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2 死亡之音(1)

062

死亡之音(1)

“我,我担心你嘛,你从来没有离开京都那么久……”何梓兰喃喃着道,语气无比的委屈,她也知道以她的『体』质是根本抵不住北境的严寒,但一接到消息说幻炎楼重现,而且还出现了那么多不知是敌是友的高手,她就忍不住担心,而且她也……很想念她,她还没离开她这么久过,虽然知道这样『私』自行动,是不对,但最终还是忍不住思念她的心而来了。

“笨蛋,这天底下有谁可以伤得了我,你就这么小看你老大。”倾狂的语气不禁软了下来,带着点叹息,得了,她就是吃准了她‘心软’,不会真的怪她,才敢这么不听话。

听出倾狂已经不再责怪她,立即抬头,跳过去,挽住她的手,笑道:“我家老大是最厉害的,梓兰怎么敢小看您啊!”

“行了行了,少拍马『屁』了。”倾狂很是无奈地苦笑道,打开桌案上的一个锦盒,从里面拿出一块通『体』血红的『玉』佩,递给梓兰道:“这块血『玉』有暖身作用,可暂御寒,你先带着。”

“谢谢老大。”如获至宝地接过,梓兰感动道,她就说嘛,她根本就不用担心寒冷的问题,因为老大会替她设想周到,绝对不会冻到她分毫,把玩着血『玉』,立即觉得遍『体』温暖,不过还是没有老大的怀抱温暖。

叶影在旁边忍俊不禁地轻扯了下嘴角,鄙夷地撇了梓兰一眼:刚刚还笑话他,现在自己还不是一样。

‘咕咕……’一只遍『体』通白的鸽子飞旋在天空,叶影走至楼台边,将双指放下唇边,一声奇特的声音便逸出来,飞旋着的白鸽立即飞落在他的手臂上,叶影从白鸽的脚边拿下一小卷纸,手一动,白鸽便飞走了。

“要动手了?”倾狂一挥袖在长塌上坐下,了然一笑道,梓兰依旧挽着她的手不放,她早以习以为常了。

“嗯,一切如老大所料,那个齐月军师‘发现’玄罗军行踪后,已下令趁今晚星月无光,里应外合,全力进攻雪峡谷。”叶影点了点头道。

“呵,按行程来算,燕雨、韩霜的军队已进入龙麟境内,那么好戏,就可以正式开锣了。”倾狂勾起一个狂肆的笑容,那语气就像是导演对着准备就位的演员喊‘开拍’,然后一场大戏就开始在她的导演下上演一般。

“就在今晚结束吗?”叶影抑制不住『体』内嗜血因子的爆发,『激』动道,今晚他就可以杀个痛快了。

“不。”倾狂却摇了摇头,高深一笑道:“今晚才是个开始。”

“哈,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啊!”梓兰一拍掌,兴奋地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正好赶上什么大餐呢!嗯,大餐是大餐,不过是宰人大餐,亏得她兴奋成这样,真是善哉善哉!

“什么来得正是时候,今晚你给我好好在这里呆着,哪也不准去。”倾狂斜眼一瞪,打消了梓兰那‘美好’的宰人念想。

QUAbEn5.COm【全本网】

“老大!”嘴一扁,梓兰不依地大呼。

“大什么大,虽然有暖『玉』护身,但是也不可大意,乖乖地给我呆在楼里。”这次的语气是哄中带着威严,梓兰也就只能乖乖地点头了。

今晚星月无光,燕雨军全营出动,主军、左右两营、先锋营总共十多万人马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无声息地接近雪峡谷,潜伏在谷外,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怎么还不见有动静?”燕达朗等不得耐烦地压低声音道。

“元帅莫急,雪峡崖天险自是不那么轻易过,我们再耐心等等。”郝尔安抚着很不耐烦的燕达朗道。

“雪峡崖那么陡峭,军师带的人马能避过龙麟军顺利进入雪峡谷吗?”贺图不仅怀疑问道,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不禁让他有点怀疑,那军师带的人马能顺利渡过吗?

