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69 灵狐破阶

069

灵狐破阶

“尹衡那边的消息呢?”倾狂点了点头问道。

“尹衡的信上说,月钧枫听到齐月军全军覆没时,并没有什么反应,倒是那个月殿神『女』,在消息传回『国』之『日』,当晚,秘密夜访太子府,第二『日』,月钧枫便进宫,与齐月皇密商了半天,尔后增加边境兵力的密旨便传出。”叶影边说,边将手中的密信递给倾狂道。

扫了一眼密信,倾狂若有所思道:“月殿神『女』?月殿神『女』主司祭祀,虽然地位崇高,却不允许参与政事,三『国』联军这么秘密的事,她不应该会知道的,除非,她并非只是一个神『女』那么简单,而月钧枫嘛……”勾唇轻笑了一声道:“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啊!哈哈,越来越有趣了。”

“影,我让青龙做的东西,还没送来吗?”倾狂话峰一转,问道。

“我正想跟老大说呢!青龙已经把东西送来了。”

“太好了。”倾狂一拍掌,开心道,又对梓兰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道:“梓兰,等着我哦!”说着便放开她,随叶影走了出去,只留下一脸莫明其妙的梓兰和云娘面面相觑。

雪藏山半山腰,倾狂一脸『『奸』』笑着看着困在一个奇特丝笼里的小东西,啧啧道:“真不愧为神灵之物,果真如此有灵『『性』』,不过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丝笼里的小东西是一只看起来跟普通雪狐没什么两样的灵狐,浑身雪白,无一丝杂质,雪白『『色』』的『『毛』』紧贴着细小的身躯,两只长长的耳朵高高竖起,左右的摆动着,显得如此弱小可『爱』,要说有区别,那就是它的眼眸,一双盈满灵『『性』』泛着紫光的眼眸此时正怯生生的看着倾狂,真是我见犹怜,连叶影在旁边看了都觉得心软了,如果不是这只小东西刚刚差点就伤到倾狂,他一定会忍不住劝倾狂放了它。

“哈,别装可怜,我说了,你遇到的我。”蹲在灵狐前面,倾狂轻笑道,她可没错过它眼底那抹倔强。

闻言,小灵狐怯生生的目光立即转为狠戾,张开尖利的牙齿,冲着倾狂‘呲’地一声,便想冲过去,奈何被特制的丝网给紧紧网住,动弹不得。

“老大,小心。”见它『露』出尖齿,叶影紧张地跨前一步道,他可没忘记老大说过,只要被灵狐的利齿划破点皮肤便会立即丧命,刚刚在抓这只灵狐的时候,老大还特地让他远离,以自己为铒,去引出它,差点就……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呢!明知道它不可能再伤到老大,但一见到它的利齿,还是忍不住心头猛颤。

“没事,它伤不了我。”倾狂转过头对叶影安抚一笑道,她知道她刚刚是吓坏他了,这只灵狐的速度远比她想像中还要快。

“老大,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如果……”顿了一下,叶影并没有说下去,那种感觉太可怕了,他不敢想像。

(QuanBeN5)com。全*本*5

站起来,倾狂轻轻地拍了拍叶影的肩膀,承诺道:“影,别担心了,为了你们,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我相信老大。”刚毅的嘴角轻扬,叶影点了点头道。

‘呲呲……’不满被冷落的灵狐冲着倾狂又咧着齿,泛着紫光的眼眸带着不满,倒像有个别扭的小孩。

倾狂轻笑了一声,又重新蹲在它面前,靠得它更近,见它的紫眸里的狠戾渐消,便慢慢地伸出手,轻抚上了它那柔顺的雪白狐『『毛』』,叶影没有再出声,因为他相信她,但一手依旧习惯『『性』』地紧按着剑柄,直至见那灵狐并无伤倾狂意思时才松开,此时,他的双手手心已全是汗珠了。

灵狐在倾狂抚上它的那一刻利齿一扬,威胁地看着这个想碰它的人类,却见她无半点害怕,依旧轻笑着向她伸出手,紫眸在看到那双充满狂谑的深邃眼眸时带着点点疑『惑』,直至那双温柔的手轻抚着它。

看着微眯着眼睛,享受着她的轻抚,像只慵散小猫般温顺的灵狐,倾狂嘴角轻勾道:“灵狐,只要你答应跟我下山,我就放了你,如何?”

