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70 临行之别(1)

070

临行之别(1)

灵狐,不,现在该叫灵风还真的是很有灵『『性』』,不断地点着头来表示自己对这个名字的喜欢,两只后脚不停地『乱』蹬着,似乎觉得这样还能表达它的喜悦之『情』,便不停扭动着。

似是知道它要干什么,倾狂笑着放下它,灵风立即跳到地上,然后冲着倾狂‘呲呲’地叫了一声,紫眸往旁边的桌上的摆放的琴望去。

倾狂勾唇一笑,走至棱窗之下坐下,素手轻轻地在琴弦上一拔,‘叮’地一声清脆悦耳的琴声响起,灵风狐头一转,两只前脚抬起,只靠两只后脚支撑着站着,然后咧着嘴看着倾狂,意思好似在说,我准备好了。

素手一拔,美妙的琴声便倾泄而出,伴随而起的是清灵低沉的声音悠悠地从那红唇中逸出:

“夜出青狐妖裹素腰纤媚笑

流目盼生姿娇从容步回首一探万千瑶……”

灵风的紫眸在听到那清灵的歌声时一『荡』,随后便扭动着雪白的小身躯,紫眸微眨,还真有点纤媚笑的娇姿。

倾狂看着那小灵物,心下大喜,她真的是捡到宝了,优美的琴声似也带上妖媚,连月光都忍不住为这奇景奇声奇音而探出了头,柔柔的月光照在这一人一狐的身上。

隐于暗『处』的叶影听到如此空灵美妙的歌声不禁寻声而出现,陶醉地立于门外,呆呆地看着,他从未想到,狂傲大气的她会唱出如此轻柔婉约的曼妙之音:

“月花好云竹茂风缥缈自舞灵巧

芙蓉俏冰肌绡入俗世看尽红尘谁能共逍遥……”

灵风旋身一转,薄纱朦胧之下,竟真的如一个缥缈的仙子灵巧地舞动,倾狂琴声一顿,叮叮咚咚,泌人心脾的琴音在夜『『色』』下『荡』开了去,灵风探出头,似瞬间化为一股青烟般萦绕在倾狂的身边,那舞动的速度之快,在叶影看来,只见得一丝白光绕着倾狂旋转。

回过头来找倾狂的梓兰眼底闪动着不可置信的震憾,小嘴张得大大,连门边原本站着的叶影都没看见,目光涣散地带着痴然。

只听得倾狂琴声启奏之后,再次低低呢唱:

“风华柳眉梢玲珑眼贝齿咬

春帐宵重影摇银发耀引身折腰一人瞧……”

倾狂不自觉地轻轻闭上眼眸,纤纤『玉』手如流水般于周身散发着银光的琴弦上来回拨弄,并没有发现,柔柔照在身上的月光慢慢地随着变暗,随后便像是熄灯之后的突然绽放一般,光芒大『射』,皎洁月光如雾如光地将倾狂与灵风这一人一狐笼罩在其中,而旋转中的灵风就像是‘吸尘器’一般,将天下『日』月『精』华尽收于已,随后又似将其化为更『精』纯的灵气般泄出,凝聚于倾狂周身。

耳听着缥缥轻『吟』之声如来自天外的仙乐,叶影、梓兰两人竟错愕地张大着嘴,看着这奇异的一幕,更似孩子气般不约而同地『揉』了『揉』眼,心底泛起一丝奇异,月光之下的倾狂竟如此的不真实。

(QuanBeN5)com全本、网

琴音一『荡』,慢慢地感知自己身『体』变化的倾狂徒然睁开眼眸,顿时『精』芒暴『射』,如天际的启明星般光芒更甚于那明亮的月光,『硬』是将天地万物都给比了下去,随后慢慢地暗了下去,恢复平常的黝黑深邃,却更显灵气『逼』人,嘴角轻勾,红唇再次轻轻扬起:

“月花好云竹茂风缥缈自舞灵巧

芙蓉俏冰肌绡入俗世看尽红尘谁能共逍遥谁能与我共逍遥……”

尾音轻收,带着妖媚下的潇洒逍遥,仿若『荡』尽俗世醉红尘,透着一股看透世间沧桑的洒『脱』。

叶影紧了紧按在剑柄上的手,又放开,又紧了紧,如此无意识地重复着,满眼的痴然与震『荡』,心间猛撞,他也好想知道,如此纵横天下间的惊天之人,待得看尽红尘,谁能与她共逍遥,谁才有这个资格伴她共逍遥?

