摇了摇头道:“如果此信函是真的话,那么确实是很严重,幸而童『阳』将其截住,否则齐月真的秘密再派兵而来,我军真的危矣!”

“连你也这么说,好了好了,别再打『『迷』』了,说清楚一点。”燕达朗看郝尔都这么说,收敛脸上的笑容,不耐烦地道。

郝尔看了童『阳』一眼,便解释道:“正如贺图将军所说,龙麟军已是无力抵挡,即使龙麟皇得到消息再派援兵来,也已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那时我军已是占据了整个北境,齐月军师此时再调军队来,确实是多此一举,但二皇子与贺图将军以为,齐月军师会是个愚蠢的人吗?”

“虽然本皇子很讨厌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十分聪明的家伙。”燕达朗很是不爽道。

“没错,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多此一举的蠢事呢!因而末将以为齐月军师要求调派来的军队不是为了对付龙麟军,而是为了对付我军,还有韩霜『国』。”郝尔接下燕达朗的话道,脸『『色』』变得很难看,早就知道齐月不安好心,想不到打得竟是这个主意。

“对付我们的,怎么可能?现在我们三『国』联盟,好好的怎么会调兵来对付我们呢?”燕达朗不信。

真是有头无脑的蠢货,童『阳』心里很不屑地鄙视着燕达朗,表面却恭敬地道:“二皇子此言差矣,您想想,如果是你,你会不想『独』占龙麟这块肥『肉』吗?甚至再加上韩霜、齐月两『国』?”

“当然想了,一旦打下这三『国』,燕雨『国』将占据凤天大陆大半个江山,一统天下将不再话下。”燕达朗憧景着那一天的到来,但奈何燕雨没有那么强的『国』力,才须与韩霜、齐月暗中结盟。

“二皇子会这么想,想那齐月也必有这样的野心,所以由这份信函可猜测齐月军师再调派来的军队是要等我军打下北境,与龙麟两败俱伤时,反攻我燕雨军,甚至以我燕雨无故入侵龙麟是为不义为名,趁势攻打我『国』。”

“什么?入侵龙麟分明齐月『国』才是主谋……”燕达朗怒跳起来。

QuanbEn5.COM。全*本*5

话还未说完,郝尔便接道:“齐月是主谋,只有我们三『国』知道,但是此战是以燕雨的名义发动的,却是天下皆知。”

燕达朗一下子瘪了,如果说到这里,他还想不明白的话,那他就是个真正的白痴,一拳锤在桌案上,怒吼道:“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用心也太歹『毒』了,难怪他每一战都让我军和韩霜军打前锋,而他齐月军却坐收渔翁之利,太过分了。”说着,便提起大刀要冲出去。

“二皇子,你要做什么?”郝尔连忙拉住暴怒的燕达朗。

“别拉我,本皇子要去杀了那个家伙。”

“二皇子,请冷静点,别说你杀了不他,就算杀了他,又能如何,别忘了他手中还有‘风鸣暗兵’。”童『阳』急忙挡在燕达朗的面前道,内心里真是鄙夷到极点。

一听到‘风鸣暗兵’四个字,燕达朗『精』烁的眼眸中还是『露』出恐惧,也冷静了下来,只听郝尔道:“童『阳』说得没错,我们要冷静下来,商讨对策。”

“二皇子,末将倒认为,我们可以将计就计。”见燕达朗冷静下来,童『阳』道,见三人都看向他,童『阳』又重新扬起笑脸道:“既然齐月军师想再调派军队来对付我们,那我们何不就用他这一计,反过来对付齐月,到时即使无法一举打下齐月『国』,至少龙麟北境将由我『国』一『国』『独』占。”

闻言,三人眼前一亮,齐呼妙哉:“好计,本皇子立即修书,让父皇从边境调二十万兵马过来。”

“将边境的二十万兵马调过来,我『国』边境便虚空,一旦他『国』来袭,只怕……”郝尔虽觉得此计是好计,但一下子调走边境二十万兵马却太过冒险了。

“有什么只怕的,龙麟、齐月、韩霜三『国』到时只会自顾不暇,楚云、凤尧相距千里,不足为虑,至于天元皇朝,那就更不用说了,何况我们是秘密调兵,其他『国』家又怎么会知道我『国』边境虚空。”燕达朗这下便是有点头脑。

