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8 计中之计(2)

068

计中之计(2)

收回目光,柳剑穹冷淡地说道:“孙和,本将真没想到,你竟会是齐月的『『奸』』细。”他实在埋得太深了,如果不是三皇子提醒了他,他还不知道,他的身边竟还有『『奸』』细。

被柳剑穹眼眸中的杀气所骇住,孙和的脸『『色』』更加苍白,求饶道:“大将军,求你饶了我吧!我本就是齐月『国』人,太子有令,我没有办法不遵从啊!大将军,求你把解『『药』』给我,你说过,只要我照你说的说给燕达朗听,你就给我解『『药』』的,你,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柳剑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拿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丢给他。

孙和千恩万谢的接过瓷瓶,赶紧将解『『药』』吞下,却在下一秒,眼前白光一闪,咽喉一凉,直直地从马上栽下去。

瞥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孙和,柳剑穹略薄的嘴角轻抿着,继而扬起,想起那个三皇子似笑非笑地说着:‘你柳大将军是正直之人,岂能留下个说话不算话的恶名,但是遵守诺言之后嘛……’

呵呵,心里无声地笑起,看来他被三皇子给教坏了,也难怪诸将都觉得如今的柳剑穹有点陌生,过于『阴』险了,哈哈,偶尔当当个『阴』险小人,貌似感觉还不错。

‘嘀嗒嘀嗒……’一阵马蹄声响起,打断了柳剑穹的思绪,抬头看过去,只见由远及近,黑压压的大队人马,朝他们奔过来,身边的亲兵立即摆开迎战阵势。

转眼间,那大队人马已到达眼前,骑在最前头的将军一见到柳剑穹立即翻身下马,单膝一跪道:“参见大将军。”

柳剑穹拉了拉缰绳,伸出手,虚扶道:“王将军请起,战事如何?”此人正是从北关口带十万兵马前来支缓的王业将军。

一听柳剑穹询问,王业满脸的『激』动不已,兴奋道:“禀大将军,末将遵大将军之计,暗中将二十万兵马埋伏于苍雪谷,果然如大将军所料,今晚燕雨、韩霜两『国』的军队相遇于苍雪谷,因夜黑看不清,两支军队就打了起来,待得两军两败俱伤之际,我军依天险,成功将两**队歼灭,此役,燕雨军、韩霜军均战死十多万余,我军收服降兵二十万余,伤亡不下千人。”

抬头间,看向柳剑穹,满是敬佩,不自觉地想起这一场奇战来:早在从北关口领军而来的路上,他就接到柳大将军的密信,让他依计行事,那『日』刚到北军营而被敌军突袭时,他便遵计行事,佯装战败,自行逃去,随后暗中将‘四『处』逃蹿离去’的二十万兵马集结,埋伏于苍雪谷,本来,他还不信,柳大将军竟能算到燕雨、韩霜两『国』竟会暗中再调派人马而来,但当他真的看到两支军队在苍雪谷相遇时,他真的惊吓到差点想仰天长问:柳大将军,你是不是神啊!竟连时间,时机都算得刚刚好,一切全按着他的计划而行,无半点差错。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见他带着如此狂势的眼神看着他,柳剑穹不自然地轻咳了声,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切,不是他神机妙算,而是三皇子计谋深远,一手策划了这场千古奇战,所思所用之计,一环扣一环,分毫末差,而且,这才是开始而已,三皇子,她到底还要让他受到多到的惊吓,希望到时他这颗心脏能受得了,不然,他真的会因为太过崇拜惊吓而英年早逝。

在心里再次将这有如滔滔江水的敬仰狂热之『情』转递给三皇子,还加上自己的那一份。

“咳,好,王将军,领军随本将前往雪冥城,有些账,该讨了。”柳剑穹勾起一个冷笑道。

王业一个征愣,被柳剑穹奇怪一看,才反应过来,高声道:“领令。”心里却是大为新奇地想着:原来柳大将军不仅会笑,还会笑得这么『阴』险啊!

