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7 计中之计(1)

067

计中之计(1)

“哦!”很委屈地垂下头,瞪了幸灾乐祸的白奎和云娘一眼,这才纵身一跃,消失于茫茫黑夜之中。

静静地立于崖顶,倾狂负手凝望着漆黑的夜空,深邃的眼眸闪动着琉光,在这血腥之地,宛若仙人,竟是灵气『逼』人,似是黑夜之中的一盏明灯。

一行两人急驰于黑夜之中,正是逃出雪峡谷的燕达朗和贺图。

“啊!”坐骑突而被横空而出的绳索所绊倒,燕达朗直直从马上摔了下来,也亏得他身手还算敏捷,这一翻滚,还不至于摔死,但也是伤上加伤,倒地不起。

“二皇子……”贺图惊呼一声,赶紧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将燕达朗扶起,紧张地问道:“二皇子,没事吧?”

“废话,你来摔摔看。”燕达朗粗嚎地大骂一声,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显得无比狰狞。

“燕达朗,死到临头了,还在耍皇子脾气,真是不知死活。”蓦地,一声嘲讽声在黑暗中响起,随着出现的是埋伏于此的数百名士兵,已将两人给包围住了。

“是你?”抬头,看向从士兵之后缓缓驱马上前来的孙将军,燕达朗瞳孔一阵紧缩,不可置信一惊呼。

“正是本将军,燕达朗,本将军在此已等侯多时了。”孙将军居高临下地看着犹如丧家之犬的两人,冷冷得笑着道。

“孙和,你……你为什么会这里?”贺图眼角抽了抽,心里涌上了很不好的预感,脑中一个机灵闪过:“你、你出卖我们?”

孙将军只是笑而不答,欣赏着他们在火光映『射』下不断变化的脸『『色』』。

“孙和,你这个小人,是你,泄『露』军师的计划,害得我们三『国』全军覆没,是你害得老子变成这样的,老子杀了你,啊……”见孙和默认,燕达朗愤怒一吼,然而却连站都站不起来,气极攻心地不断喘着粗气,一双血红的眼眸配上那副狰狞的面孔在黑夜里犹如恶鬼,倒吓得周围的士兵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贺图也瞪着仇恨的眼光死盯着孙和,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龙麟军会知道他们计划,因为孙和这个内应出卖了他们,泄『露』了他们的计划,柳剑穹将计就计,将他们引入绝地,害得他们惨败至此。

被两人这种恐怖的眼神瞪着,孙和心里有点害怕,然而一想起……便强稳心神大笑道:“哈哈……你们错了,我孙和对齐月对军师忠心耿耿,又岂会做那叛『国』的行为,泄『露』军师的计划,反正你们就要死了,让你们知道也无防,哈哈……你们一定想不到,这一切,其实都只是军师的妙计而已。”

“什么……什么意思?军师的妙计不是说让你当内应,配合军师所带的‘风鸣暗兵’偷袭为我们大军开路吗?”贺图蹙了蹙眉,竟还傻傻地问道,今晚的一切都太过诡异了,已入末路的他们,早已心『乱』如麻了。

QUAbEn5.COm全,本网

“哈哈哈,像你们这们笨的人,实在不配我齐月用尽心思,告诉你们吧!这场战争,从头到尾都只是我们齐月『国』为了吞并燕雨和韩霜所定下的计谋,其实真正与我『国』结盟的是龙麟『国』。”看着两人惊骇得不可置信,孙和『阴』险地笑着,接下去道:“我们太子早就已与柳剑穹达成协议,先由我『国』『诱』使你们两『国』出兵,然后柳剑穹便假装不敌,被打得无力还手,以你燕达朗好大喜功的『『性』』格一定会自傲,这时,我们军师再以所谓的妙计将龙麟军『逼』入绝境,实则是要将你们两『国』的大军一举歼灭于此,哈哈哈……可笑,你们还以为军师带的‘风鸣暗兵’是为你们开路,哈哈……太可笑了。”

孙和每说一句,燕过朗两人的黑是白上几分,贺图终于忍不住地大吼一声:“不可能,不可能……”

“哈哈……到现在还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吗?真是蠢不可及,你们也不想想,为何每次的战役都让你们两『国』打先峰,为何今晚的战役,军师会调开我们齐月的军队,只让你们两『国』的大军攻入雪峡谷,这么明显的问题,你们还不肯相信吗?”孙和仰头大笑,似是在嘲笑他们的无能愚蠢。

只听得孙和这么说,两人越想越觉得有理,越想越觉得自己上了人家的大当,又想起,截住的那封密函,心中已是信了八分,然而燕达朗虽是个有头无脑的莽夫,却毕竟也是个从小在尔愚我诈中长大的皇子,当下恶着声大吼:“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们就信了,柳剑穹又不是笨蛋,引别的『国』家入侵自已的『国』家来帮助你们齐月『国』,三岁小孩都不会做的事,柳剑穹又怎么会做?”