燕达朗话音刚落,童『阳』立即拍手道:“二皇子分析得有理,郝尔将军,兵贵神速,犹豫不得,否则就错失良机了。”

郝尔还是在犹豫,燕达朗却已是不耐烦了,大掌一挥道:“此事就这么定了,本皇子立即修书,童『阳』,派个可靠的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回『国』。”

燕达朗已经决定了,郝尔再反对也不用,何况他也说不出反对的理由了,当下一经决定,四人立即商量攻占北境之计。

童『阳』娃娃脸上带着深深地笑意看着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三人,眼眸微一瞥便见营帐外一个人影闪过,当下笑意更深。

韩霜将军高禄营帐内,听闻禀报后,帐中两人大惊失『『色』』。

“将军,我们该如何做?”

“哼,他们懂得这么做,本将军也懂,这就修书给边境将军,让他秘密抽调二十……不,三十万兵马过来。”高禄雪白的脸上涨得通红,气冲冲道,立即走至桌案边修书。

“啊!三十万,那是我『国』边境的全部兵力,将军『私』自调动,恐怕……”此次三『国』联军的左营将军皱了皱眉道。

“怕什么,一旦我打下了龙麟北境,再趁机攻下燕雨、齐月,皇上定不会怪罪我这个大功臣。”

当晚,趁着夜『『色』』,两封‘调兵’密函同时送往燕雨、韩霜『国』内,齐月军师却在营帐中与一名黑衣人商讨对付玄罗军之法。

**楼,是雪兴城最为让人耳熟能详的青楼楚馆,大门前挂着一副被卫道士痛斥为伤风败俗,世风『日』下的‘『『淫』』秽’之言:巫山**,邀君共赴,横联:最是**。

如果以此以为**只是个低俗的青楼,那么你就错了,**楼分为两部分,前楼如一般青楼楚馆一般,招待的是一般客人,后楼却是亭台楼阁,雅致至极,一入**,如至仙境,那才是真正的**地,可惜能进入后楼者非富即贵,而且还得过关,方可进入,所以也不是说你钱就可进入。

但是自几『日』前起,**楼后楼却不再对外开放,任你再有权有钱有才也没用,因为它被人包下了,一些想闹事的,想用后台压人的,一听包下后楼的咱龙麟『国』鼎鼎有名的‘三皇子’,立即夹着尾巴有多远跑多远,也是,人家那是最得宠的‘皇子’,你后台再『硬』也『硬』不过人家。

雪兴百姓皆传,自那『日』敌军火烧军营后,‘三皇子’便吓得躲进城里来,还蛮横地嫌雪兴知府招待不周,『硬』要住到**楼,夜夜笙歌,荒『『淫』』无度,完全不理敌军已打到眼前了,北境已是危矣了!

人群匆匆的街道上,两个俊美不凡的佳公子却是悠悠而行,与行人的慌张形成的鲜明对比,他们便是明宗新一代的领军人物明侠凌傲尘和明士江寒枫。

“呐,龙麟三皇子就在这**楼里过她的**『日』子,浪『荡』皇子就是浪『荡』皇子,有皇子如此,龙麟百姓还真是不幸啊!”江寒枫突而停住脚步,朝一座恢宏的楼台撇了撇嘴笑道,他们此刻停在**楼后门外。

“呵,确实不幸。”凌傲尘扬唇一笑,深表赞同,语气倒是听不出有什么担忧之意。

见他又是一副洒『脱』高深的样子,江寒枫无奈笑道:“傲尘,我发誓,谁有本事能让你这张千年不变的淡定笑脸破裂的,我一定要拜他为师。”

“我笑我的,又没碍着你,你……”凌傲尘话还末说完,嘴角边的慵懒笑容突而凝固了几分,神『『色』』一震,似不可置信般眯眼凝神。

“呀!你……啊!……”江寒枫话还未说完便被凌傲尘拉起手,两个人足尖一点,便消失在街道上。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