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0 好戏开锣(1)

060

好戏开锣(1)

任外面如何闹得天翻地覆,所谓有志之士如何捶『胸』顿足,**后楼这方世外之境却是半点不染尘俗,自也无众人所想般‘污秽不堪’,翻云覆雨。

**楼后楼梅林芬芳浓郁,暄香远溢,暗香浮影,出尘『脱』俗的梅花在蒙蒙雪雾中傲然绽放,是为整个北境最为美之梅林,不少『爱』梅者使尽手段想要一窥奇景,均无功而返,它是**楼唯一不对外开放之地,可是,如今,它开放了。

“好美的梅花林啊!难怪乎!哎,等等我……”江寒枫张大嘴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奇景,半响才恍过神来,惊叹道,却见凌傲尘像失了魂般径自踏入梅林,便急忙追了上去。

一入梅林,江寒枫更是屏住了呼吸连叹赞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美,不,单以美何能形容其一二,他自认文采风流却想不出一个词来形容眼前的美景,流连美景的他连被凌傲尘丢下都犹不自知。

凌傲尘对于眼前的美景视若无睹,反而急步而行,甚至连轻功都使出来,江寒枫听不到那若有若有的奇妙箫声,然而他却能听到。

一阵悠悠扬扬憾人心扉的箫声回『荡』在梅林丛中,每一个音符都似要融入心底最深『处』,震动着你的心魂,越入梅林深『处』,他的心越加震憾,慵散的笑意已被深深的震惊所取代,抑制不住满心的『激』动,天啊!天底下竟有如此憾动人心的箫乐,那不凡的韵味,那样深深打动人心的境界,岂是自负音律天下无双的他能比得上的。

箫声低低,奏出的是气氛肃穆深沉的曲调,宕开了一幅与其说是雪夜,倒不如说是霜晨的画卷,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副奇景:苍茫大地,万木凋零,唯有梅花铁骨铮铮、迎寒傲立,带着他领略这种傲然于天地间的孤寒。

忍不住满心的『激』动与狂热,凌傲尘迫不及待地飞身寻音而去,直至那雪雾蒙蒙,犹如梦幻之地的梅林最深『处』,由梅树环绕之中有片小小的平地,梅花瓣纷飞,铺满其间,花雨纷落中,一男一『女』游戏其中。

男子一袭洁白素衣袍,手执『洞』箫,背对着他,即使看不见容貌,从那卓卓背影与傲然的身姿便可看出定是绝世佳公子,那一曲憾动人心的绝响便是出自于他之手,而那名『女』子则绕着那公子翩翩起舞,裙袂摇曳,轻旋舞动,身上披的轻纱时而冲天飞起,时而吹拂着公子脖颈,盈身一转,正好对着凌傲尘。

那『女』子看上去不过十**岁模样,却是一等的祸水模样,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一袭红衣,宛如一朵火莲,玲珑的嘻笑声从她红唇里轻轻逸出。

无论那『女』子多美,凌傲尘满副心神却全在白衣公子身上,按住如雷般不住跳动的心房,傻愣地看着如斯仙人吹奏如斯仙曲。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而那梅林中两人似未察觉有人闯入,依旧嘻戏着,修长的纤纤『玉』指轻按箫『洞』,妙不可言的音符飘散开来,箫声急徐清秀、悠长飘逸,旋律节奏急促刚健,大起大落,跌宕多姿,再次勾画出梅花于风雪中昂首挺立,临风摇曳的动态,大有‘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深邃意境。

朦胧花雨中,白衣公子边奏边随着红衣『女』子而动,明明却只是轻移脚步,却是有说不尽的狂肆风流,衣袂轻动,宛如他箫乐中那遗世『独』立,『独』领群『『骚』』的傲梅,竟有股睥睨天下轻视万物的不羁,凌傲尘已是无法再思考,由着他带领去领略一副又一副震动灵魂的人间奇景。

箫音减慢,旋律带有感叹的意味,袅袅不绝,轻盈舒缓地结束,箫音尾『处』给人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之感,一曲奏罢,回味无穷。

沉浸在白衣公子给他所带来的灵魂深『处』的震憾,凌傲尘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进入了一种从未到过的‘天人之境’,那种‘恍惚而『『迷』』离无定,神秘而虚无飘渺’的忘我的之境,就连两人离开了都犹不自知。

如此憾动人心的惊天之曲,如此意境悠远的佳作,如何能不令人意『乱』神『『迷』』,如此乐中高手,如何能不结识,如何能不引为知音呢?