“柳剑穹当然不是笨蛋了,我们太子已经承诺了,只要两『国』联合拿下燕雨、韩霜,自是两『国』共占成果。”

共占『国』土,不就是齐月让他们出兵时所做出的承诺吗?他们会为此而出兵,龙麟为此与齐月合计,也是『情』理之中,难道一切都是真的,齐月『国』,月钧枫,你也太『阴』险了吧!燕达朗和贺图已是信上了九分。

“你们当我们两『国』是纸糊的,就算我『国』两『国』二十万兵马全部折于龙麟『国』,然而想要轻易拿下我们两『国』,你们未免想得太好了吧!”燕达朗冷哼了一场道,虽然燕雨、韩霜的实力不如龙麟、齐月强,然而却也是军事强大的『国』家,岂能如此容易被被灭亡。

“哈哈……燕达朗,到了此刻你还如此幼稚,现在你们的边境早已虚空,想要攻入你们『国』家,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你……你怎么……”燕达朗已是惊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可能,他们调来边境兵马的事如此秘密,他们怎么会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呵呵,很简单,因为那也是我们的太子定的下计策,让军师制造一封假的‘调兵密函’,故意让你的人发现,『诱』使你们回『国』抽调兵马,而兵贵神速,你燕达朗想要『独』占龙麟这块‘肥『肉』’,自是会不顾一切地将边境的兵马调过来,不止你们燕雨,韩霜『国』也是,哈哈……”大笑一声,又得意道:“你们以为龙麟皇调来三十万援兵是干嘛的,哈哈,几乎在你们攻下雪峡谷的同时,龙麟那二十万大军已在苍雪谷将你们从边境调来的兵马给截住,现在只怕……”意思不明而喻。

唰地一下,燕达朗和贺图脸『『色』』苍白的毫无一丝血『『色』』,面如死灰,瞪大着双眸,心中不断地涌起阵阵绝望。

而孙和像是觉得还刺『激』得他们不够似地,嘲讽地笑道:“我们太子神机妙算,早已设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让你们跳了,而你们两『国』还就笨得争先恐后地往下跳。”

“你……你……月钧枫,都是月钧枫,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啊……”燕达朗仰头眦裂发指地大吼,对于柳剑穹的仇恨已转移到了月钧枫身上,甚至于更甚,此时他们已是全信了孙和的话了。

“等你做了鬼再说吧!燕达朗,其实落在今天这个地步,也是你咎由自取,要怪就怪你燕达朗太过相信我们太子,竟答应以你燕雨的名义无故侵占龙麟『国』,如此,龙麟『国』便有了最好的借口攻打燕雨,哈哈……”孙和仰头大笑,手一挥,围着的士兵便慢慢地接靠近两人。

贺图扶着燕达朗不停地向后挪退着,眼眸中『露』出的是对死亡的恐惧和冲天的愤怒。

眼看着这要死在这些士兵的手下,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辆载满稻草,燃烧着的火车冲了过来,直接『逼』退孙和和一众士兵,燃烧着的火车之后是一身狼狈的童『阳』和几个燕雨士兵。

“二皇子,贺图将军,快上马。”童『阳』急切地大喊着,向受伤较重的燕达朗伸出手。

燕达朗一喜,忙伸出手,由贺图帮忙,坐在了童『阳』的身后,贺图则跃上另一名士兵的坐骑,死命地向前奔去。

燃烧的火车之后,孙和的坐骑受惊『乱』踏,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却再也见不到燕达朗他们的身影了,然而他也没有追去的打算。

暗『处』中,柳剑穹骑着马缓缓地上前来,赤瞳映着火光看着燕达朗他们消失的方向,轻扯开一个冷冷的笑容。

孙和背脊发凉,脸『『色』』十分惨白,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得意嚣张,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道:“柳大将军,我已经照你的话说了,求你,把解『『药』』给我吧!”他突然觉得这个柳大将军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柳剑穹,这个太『阴』险了,太可怕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