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71 临行之别(2)

071

临行之别(2)

“这、这太荒唐了,三皇子简直在是胡闹。”洪将军忍不住霍地站起来,圆睁着眼睛瞪着代表‘三皇子’而来叶侍卫,心里气得捶足顿『胸』,为他们『国』家有这么一位皇子感到无比心寒,他们为了『国』家征战沙场,谁时都可能没命,但是身为‘皇子’的她,在危难之际躲进‘**窟’享乐不说,竟还就为了那个十个所谓的美人,不知轻重地传来命令,让他们退兵,她,她把军政大事当什么了。

“没错,这真是太胡闹了。”洪将军开了个头,众位将军便开始纷纷地指责‘三皇子’的胡闹,一时整个营帐吵翻了天,唯有坐在主位上的柳剑穹保持沉默。

站在中央,一手按着宝剑的静默站着的叶影,如鹰般的眼眸淡淡地扫了众位气愤不已的将军一眼,立即让营帐静了下来,众人均被他眼中的凛冽之气给骇住,他们想不通,一个皇子的侍卫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堪比他们的大将军。

“柳大将军,三皇子的命令想必你已经听清了,请立即遵令行事。”收回目光,叶影对柳剑穹淡声道。如果他们不是龙麟的将军,凭他们说的这几句话,早已去见了阎罗了。

柳剑穹还未开口,韩墨便跨前一步,道:“叶侍卫,你回去吧,我们大将军是不会接三皇子这个胡闹的命令的。”在他看来,柳大将军是不可能会接这个无理命令的。

叶影淡眸一扫,韩墨立即闭上嘴,不自觉地后退一步,这时候,柳剑穹开口道:“叶侍卫,请告诉三皇子,本将会遵令行事。”语气里有着众将察觉不到的崇敬。

“大将军……”诸将皆不敢置信地惊呼,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否则他们怎么会听到大将军接下这个不知所谓的命令呢!一定是幻听,一定是幻听,然而柳剑穹的再次开口,却让他们的愿望破灭。

“三皇子的命令,本将身为人臣自当遵从。”柳剑穹清冷的声音带着只有他与叶影懂的尊敬道,这道看似无理的命令,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算是皇上下的,他也不会遵从,但只要是三皇子的命令,即使他不知内理,也必定会遵从,自那场战役以来,他的心里就只有一句话:相信三皇子不会错的。

然而柳剑穹的这句话在诸将听来,便是无奈遵令而已,因而韩墨顶着被叶影眼光杀死的可能,上前道:“大将军,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三皇子只是一个皇子而已,根本就没那个权力下这个命令。”后面一句话说得有点气愤,其余诸将也很赞同地点了点头,一个只靠着皇宠,却无任何职务在身的皇子,是没那个权力对一个镇守一方的大将军下命令的,何况是如此重大的军政大事。

“韩墨,别让本将再听到任何对三皇子不敬的言辞,否则军法『处』置。”柳剑穹赤瞳一沉,带着不尽的威严,声音显得低而冷,让诸将不觉缩了缩脖子,背脊阵阵发凉,第一次见大将军用这样的语气对他们说话,而且竟然是因为‘三皇子’,不禁在心颤中加上不可置信。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缓了一下,柳剑穹又道:“传本将命令……”只是他还未说完,竟被人给打断了,是谁敢打断柳大将军的命令呢?却原来是关陨将军。

只见关陨顶着两大寒光,走至柳剑穹前面,抱了抱拳,语气坚决道:“大将军,末将不知大将军为何会如此糊涂地接这个命令,但请恕末将不能接受这个命令,也请大将军万万三思啊!”说着,便跪了下去。

“请大将军三思。”由韩墨带头,帐内所有的将军全都跪倒在柳剑穹的身前。

“你们敢抗令?”柳剑穹倏地声音一冷,缓缓地站起来,扫视了跪着的诸将一眼,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坚诀地违抗他的命令,其实也怪得不他们,但没有三皇子的许可,他又怎么能自作主张地让他们知道,真正的‘神人’便是三皇子呢!

