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75 再聚元都(1)

075

再聚元都(1)

“不要紧张,我知道绿柳营现在归皇叔你管,我要皇叔帮个忙,暗中将这个营『交』给我,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倾狂拍了拍并肩王的肩膀,尽量笑得亲切道,貌似她也没做什么吧,怎么堂堂的并肩王给吓成这样了,罪过罪过。

“绿柳营?你真的确定?”并肩王不是很确定地问道,怀疑不是自己听错了,就是倾狂还不太了解各路军队,毕竟她还没接触过。

莫龙恺也皱了皱眉道:“狂儿,要不换一支军队,这个绿柳营……”绿柳营简直就是他们『国』家的耻辱。

“不用,我很确定,我就要绿柳营。”倾狂摇了摇头道,各队军队的底细,她早已『摸』了个遍,毕竟真正打起战来,还是得靠这些军队。

“既然皇侄坚持,那么,就绿柳营吧!”顿了一下,并肩王还是说道:“我还是得跟你说清楚一下绿柳营的『情』况,你再决定吧!绿柳营是自我『国』开『国』以来便建立起来的三营中的一营,负责保卫京都的安全,但是……”摇了一下头,甚是气愤道:“我们『国』家有我规定,凡年过十五岁的皇室还有各贵族子弟都必须入仕,为『国』家效力,入仕有两条路,一是参加科举入朝为官,二是入军营当兵,那些个纨绔弟子平时不学无术,『胸』无半点墨,便通过关系入营当兵。”说到‘纨绔子弟’的时候,还别有意味地瞥了倾狂一眼。

然后又继续道:“而这个绿柳营,几乎集合了全部的纨绔子弟,他们平时骄纵惯了,整『日』只知道欺压百姓,与其说是一支军队,倒不如说是一群流氓,但是由于这个营牵扯到整个上流贵族,所以皇上就算有心想废除这个营,却始终无法实施,便想将其整治一番,可是他们,很不好控制,即使是我,也无能为力。”

“谢谢皇叔告诉我这些,不过,我想,他们再流氓,也流氓不过我吧!”并肩王说的这些,倾狂早就了然于『胸』,而她要的便这样一支军队,有时一支流氓军队会比一支正规军队好用多,尤其是耍『阴』的时候,如果在北境时,柳剑穹的军队能流氓一点的话,效果会更好。

“哈哈,说的也是,你小子简直就是他们的祖宗了,是不用怕他们会吃了你。”莫龙恺对倾狂的这句话倒是很赞同。

“皇……皇上。”御书房外突然传来一声带着颤惊的犹豫的声音,是总管太监。

皇帝老爹要跟她商量‘大事’,一定早就将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来打扰,而已经可说是混成『精』的总管太却敢违旨来打断他们,那么……倾狂瞥了瞥嘴角看向一脸不悦的皇帝。

“朕不是说了,不管什么事,都不许来打扰朕与三皇子谈心吗?谁给你这个胆的?”莫龙恺大喝一声,尽显皇帝威严,与刚刚的样子却是有天壤之别。

QUAbEn5.COm全,本网

外面的总管太监明显被吓到了,还听得见一声‘噗’地跪倒在地的声音,接着又颤抖着道:“皇上恕罪,是,是楚妃娘娘派人来,说说……”‘说’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莫龙恺一听是‘楚妃娘娘’,‘呀’地一声,拍了自个的额头一下,连连说:“完了完了,这一谈,倒把时间给忘了,芸儿一定等急了。”然后二话不说地拉起倾狂,急步御书房外走去,把并肩王给丢在了一边,不过估计他也早习惯了。

不无意外,回到恺芸殿后,又迎来的她娘亲的大开水龙,让倾狂好一阵安慰后,才算停歇了下来,只是看着她娘亲那明显瘦了样子,倾狂又是好一阵心疼,直扑在她怀里,粘着不放,当然,当晚,倾狂一定是陪着她娘亲一起睡哦,母『女』俩还有好多话要说呢!至于皇帝嘛,咳,只能『独』守空房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倾狂可是忙得不行,主要还是要应付她那三个‘死『党』’,差点连皮都被他们给扒了,幸好那个狐狸太子云玄天回『国』了,不然,她铁定更惨。

一个月后,终于迎来了端午节,也就是十年一度七『国』聚会的『日』子,只是,这次的聚会,有点不寻常了……

元历100年是一个波澜而不安稳的年份,也是一个诡异的年份,说它诡异,是因为在这一年,凤天大陆上出现了一种具有超强毁灭『『性』』的‘武器’,名曰‘火炮’。

因龙麟三皇子‘『爱』美人不『爱』江山’,命柳剑穹退兵,燕雨、韩昭两『国』亡『国』之危一解后,便开始找齐月『国』算帐了,战火刚停熄不久的凤天大陆再次燃起了战火,也是在这一战中,‘火炮’出现了。

