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1 好戏开锣(2)

061

好戏开锣(2)

好厉害的真气,叶影心下暗惊,眼见他的手已近身,剑刃晃了晃,白光闪动,剑锋去势神妙无方,封住他的来势,险些将凌傲尘的五指切去,总算他武功卓绝,变招快速,立即化抓为掌,向下一沉,反掌,压住叶影的手腕,往后一拉。

拼真气,叶影这个五阶高手是比不上凌傲尘,然而若单只论武技的话,那就难说了,凌傲尘以为他这一下是制住了叶影的动作,却不想叶影剑峰一转,竟在他的掌下自下而上倒刺,再次反攻。

剑光闪动,真气相撞而爆出阵阵火光,你来我往间,二人已『交』手不下百招,其实也不过是瞬间的事,高手过招,往往如此,一招即可定胜负。

纵然叶影武技过人,频出奇招,然而凌傲尘毕竟也是个七阶高手,武技也是一等的高,虽然刚开始有点不吃过叶影不按常理的怪招,只守不攻,但这番『交』手下来,多多少少已『摸』出了点门道,不想再多作纠缠,当下真气一提,右指一捏,粘住飞舞在他身旁的梅花瓣,指尖一指,梅瓣急速朝叶影打了过去。

叶影一惊,忙横剑挡在『胸』前,一股无形的真气护在他身前,而梅瓣像是有生命般停住在他的剑刃前,似是不打到他不罢休。

凌傲尘扬唇一笑,衣袖一挥,更为强劲的真气注入那一瓣小小的梅瓣,『逼』得叶影步步后退,眼看就要抵挡不住了。

就在那梅瓣要打中叶影的时候,一道急速而来的亮光打在梅瓣上,瞬间梅瓣化为乌有,两股相撞的猛烈气流直朝凌傲尘反噬而去。

凌傲尘一惊,凌空急驰后退,却依旧化不去这股强气,双脚互踏,急忙提气,腾身而起,如飞天成仙一般腾云直上,那股强气流便直直冲了过去,‘呯呯……’爆炸开来,瞬间摧毁了那一排美得『脱』俗的梅树。

烟雾中,凌傲尘飘然而落,不见丝毫狼狈,然而向来潇洒淡定的脸却是惊疑未定:好厉害!仅以水为器,便能有如此大的威力,出手的这人武功该有多高啊!而他刚刚竟丝毫感觉不到附近有高手的气息,这个绝世高手是谁?会是三皇子身边的人吗?

微调整下絮『乱』的气息,叶影不可察觉地朝远『处』的楼台瞥过眼去,刚毅的嘴角竟轻轻一扯,『露』出了点点笑意,虽然淡而浅,却是实实在在出自于内心的笑容,不过瞬间,却又似想到什么般,蹙了蹙眉。

凌傲尘正惊疑于**楼后楼竟伏有此绝世高手,因而并未注意到叶影表『情』的变化。

“哎哟,我的梅林啊!你……你……你是谁?怎么到这里来了?”无比心痛的声音在两人各怀心思时响起,紧接着一个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的『女』子快步地跑了过去,先是对着那梅林一阵痛惜,尔后,直指着凌傲尘的鼻子,气得颤抖着声道。

(QuanBeN5)com。全*本*5

除了子风,还从没有人这样无礼地直指着他的鼻子,凌傲尘先是一愣,才扬起一起招牌的笑容,道:“在下凌傲尘,是寻着箫声而来,想……”话还末说完,便被打断了。

那『女』子稍稍平复了下气愤的心『情』,口气依旧不是很善道:“这位公子,不管你是寻箫声而来还是寻花而来,都请快快离开,否则触怒了三皇子,可就没人救得了你了,但是在走之前,你得赔偿我**楼的损失。”意思很明显,就是赶紧留下钱走人。

“请问你是……”即使她如此不善,凌傲尘还是好脾气道,好似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中的意思一般。

“我是云娘,**楼的老板。”

“云娘,在下会赔偿贵楼的损失,只是,在下实在想见那吹箫的白衣公子,不知可否代为引见,在下就在前楼等,绝不会打扰到三皇子,让云娘为难。”凌傲尘此话虽说得有礼,却也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什么吹箫的白衣公子,后楼中除了三皇子和叶侍卫,哪还有其他的男子,全都是姑娘了。”云娘觉得莫明其妙道,在凌傲尘又开口之际,突而大吼一声:“敢『情』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跑进来,岂有此理,当我**楼是什么地方啊?”

