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4 修罗血场(1)

064

修罗血场(1)

见柳剑穹不想多说,韩墨等将领也就不问了,径自在那又『激』烈地讨论起这场痛快的战役。

站在高谷之上,瞭望着雪峡崖的方向,柳剑穹知道,能这么顺利地歼灭敌军,是因为‘风鸣暗兵’被三皇子阻在那里,心里不禁担心起来,三皇子手中无兵,那三千北巡兵根本就是毫无作用,仅凭他身边的侍卫,如何对付得了那样一支奇兵,随后又不免觉得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三皇子必有奇计,何况她手中必有他所不知的势力,他只要做好她吩咐的事就好了。

“韩墨,陈将军,关将军,洪将军,你们各带一队兵马,夺回被敌军所占的雪『阳』、建业、『阳』平、雪埔四城,尔后会军雪冥城,静待本将命令。”柳剑穹对着还在讨论的众将下令道。

“领令。”四人立即停止讨论,抱拳接令道,待见柳剑穹下了高谷,翻身上马,韩墨不禁问道:“将军,那你……”

柳剑穹骑在马上,朝雪峡崖方向再望一眼,一紧缰绳,只淡淡说一句:“本将有事待办。”便领着一队亲兵朝燕达朗刚刚逃去的方向而去。

雪峡谷之战,龙麟军大获全胜,敌军全军覆没,然而那军师带领的‘风鸣暗兵’为何没有按计划潜入雪峡谷,而至使十多万大军丧生于此呢?

且说,那神秘军师本来定计,由他带领武功高强的‘风鸣暗兵’暗渡过雪峡崖,然后由内应接应,为后面的大军开路,然而就在他带着‘风鸣暗兵’要刚到雪峡崖底之时……

“回禀紫堂主,属下已遵堂主之令,派出五级、六级层主领百余高手配合‘风鸣暗兵’前往歼灭玄罗军,紫堂主可放心攻打雪峡谷。”一个头带斗笠,身着玄衣的男子恭声道。

“很好,哈哈,能让我出动几万‘风鸣暗兵’和幻炎高手,玄罗军,柳剑穹,你们就算是死,也死得够有面子的了,哈哈……”闻言,紫衣军师仰天大笑,居高临下地看着死寂一般的雪峡谷:今夜这里将变成血罗场,打开他们一统凤天的王者之路,多年的梦想,几代人的等待,终于就要实现了。

之所以定计在今晚全力进攻雪峡谷,一则今晚星月无光,天时正合,二则也因为他终于‘寻得’潜伏在附近的玄罗军,所以他暗中派出‘风鸣暗兵’领七万齐月士兵,先以人海战术攻击那数千名玄罗军,冲散他们的阵形,然后等到玄罗军『体』力耗损得差不多的时候,命幻炎高手出手,哼,到时就算玄罗军再厉害也抵不过五、六阶这样的高阶高手。

玄罗军才是他的心腹之患,只有除了他们,才能让他放心攻打雪峡谷而无后顾之忧。

“是时候行动了,哈哈,今夜无光,真是个很好的杀人夜啊!哈哈……”仰头,看着似要将万物都吞噬掉的漆黑夜空,『阴』森犹如来自地狱的大笑声从纱笠下逸出,显得无比恐怖,深吸了一口气,紫衣军师手一扬,身后的‘风鸣暗兵’开始动了起来,纷纷准备渡过雪峡崖。

QuanBen5(cOM)【全本5】

“阁下说得对,今晚月黑风高,果真是很好的杀人夜……”天外传来的一声散懒的清脆笑声,带着一股无以伦比的力量,在黑夜之中如千斤之重般狠狠地砸在那紫堂主、玄衣男子及‘风鸣暗兵’的心间。

“来者何人?”紫衣军师厉然大喝一声,骇然地盯着茫茫的黑夜,全身进入戒备的状态,他竟不听不出说话者的方位,那声音好似从四周八方传来过一样。

暗夜中,几丝白光『射』来,紫衣军师蓦然一惊,紫衣一挥,一股无形的真气朝着白光打了出去,却如打入棉里一般,融于黑夜之中,如果不是在出掌的时候带起一股强流,真会以为他只是做了个出掌的姿势而已。