元历100年4月10『日』,也就是倾狂刚回京都没两『日』,重新集结军队的燕雨『国』,在带着满腹仇恨的燕达朗的领军下,开始攻打齐月『国』孟南城,同时,韩霜『国』也从西路攻打齐月『国』的昭西城,势要齐月『国』为他们在龙麟『国』战亡的数十万将士付出代价。

燕雨、韩霜既已摆明这是一场‘复仇’之战,不管只是个借口,还是确实是这个原因,各『国』均没有干预理由,也没有干预的打算。

但是,由于齐月『国』早有准备,即使是同时受到两『国』的夹击也让燕雨和韩霜首战铩羽而归,就在这时,‘火炮’隆重登场了。

据说,是燕雨『国』重臣童『阳』花重资从号称‘器械王『国』’的青龙城弄来的,仅有两架,然而就靠着它,齐月『国』的孟南城、昭西城相继失陷,燕雨、韩霜两『国』一路高唱凯歌,直打军事强大的齐月『国』无力还手,也让本非强『国』的燕雨『国』实力大增,嚣张不可一世。

而十年一度七『国』的聚会也因了这横空出世的‘火炮’而变得不寻常起来……

龙麟『国』京都城外的迎风亭,代表此次出席端午盛宴的倾狂正与众人告别,主要还是跟她皇帝老爹还有那三个‘死『党』’,至于那百官还有她的二个皇兄嘛!在那边正对着她进行眼神凌迟,碍于皇帝在场,才没有将‘凌迟’化为实质行动。

其实也难怪百官会如此,这皇上没不仅没怪罪三皇子在北境的‘胡闹’行为,而且竟还委以重任,出席十年一度的端午宴,他们都嗅得到这个聚会的不寻常,身为英明君主的皇上会嗅不到?哎,『国』之不幸矣!

还有一件让他们气愤却无可奈何的事,便是,此次随行的队伍竟然挑上了‘绿柳营’,要知道,他们有的儿子侄子都在这个营里呢!这一去,那是去送死啊!但是皇帝亲下的圣旨,他们也只能遵旨行事了。

“狂儿,真的只带绿柳营就行?”莫龙恺还是不放心地问道,转眼看向倾狂身后的队伍,立即气不打一『处』来,全都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这样的一支军队,怎么保护得了他的狂儿?

“嗯。”肯定地点了点头,顺着莫龙恺的目光看向身后队伍,扬起一起诡异的笑容,倒让在场所有的人呼吸一滞,竟感到有点头皮发麻了。

“哎,那好吧,父皇相信你。”轻叹了口气,莫龙恺后退一步,让倾狂与杨文鸿他们几『日』说说话,心里还是带着担忧,原以为狂儿跟他要‘绿柳营’是有什么办法教好他们,但是今『日』一看,不免大失所望,说是相信,但还是会担心的。

“狂狂,要不,你就别去了,我听父亲说,这次很危险的。”萧若夕一脸担忧地拉着倾狂的手道,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她一定紧抱着她,不让她走。

“表弟(倾狂)。”莫羿轩、杨文鸿也是担忧地唤道,想劝她改变主意,却又知道没用,他们就想不到明白了,刚去了北境回来没多久,就自动请缨要去元都,不管他们怎么劝,怎么威『逼』利『诱』都没用,而皇上也竟是无条件地支持,更奇怪的是随行队伍竟选了最没用的‘绿柳营’,这,这分明就是去送死嘛!

“你们别担心了,不就去趟元都嘛,很快就回来了。”倾狂无所谓地笑了笑道,一眼扫过面『露』担忧的四人,又想起在皇宫里的娘亲,心间阵阵暖流流淌着,暗暗说道:等我回来!

“倾狂,我要你保证,像去北境时那样保证,安安全全地回来。”杨文鸿直视着倾狂的眼眸,如清泉般的声音带着说不明的『情』绪。

“我保证。”回视着杨文鸿,倾狂举手保证道,她这次是要去砍人,不是被人砍,绝对会完好无缺地回来,只是……看着杨文鸿依旧无波的眼眸,倾狂总觉得他在她从北境回来后,变得有点不一样了,虽然还是一样的对她好,一样的温和,表面上没什么改变,但是,她还是敏感地感觉到了,是因为她进入了另一种境界,感觉更敏锐的原因吗?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