从天际『露』出一丝光亮时,也就昭示黑暗的过去,黎明的到来,当第一缕『阳』光穿破云雾,『射』向世间时,带走的不是黑暗的罪恶,而是将一切血腥杀戮更清晰地展示在世人的面前。

『阳』光之下,雪峡谷、苍雪谷之下,尸陈遍野,血流成河,有死于大火中的,有死于『乱』箭下的,有死于刀『枪』下的,有死于马蹄践踏下的……战争就是这么地残酷血腥,烽烟弥漫之下,熊熊战火漫天卷,古人云:可怜万里关山道,年年战骨多秋草。

然而当雪兴百姓一觉醒来,听到龙麟军大败敌军,接连夺回被敌军所占城池,解了雪兴城之危时,举城欢庆,到哪都能听到欢声笑语,大赞柳大将军真不愧为‘龙麟战神’是也,大赞龙麟军如何神勇,在百姓的传诵下,柳剑穹简直就成了‘天神’,龙麟军就是‘天兵’了。

有谁还会去为敌军的那几十万生命的消逝而心怜,有谁还会觉得那是一场血腥的杀戮,战火连天的年代,战争是家常便饭,人们早已经麻木了,这就是『乱』世的悲哀,人命如草芥。

继战胜的消息传来后,便是柳大将军率领军队攻打燕雨、韩霜两『国』边境,要他们两『国』为这次的入侵之战付出代价,此时,天下人方才知道,原来入侵龙麟的不是止燕雨一『国』,还有韩霜『国』。

或许对于这一战,对于战争的残酷,还有一个微弱的指责声的便是明宗,然而百姓对明宗所宣扬的大同社会向往是一回事,庆祝打胜仗又是一回事,说到底,便是愿望是美好的,事实却是残酷的。

**楼后楼内,倾狂斜倚在长塌上,手执书卷,听着云娘报告外面的『情』况。

“哦,这么说,明宗还要发表言论,指责我龙麟军过于残忍了?”微微挑了挑眉,倾狂似笑非笑地说道,眼睛一直看着书卷,并没有抬起来的意思。

“嗯,这明宗太大小眼了,三『国』联军无故侵占龙麟北境,他不去指责,现在倒反过来指责龙麟军太过残忍,不该将屠杀敌军,真是太好笑了。”云娘撇了撇嘴,讥讽一笑道。

倾狂执书卷的右手拇指轻点着书卷,嘴角边笑容不变,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但很明显,她并没有在看书。

“圣尊,我们是不是该教训教训那不识好歹的明宗啊?”云娘搓了搓手,一脸期待地问道。

一旁反常沉默的何梓兰沉着脸,哼一声道:“昨天还杀得不过瘾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把圣尊的教诲忘到哪去了,凡事不能只想着用拳头解决,知道不?”语气怎么听怎么酸。

“知道了。”云娘面『『色』』一僵,委屈地垂下头去,她好委屈啊!朱雀神君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早知道就不在她面前讲昨晚有多‘『精』彩’了,这简直是自讨苦吃啊!今天真是成了她的出气筒了,哎,谁叫自己是人家的下属呢!

倾狂很无奈地看着沉着脸的何梓兰一笑,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丫头在不爽些什么,还不是在听云娘他们讲昨天杀得有多过瘾,自己的手也『痒』了,却被自己严令不能出去,就把气发到可怜的云娘身上,说到底,她更暴力。

“好了,梓兰,你也别再不爽,你要怪,你就怪我吧!”倾狂轻轻地放下书卷,似开玩笑般道。

梓兰一听,立即抱着倾狂的手臂,嘟了嘟嘴道:“梓兰才舍不得怪老大呢!老大也是为了我好嘛!我只恨自己的身『体』这么没用,不能为老大效力。”因为小时候受的苦,让她落下的病根,只要一受寒,便可随时要了她的命,为此,老大费尽一切心思,为她找来天下最好的名医,寻来最为名贵的『『药』』,却依然治不好她,就连天下第一神医都说,这个病将会跟着她一辈子,她早已经绝望了。

看到她眼底浮现的哀伤,倾狂主动地将其揽在怀里,轻而坚定道:“你放心,无论怎样,我一定会治好你。”很快,很快,倾狂在心里补充道。

“老大。”梓兰双手紧紧地抱着倾狂的腰,埋首其间,感到无限的温暖,纵然全天下的人都抛弃了她,她也不在意,只要有老大在就好,而老大,永远都不可能会抛下她,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全天下人最幸福的人,不,是自从老大出现在她面前后,她就是最幸福的人。

叶影一进来,便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人,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但也只是稍纵即逝,习惯地走到倾狂身侧,唤了一声:“老大。”

“嗯。”倾狂轻轻地放开梓兰,却依旧揽着她,道:“影,何事?”

“老大,柳剑穹已经按老大的计划,分两路攻打燕雨和韩霜,今传来消息已连下两『国』数城,燕雨、韩霜两『国』已是人心惶惶,接连向楚云、凤尧求助,却被拒绝,齐月『国』已加强边境的兵力,以防我『国』出兵攻打,对于燕达朗的指责保持沉默。”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