“大将军,并非我们想抗令,实则是这个命令不能接啊!如今我军士气高涨,拿下燕雨『国』的半壁江山不在话下,兄弟们都等着建功立业,壮大我龙麟『国』呢!三皇子这道……命令,会让全军将士心寒的,不能接令啊!”陈将军率先道,他早已磨拳擦掌要大干一番了。

“没错,大将军,眼看我军就要拿下燕雨整个边境重地,或许还能让这燕雨『国』从此对我『国』俯首称臣,但是一旦接了这个命令,一切都将化为乌有了,到时别说兄弟们寒了心,皇上一定会龙颜大怒,三皇子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皇上舍不得怪罪,一切的罪责必定都将落在将军的身上,请将军三思而后行啊!”韩墨接下去分析着劝道。

“韩将军说得对,皇上并无圣旨下来,到时无论这道命令是谁下的,这个黑锅必将扣在大将军身上,大将军,我们抗令,也是为了大将军好,为了我龙麟『国』的强盛,请大将军抗令吧!”诸将附和着韩墨道。

“诸位将军是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本将接令?”柳剑穹清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但是棱角分明的俊脸却是黑沉了下去,不威自怒。

然而诸将也是铁了心,齐声道:“除非是皇上的圣旨,否则我等拼得一死,也要阻止大将军接令。”

‘铮……’是剑出鞘的声音,帐内顿时一阵寒光闪过,诸将均感到头发一冷,阵阵发寒。

却见叶影举起一把锋利『精』美的宝剑,冷瞥一眼帐中诸将道,“尚封宝剑在此,见剑如见君,诸位还要坚持抗令吗?”手中尚封宝剑一晃,锋光一闪,似乎只要他们谁点一下头,那寒光便会抹过谁的咽喉似的。

诸将征愣地看着尚封宝剑,面面相觑,均沉默不语,尚封宝剑有先斩后奏的权力,看那侍卫的样子,随时都有想杀了他们的意思。

“传本将命令,三军立即拔营退守燕州。”顿了一下,柳剑穹又补上一句:“众将军,这是本将的军令。”

“大将军……是,末将领令。”看了看手持尚封宝剑的叶影,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柳剑穹,最终咬了咬牙,气愤地接令,退出的营外。

主帐中,唯剩柳剑穹和叶影。

“叶侍卫,三皇子有何指示?”柳剑穹走下主位,问道。

叶影还剑入鞘,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递给柳剑穹道:“依锦囊行事。”说着,身形一闪,便从主帐中消失。

柳剑穹打开锦囊一看,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随后走到地图之前,细细揣磨,一指指在了地图上燕雨『国』内标着‘燕州’两个字的地方,慢慢地移至韩霜『国』的韩云关口,思索半响,紧抿的薄唇轻扬。

羿『日』,龙麟军营传来阵阵擂鼓声,吓得已是惊弓之鸟的尼兰城守城将士惊慌失措,以为是来攻城的,却不想是龙麟军拔营退兵,直退到燕州之地。

虽然龙麟大军依旧驻扎在燕雨『国』内,但是燕雨『国』上下也算了松了一口气,燕雨皇在皇宫设宴庆贺躲过这一劫时为了面子还曾言道,燕州十城就当是送于龙麟『国』当作这次入侵他们『国』家的赔礼了。

燕雨赠送给三皇子美人而让龙麟军退兵一事传到了韩霜『国』,正为龙麟大军压境而慌了手脚的韩霜皇在权臣傅玑的进言下,依样画葫芦,挑了二十个大美人送到正在北境享乐的‘三皇子’『处』。

不出三『日』,柳剑穹的军令便送达到正在攻打韩霜泾城的王业手里,在王业的气愤之下,大军退至韩云关口,扎营安寨。

战火好似一下子就熄了下去,楚云、凤尧各『国』接到这个消息时,纷纷摇头冷笑,言,龙麟『国』有皇子如此,离亡『国』之『日』不远矣,纷纷静待着看龙麟『国』的好戏。

果然,龙麟朝堂之上,整个炸开了锅一样,大皇子,二皇子两派,趁机弹劾三皇子,即使平时不参与『党』派之争的中立官员也纷纷上折子,听说,连早已经退休的三朝元老都出来,大斥三皇子祸『乱』『国』家,也指责皇帝太过宠溺三皇子,以至让皇族出了这么个‘浪『荡』草包皇子’,然而,对于这一切,皇帝只是下了一纸诏书到北境,让三皇子尽快回京,却无半点指责。

扩充领土,建立霸业,那是朝廷的事,对于百姓来说,安居乐业才是最重要的。

冰冻千里的北境,在进入四月天之后,稍稍暖和的一点,虽则依旧冰雪覆盖,雪银满地,然而已有冰河融化,稍稍可见清澈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粼光。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