“哈哈哈……不错不错,竟是个八阶高手,好,这样高手,杀起来才够有挑战。”随着狂妄的大笑声一落,半空中,一个白『『色』』的身影蓦然出现,立于崖边一棵参天大树之上。

太狂妄,太目中无人了!紫衣军师等愤然想着,然而,当他们抬头看向那树端上的白衣少年时,集『体』惊骇住了,眼珠子几乎都快要凸出来了。

黑夜之下,来人白衣飘飘,青丝飞扬,绝美的脸庞上勾起一个狂肆的笑意,犹如『脱』尘出俗的仙人,傲然立于天地之间,然而那满身的狂妄凛冽之气,那凝眸扬眉之间的霸气嗜血,却如地狱修魔尊般带着死亡的气息。

在见到她之前,他们绝不相信有人竟可以将如此极端的正邪融化一『体』,形成一股特殊的魅力,极正极邪,亦正亦邪,非正非邪!

“小子,你是何人?敢说如此大话。”玄衣男子厉声喝道。

“哈哈,好说好说,在下不才,承蒙天下人看得起,给了个‘圣尊’的称号。”白衣少年衣袖轻摆,话说的倒是谦虚,然而那语气,却是一等的狂傲。

“圣尊?天极门的圣尊,这,这怎么可能?”所有人大惊失『『色』』,开、开玩笑,令整个凤天大陆闻风丧胆的‘天极门圣尊’竟是个不及弱冠之年的少年,这个玩笑未免也开得太大了吧!

紫衣军师黑纱斗笠下的眼眸一阵紧缩,天极门,他们用尽一切手段都不能探其一二的天极门啊!真想不到,今『日』他们的圣尊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一个少年圣尊,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确实有这个可能,因为他竟无法感知她的真气流动,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是个比他还高阶的高手,天啊!这太可怕了,她,她是个怪物吗?否则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高深的功力?

“天下事,皆有可能,各位,惊吓完了吗?完了的话,本尊就可以送你们上路了。”云淡风清的话语从那红唇轻轻地逸出,却令紫衣军师、玄衣男子还有那杀人不见血的‘风鸣暗兵’从心里蹿起一股冰凉的寒意,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放在他们的喉间,只要一动,他们就全都可以下地狱去了,那样的话语就如同是死亡之音一般。

“别太狂妄了,即使你武功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劝你还快快离开,免得在此枉送『『性』』命。”紫衣军师跨前一步,浑身的『阴』冷之气更甚,给这个雪峡崖平添了一股骇然的冷气。

“是吗?”嘴角轻勾,一股更为森然之气弥漫整个崖顶,右手微抬。

紫衣军师见她抬手,立即将全身的真气提至顶峰,玄衣男子和‘风鸣暗兵’也是,然而几乎没有人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几丝亮光闪过,站在前排的数十名‘风鸣暗兵’只觉得脖颈一凉,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浓浓热血便冲天飙喷而出,数十颗人头齐齐飞上高空,重重落地,竟在黑夜中发出了极为响亮的闷声,无头的身子竟还动了几下,才倒地,汩汩的热血从那无头之颈喷涌而出。

众人骇然,其余‘风鸣暗兵’全都不自觉地后退几步,慢慢地『摸』上自己的脖颈,像是要确定自己的人头是否还在一般。

举手之间,竟取数十高手的人头!而且还完全看不出她是如何出手,是用了何方法于电光火石于取人首级!

这怎么可能!太可怕了!紫衣军师黑纱斗笠下的眼眸满是骇然的不可置信,然而还没等他惊骇完,那白光又是一闪,这一次,像是为了让他看得清楚一点似,那白光闪动得极慢,竟是一条条细丝。

将特制细丝收回,竟不带一丝血迹,倾狂轻盈傲立于树枝上,似婉惜般悠悠一笑:“太弱了,太弱了……”

“嘻嘻,圣尊,如此废物怎配您亲自动手,还是留给我们练练手吧!”一个笑嘻嘻的男声蓦然响起。

众人望去,只见那‘圣尊’所立之参天大树之上,不知何时竟多出了四人,一个一身黑衣的刚毅男子,一个容貌清秀的锦衣男子,一个带着浅浅笑意,似是稚气未『脱』的男子,还有一个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的『女』子,而刚刚那句话,正是那有着娃娃脸的男子说的,四人分别立于‘圣尊’之下的树丫上。

看到那娃娃脸的男子,紫衣军师瞳孔猛然一缩。

“是你……童『阳』?”『阴』冷的声音里满是惊疑,一时想不到为何本该随大军埋伏在雪峡谷外的人会在这里?难道他是天极门人?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