如此想法一起,凌傲尘满怀的『激』动与崇敬地睁开犹不知何时闭上的眼眸望去,却只见那白衣飘飘的身影一隐便消失于梅林中。

“请等等……”凌傲尘急忙大叫一声,衣袂未动,人已纵身追去,开玩笑,他怎么能让难得一遇的‘知音’就这么离开,不与他好好把酒论曲一番,枉到人间走一趟,他简直都都有种想拜他为师的冲动了。

可他方追至两人消失之地,便已被铺面而来的杀气给止住了脚步,飘然落地,『激』不起分毫尘土,微皱着眉地盯着眼前一脸肃杀之气的黑衣男子。

“为何阻我去路?”嘴角轻扬,磁『『性』』的嗓音听不到『情』绪,淡定的眼眸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是他?三皇子身边的那个侍卫,奇怪,他们应该没什么过节吧!怎么感觉他在看他的时候,如鹰眸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奇异。

叶影不答,目光往左边一撇。

顺着他的目光,凌傲尘往左边远『处』竖着的一块石碑看去,虽然离得远,但他还是看得清,只见上面写着:后楼重地,闲人免进。

凌傲尘这才恍然,自己寻着箫声已进入了**楼后楼,也就是此『处』现已是三皇子的住所,他这种平民百姓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进去的了,那刚刚那两人……

“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说得云淡风清,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竟隐隐有一股迫人的气势,不管那两人跟‘三皇子’有什么关系,不管此地是不是已经是三皇子的地盘,今『日』他非要见到他不可。

“那就先问过我手中的剑。”右脚踏前一步,身子微侧,一手按着挂在腰间的长剑,摆出的是犹如猛虎出笼的架势。

凌傲尘淡定的眼眸微一变,但也不过是瞬间,稍后又是悠闲一笑道:“你虽是个高阶高手,但并非我的对手,不如行个方便,让我进去,你尽可放心,我绝非想对三皇子不利,只是想进去找个人而已。”这个三皇子虽然‘没用’,但身边倒是卧虎藏龙,这个侍卫年纪与他差不多,却也是个高阶高手,且散发着野兽般的爆发力,不可小觑。

叶影沉默着,但依然屹立不动,如鹰眸般的眼眸紧锁着凌傲尘,杀气更盛。

“看来不把你打倒,我是别想进去找人的。”看着这个架势,凌傲尘无奈一笑道,他不喜欢强迫人,但今『日』,看来是要破例了,再不搞定这个难缠的家伙,恐怕要跟那白衣公子错失『交』臂了。

轻惮衣袍,傲然直立,柔和却又凌厉无比气息萦绕在其周身,如泼墨的长发飞舞而起,衣袂微动,俊逸的脸庞上依旧带着潇洒的笑意。

明明是如此无害的模样,然而叶影却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将他给包围住,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紧紧地绷着,凛冽的真气随着散了出来。

两人久久对峙,周围涌动的真气已到达极点,傲然立于梅枝上的花瓣飘下,却不落在地上,而是环绕在他们周身飞舞,倒像是一副极美的画面。

‘铮’……叶影先动了,剑出鞘,带着破空之势,划过梅瓣直副凌傲尘的门面,强劲的剑气致使凌傲尘衣袂猛然翻飞,萦绕其身的梅瓣竟冲天飞起,然而凌傲尘却依旧面带笑意,身形动也不动,眼看这一剑就要刺入他的咽喉,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右手轻抬,两指一夹,足尖轻点,向后滑去,足尖划起了飘落于地上的梅瓣。

叶影足下一蹬,凌空而起,运气于臂,剑刃滑过凌傲尘两指,再近他咽喉半分,凌傲尘赞赏一笑,足下一转,侧身,剑刃堪堪划过他的脖颈,略过他的长发,却未能伤得他分毫,一股无形的气流将他周身护住,即使如此近身的攻击,那强劲的剑气却依旧无法穿破那气流碰到他。

凌傲尘侧身避过这一剑,运气于指,出指朝叶影背后的『『穴』』道点去,动作潇洒飘逸,看似缓慢,实则快如闪电,经过倾狂的指点,叶影无论是武技亦或是反应能力已是十分之高,即使凌傲尘的动作快得他几乎还未感觉得到,但本能地他身子一偏,凌空一转,在避的同时,出剑而攻。

好!凌傲尘在心中一赞,当下也不放松,收指而回,幻化为爪,在叶影凶险的剑招下,竟还赤手空拳抢攻,叶影一剑直指他的手掌,无形的涌动的真气一撞,擦出耀眼的火光,凌剑尘手腕一转,竟破过叶影的剑气,直往他的肩膀『处』抓去。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