闻言,凌傲尘蹙了蹙眉道:“他不是楼里的人?也不是三皇子的朋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岂非真的无迹可寻?可,那样神仙的人物,会‘偷跑’进人家的梅林来嘻戏?

“不是。”叶影还剑入鞘,淡淡道,随后转身对云娘道:“别再让闲人进来,扰了三皇子的兴致,否则你这**楼,就别想再开下去了。”说完,便酷酷地走了,看都没有再看凌傲尘一眼。

“是是。”云娘讨好地连连称是,转过头,立即变脸,喝道:“你还站着干嘛,赶紧离开。”

凌傲尘还是不死心,想进楼去查探个究竟,却被云娘拦住,道:“别以为你有两下子,就可以不放我**楼看在眼里,告诉你,再不离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凌傲尘微一顿,墨眉一动,心思一转,拱了拱手道:“在下这就离开。”说着衣袖一挥,一张银票便落在云娘的手中。

哇,五万两耶!云娘两眼扑闪着,待抬头时,却只见那青『『色』』身影飘然离去,收起银票,向叶影刚刚离去的方向走去。

楼台之『处』,倾狂一手执箫,一手负后,嘴角带着笑意目送着凌傲尘离开。

“老大。”叶影上得楼台来,唤了一声,顿了一下又道:“老大,你刚刚不该出手。”

倾狂转过身来,神『情』认真道:“在我面前,谁也不能伤你一根毫『『毛』』。”语气虽轻,却坚定。

闻言,叶影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开口道:“可是他是……”他是凌傲尘,在老大你心中有不一样位置的凌傲尘啊!然而他却猛然停住,这些话不是他该说的。

即使他没说完,倾狂也知道他要说什么,勾唇一笑道:“我说了,无论是谁也不能。”即使是凌哥哥,只要谁想伤了她在乎的人,她都会出手,无论后果,如果今『日』之人不是凌哥哥的话,那么她出手就不会这么轻了。

“老大,谢谢你。”叶影眼眶盈热,『激』动地说道,这就够了,不是吗?起码在老大的心目中,也有他的位置,不管是怎样的位置,都是对他的一种恩赐。

“又说傻话了!”倾狂无奈一笑道,目光一斜,看着在那偷笑的某人,微微眯起眼,笑意十足道:“梓兰今天很开心哦!”

坐在一旁的那个梅林中的红衣『女』子笑容一僵,正是何梓兰。

明明她是笑着说,然而梓兰却是一阵发『『毛』』,赶紧端了一杯刚沏好的茶递到倾狂眼前,讨好地笑着道:“嘻嘻,老大先喝杯茶降降火,那个,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倾狂接过茶,脸上的笑意却更深,挑了挑眉道:“哦,错了,错在哪啊?”

何梓兰头垂得低低的,一副小学生认错的样子道:“我错了,我不该『硬』拉着老大去梅林嘻戏,引来这个大麻烦,差点坏了老大的事。”

轻动着手中的茶杯,黑眸中流转着狂傲而睿智的流光,看着摇曳的茶水,似笑非笑道:“什么麻烦在我眼里都不是什么大麻烦,这点小意外,还不至于坏了我的事,何况引他来的是我的箫声,与你无关。”

“呃!”不是这个原因啊!那……

倾狂走至桌边,轻轻地放下手中的茶杯,云淡风清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应该有让你在京都等着我们回去吧?却不知我何时改变主意让你来北境了?嗯?”眸光淡淡地落在梓兰的身上。

明明不是那么凌厉的眼神,然而梓兰却开始头冒冷汗,完了,完了,老大想起来了,这下惨了。今早她刚到,怕被老大怪罪,所以先下手为强,拉着老大去梅林玩,转移她的注意力,但她忘了,用句老大的话说,她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老大,我,我那不是,给你送资料来嘛,你看,就这些,都是明宗近十年来的所有资料。”梓兰赶紧指着桌案上的一捆捆资料道,却依旧不敢看向倾狂那绝美的脸庞。

“这些资料需要你‘朱雀神君’亲自送来吗?”倾狂手执『洞』箫轻敲在那资料上,轻缓着道,看着梓兰一副委屈的样子,转而很是无力道:“我不是不想你来,只是你也知道你的身『体』,这北境长年冰寒,以你畏寒的『体』质根本受不住,要是,要是再发起病来,可如何是好?”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