灵狐睁开紫眸,歪着头,似是在思考,又抬头看了倾狂一眼,眨了眨眼,最终冲着倾狂‘呲’地叫了一声。

“很好。”倾狂微抬起手,叶影便走过去,撤开机关,下一秒急速白光一闪,快得连叶影都看不到,也只有倾狂这样的高手才能看得清。

“哈哈,小东西。”倾狂轻抱着灵狐,看着它直往她怀里钻,不禁大笑起来,一种名为‘母『『性』』’的东东慢慢地散发起来,其实她根本就不怕这只灵狐会伤到她,因为它太有灵『『性』』了,可说是由天地孕育而生,而她自小吸取『日』月之『精』华,本身就充满灵气,灵狐对于她必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只要一靠近,它便会被她所吸引,所以她很有自信,只要能困住它,便能轻易将其收服。

抱着灵狐,倾狂没发现,她周身的灵气正在慢慢地发生转变,变得更加的纯净浓厚,越发的虚无柔和。

看着倾狂浑身散发着柔柔的光芒,叶影一下子痴了,『『迷』』了,感觉心头被重重地锤了一下。

‘呲呲……’一个细微的呲牙声响起,叶影才猛然惊醒,急忙看向倾狂,发现她正逗着灵狐,并没有注意到他,这才放下心来,可是那只灵狐却正用充满敌意的眼神在看着他,然后得意地直往倾狂的怀里钻,让他心里那个气啊!直想把它给拽出倾狂的怀里,如鹰般的眼眸狠狠地盯着它,一人一狐开始在那大眼瞪小眼。

“影,你应该没得罪过它吧?”倾狂此时也注意到灵狐对叶影的敌意,不禁奇怪地问道,这个一人一狐之前的气流很是不对啊!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没有。”叶影先移开视线,道,他总不能告诉她,他跟这只灵狐是因为她而互看对方不顺眼吧!想想又觉得自己好笑,竟然跟一个狐狸‘吃起醋’来了,也怨老大的魅力太大了,连一个刚捉到的动物也要来‘抢’她。

“嗯?”倾狂歪着头,看看撇开头去的叶影,又看看眨着得意眼眸的灵狐,最终决定不去理他们在斗些什么了,轻抚着灵狐道:“你的血是不是可以治百病?”

灵狐的头微缩,一抹受抹涌上紫眸,倾狂微笑:“真是敏感的家伙,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的,只要你一点点血去救我的亲人,可不可以啊?小家伙。”

灵狐也学着倾狂刚刚的样子,微歪着头,紫眸里受伤的神『『色』』快速地退去,咧嘴一笑,用那『『毛』』绒绒的头颅在倾狂的脸『『色』』蹭了蹭,随后在她怀里找一个舒适的地方窝着,表示它任她『处』置。

“哈哈……影,我们走吧!”倾狂忍不住大笑地任灵狐在那她怀里蹭着,抱着灵狐,她感觉全身通『体』舒畅,一种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流在她『体』内流蹿着,似是要带她进入另一种从未到过的境界,连心境都不觉开畅了许多。

当初倾狂会亲自来北境,一则是为了燕雨『国』的入侵,二则便是为了这灵狐,在她师父留给她的古籍之中,有清楚地记载了灵狐的生活习『『性』』,也曾提到在北境这种长年冰冻之地,曾有灵狐出现过,只要捉到灵狐,用它的血治成『『药』』,便有机会治愈梓兰的顽疾。

刚到北境时,她暗中查探了许久,却始终没能发现它的踪迹,原以为是记载有误,想不到就在她失望的时候,竟会在与凌傲尘前来行猎时发现了它的踪迹,但是它的速度也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凭她武功再高,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追得上它,唯有用计,用机关才能捉得住它。

好不容易将因感动而哭得淅沥哗啦的梓兰给哄走,倾狂回到房间,望着『床』榻上的雪白灵狐,此刻正用眨着泛着紫光的眼眸,怯生生的眼神望着自己,微微一笑,轻轻地上前『摸』了『摸』灵狐雪白的『『毛』』发,说道:“希望你的灵血真能治好梓兰。”

‘呲呲……’似是不满倾狂这么不信任它,灵狐咧了咧嘴,作势要咬上倾狂,却在接近她时,变成了蹭上她的手,随后骄傲地扬了扬头,意思好像是在说,我的灵血是天下最好的灵『『药』』,包治百病。

“哈哈……真是个骄傲的家伙。”倾狂将灵狐抱起,捉起它两着前脚笑道:“养着宠物还真的挺不错,嗯,既然你是我的宠物,总得有个名字是吧!”想了一下,又道:“灵风,以后你就叫灵风。”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