“普通军队不行,但军师带的可是‘风鸣暗兵’,而且今夜无光,龙麟军必是不会发现,何况还有内应会调开龙麟守岗兵。”郝尔开口道,对于‘风鸣暗兵’,他还是很在信心的。

等了许久,还是不见雪峡谷内有所异动,这下连郝尔都不仅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就要所有人都等不耐烦之际,雪峡谷内突然传来嘶杀声,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

“『『奶』』『『奶』』的,终于来了,众将士听令,随本元帅杀啊!”燕达朗挥起大刀,『精』烁的眼眸闪过兴奋的嗜血光芒,狂吼了一声,一马当先,冲进雪峡谷。

黑夜下,十多万大军如『『潮』』涌般直攻雪峡谷,繁『乱』的的马蹄声,脚步声,震得整个雪峡谷都颤上几颤。

按计划,齐月军师先带‘风鸣暗兵’趁着星月无光绕过雪峡崖,一直潜伏在龙麟军中的内应则会在雪峡岸下接应,然后指引‘风鸣暗兵’攻占几『处』重要的据点,为后面的大军开路,所以燕达朗所带领的十多万大军几乎没受什么阻碍地直攻到龙麟主营外。

大军之前,燕达朗远远看着龙麟军营里不断晃动的人影,纷『乱』的脚步声昭示着龙麟军的慌『乱』,开怀大笑,下令,留五万兵马在峡口阻断龙麟的退路,其余人马随他攻入龙麟军营。

“哈哈……柳剑穹,今『日』之雪峡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哈哈……放箭。”燕达朗纵马立于军营外,得意地高声大笑,下令道,顿时无数的箭羽『射』入军营内。

“哈哈……冲啊!”燕达朗大刀一挥,大喝一声,率先纵马冲进龙麟军营。

一时间杀声震天,十多万大军纷纷随着燕达朗冲进龙麟军营,可这一次,却没有见到想像中那慌『乱』四『处』逃蹿的龙麟士兵,甚至于连半个人影也没看到。

怎么回事?他们刚刚明明看到军营内人影晃动,慌『乱』的嘶叫声,怎么会半个人影都没有?

“不好,中计了。”郝尔脸『『色』』大变,最先反应过来大呼道。

这时燕达朗也心知不好,立即调转马头,急急下令:“快快,撤退撤退……”然而已是来不及了。

几乎是燕达朗话音刚落,只见从军营四面纷纷亮出火光,铺天箭羽在火光映照的夜『『色』』中划出一道道光线,『射』入军营内,带走了一条条敌军的『『性』』命。

“快,突围突围……”郝尔立即当机立断,纵马带着军队就要往营外冲去。

却见军营外围突然从地上竖起了无数的栅栏,正好把准备突围的燕雨军给拦在了里面。

“将弓箭点上火,『射』。”军营外,一个清冷而清晰的声音无『情』地下着命令。

顿时,比刚刚还要密集一倍的火箭从四而八方『射』入军营,点燃了所有营帐,火光更甚。

燕达朗等人只有拼命地挡着火箭,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射』到,然而无数的士兵还是在火箭之下丧生,熊熊的大火迅速地燃烧而起,整个军营犹如火海一般。

郝尔发现突而觉得不对劲,这火势也蔓延得太快了吧!在雪铺满地的之上,怎么可能造成这样的大火,扯过一个士兵作为挡箭牌,弯下腰往地上一抹,感觉粘糊糊的,放到鼻尖一闻,脸『『色』』大变,当即大呼:“不好,是火油,这地上铺满了油。”

“什么?该死的,柳剑穹太卑鄙了。”燕达朗一刀劈开『射』来的火箭,闻言,气得大骂,心中也惊悚不已,难道他今天就要葬身火海。

脑中这个想法刚闪过,一时不注意,一支火箭『射』在他脚下,一瞬间火光冒起,从他的脚下自下往上快速地烧起。

“二皇子,快,护住二皇子。”郝尔大声惊呼,命令盾兵护在燕达朗的身前,连忙扯过自己的战袍,往燕达朗的身上盖过去,动手扑火。

虽则扑灭了燕达朗身上的火,也救了他一命,然而刚刚那一烧,却也把他的半身身子给烧着了,本就粗犷的黑脸被烧毁了半边,显得无比狰狞,犹如黑夜恶鬼一般。

“柳剑穹,老子杀了你,啊……”拖着半边身子,燕达朗疯狂地大吼着,显得更加恐怖,如果不是『处』于如此困境,这样子还真的可以吓死人。

“二皇子,冷静点,我们现在要先想办法突出重围,这样下去,我们将会全军覆没的。”郝尔急忙拉住疯狂的燕达朗,大声吼道,却依旧无法使他平静下来。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