梓兰心醉于倾狂给她所带来的那种心灵上的震憾,眼眸中一片朦胧,痴痴地看着收音闭眼的倾狂,心头一阵狂热,她好希望,是她伴她于红尘之**逍遥,然而她知道,她没这个资格。

一曲终了,灵风也停止了舞动,静静地停在倾狂的身边,紫眸微眨地看着她,倾狂十指放于琴弦之上,再次慢慢地闭上眼睛,全身的灵气在这一瞬间似打开的水闸般奔涌而出,随后又慢慢地渗透进她的肌肤里,一直停滞不前的真气在这股灵气的催动下,不断地冲击着壁障。

丹田之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强劲的真气如破堤的波涛奔涌翻滚着,那强大的内劲不停地沸腾着,一浪迭过一浪地在她『体』内迸发出庞大的力量,她的骨骼经脉也受到那力量的影响,不停地冲击着,最终,四肢百骸,奇经八脉全都一起涌动起来,无尽的真气如归入大海的急流冲过壁障,顺着从未到过的路线,缓而平地流动着,带着不到乌江不回头,不达目地不罢休的执拗,直至真的到达另一个壁障才停了下来,在她的『体』内循环流动着。

一瞬间,倾狂仿若觉得自己的『体』内似有用不尽的内劲,但又是虚无般地捉『摸』不定,似有若无,似重若轻,她知道,那已是另外的一种境界了,她用了六年的时间都无法突破的九阶壁障就在刚刚,被她突破了,而且靠着不断渗入的灵气,一口气完成了九阶真气的动行,直达到巅峰才停了下来。

猛然睁开眼,不似刚刚的豁然明亮,却如蒙了一层朦胧的薄雾般,再慢慢地如拔开的云雾之后『露』出的七彩琉光,夺人魂魄,最终净化为如虚然无物般的平静,显得更加深邃灵动,就如婴儿那般不染纤尘,真正的深不可测。

豁然明朗间,天地万物在她眼中瞬间就如全都透明地展现在她眼前一般清楚,茫茫宇内,尽收那填不尽的心间。

哈哈,原以为不知要待到何年何月才能突破这该死的九阶壁障,想不到如今竟一口气就到达九阶巅峰,而且依此时『体』内依旧绵绵不息的真气来看,离突破十阶壁障之『日』应就不远了。

“灵风,你果真不愧为神灵之物,哈哈……”掩饰不住眼底涌起的滔天喜悦,倾狂轻抱起灵风大仰大笑道,青丝飞扬而起,竟似还带动着残留的灵气般,显得每一发丝都活了起来。

‘呲呲……’灵风咧了咧嘴,似是很开心得到了倾狂的表扬,直往倾狂的脸上蹭去,此时的倾狂周身的灵气对灵风来说着致命的吸引力。

“老大。”全然痴『『迷』』住的叶影和梓兰在看到灵风吃倾狂的‘豆腐’时,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神志,齐声叫道,尔后又转过头来看了看彼此,好似这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存在。

“呵,影、梓兰,你们怎么来了?”倾狂轻抱着灵风,笑了笑道,轻勾的嘴角明明只是单纯地扬起,竟带出一股特殊的魅力,勾动着人心。

“我……”两人傻愣了半响,飘出一个字后,又再次傻愣住,今晚他们受的震憾太大了,此时的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心只有倾狂那惊为天人样子和那低『吟』悦音的歌声与曼妙琴声。

“嗯?”歪了歪头,挑了挑眉,倾狂无声地询问,两人也傻得太过头了吧!

心头再一次猛跳,两人的鼻间均觉得有点热热的,微昂起头,狼狈地丢下一句:“老大早点休息,我告退了。”然后咻地一声,两人都跑得无影无踪了,不只躲到哪个角落里去安抚那一颗跳动不已的心,今晚必是个无眠夜。

倾狂与灵风相视一眼,一人一狐的眼中都带着疑『惑』的笑意。

元历100年3月是个多事之春,战火连天,各『国』间的小规模战争已上升到大战,龙麟『国』镇北将军领两路大军在短短一个月内接连攻下燕雨、韩霜边陲重地等十几座城池,楚云、凤尧两『国』在燕雨皇、韩霜皇的多次救助下,已有出兵相助的意思,然而就在两『国』还没正面回复之时,却传来一个令人大吃一惊的消息。

因楚云、凤尧两『国』迟迟未有答复,燕雨『国』重臣童『阳』趁机献计,挑选十位美人送于龙麟如今握有‘尚封宝剑’的三皇子,请她命柳剑穹退兵,本来燕雨皇对于这个计策是没抱什么希望的,毕竟有谁会为了区区几位美人而让到手的肥『肉』丢了,却想不到‘浪『荡』皇子’果真不愧为‘浪『荡』皇子’,一见到美人,立即忙不迭头地点头答应。

驻扎在燕雨『国』尼兰城外的龙麟军主帐中,气氛诡谲得令人窒息。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