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76 再聚元都(2)

076

再聚元都(2)

“嗯。”得到保证,杨文鸿笑开了,瞬间有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登上车辕,倾狂举手一扬,大喝一声:“出发。”

阵容盛的队伍在这一声大喝中,缓缓地向元都的方向而去。

天元王朝虽为中央之主,然而所占有的领域却是七『国』中最少的,仅以元都为中心的祈元四洲为天元皇朝所直辖管制的王域,位于凤天大陆最中心之地。

如十年前一般,龙麟『国』的车辕队伍最是吸引注目,再加之龙麟三皇子的‘事迹’,更是让元都万里空巷,争相要一睹凤天大陆之上最为‘浪『荡』’的皇子是何等模样?

驿馆前,龙麟、楚云两『国』同时到达。

“欢迎龙麟三皇子,楚云太子的到来,元华奉皇命,前来相迎。”两『国』队伍之前,一袭锦衣的男子朗声道。

车辕门一打开,倾狂走了出来,站在车辕上,立即吸引的所有人视线,斜眼瞥了一眼这个尚带着丝稚气的天元皇子,倒是比他的皇兄元启多了丝不卑不亢,也多了丝贵气,可惜是庶妃所生,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而已,没什么作为。

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倾狂视线便移到端坐在马上的云玄天,不期与他的视线对上了,几月不见,他似乎更显得『『迷』』人醉人了!该死的,又用那双桃花眼放电,电伏如此大的电流,功力浅的无知少『女』一定会立即‘阵亡’,可惜,她最讨厌的便是他这双眼睛,一看到他,就不可抑制地想起过去几年的‘悲惨’生活,直想一掌将他给拍飞。

云玄天看都没看元华,他的视线只紧紧盯着那个立于车辕上的俊朗少年,几个月不见,她似乎更有魅力了,更加让人移不开眼睛了,纵然她是‘浪『荡』皇子’,纵然他知道他不该有那样的想法,但是,他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地被她给吸引了,再也移不开了。

在与她目光相遇的瞬间,他的心脏骤然一缩,一喜,带着莫名期待的心悸,方才恍然,原来这段时间以来的怅然若失,皆因见不到她,是因为突然分开产生的不习惯吗?他原本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此刻他的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说:真的是这样吗?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在听到她那荒唐的行径后,他不若父皇他们那样带着窃喜,带着看好戏的心态去看她怎么‘毁掉’龙麟『国』,而是在心里的深『处』为她担心,也感到气愤,他不敢去探究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态,他们明明是‘仇人’,不是吗?

正当他纠结不已之时,却见她又厌恶地瞥开眼去,顿时因见到她的满心欣喜化为乌有,又是这样,难道他真的那么令她讨厌么?就这么不待见他?哼,既然你搅『乱』了我的心湖,那么就别再想跟我撇开关系。

云玄天暗哼了一声,勾起一个娇艳的笑容,俐落地翻身下马,走到车辕边,向倾狂伸出手,柔声道:“来,小狂儿,云哥哥扶你下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恶寒啊!倾狂不自觉打了个冷颤,瞥了眼满带着惊讶的元华,将手放到随侍在一旁的叶影手中,看都不看云玄天一眼,跳下车辕。

云玄天也不甚在意地收回手,似是早就料到她会这般,只是在看向叶影的时候,桃花眼闪过丝冷意,稍纵即逝,随后靠近下了车辕的倾狂,带着丝哀怨道:“小狂儿,你是不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我这个旧人了?怎么对我这么冷淡了?”

微斜了一眼,倾狂带着讶异道:“云太子是‘旧人’吗?本皇子的‘旧人’太多了,一时记不清了。”

“那现在,小狂儿想起来了吗?”云玄天也不生气,带着期待的语气问道,还不待倾狂回答,便伏近身,在她的耳边吹气道:“如果想不起来,没关系,今晚,我们可以重温一下旧梦。”

这句‘悄悄话’说得有点大声,至少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咝……’一阵阵抽气声响起,鄙夷、惊讶、嘲讽等各种各样的眼神直直『射』在站得十分靠近的两人身上,尤其是落在倾狂身上,‘浪『荡』皇子’真是风流得够可以的,竟然连男人也不放过,而且对方还是一『国』之太子。

他到底要干什么?此话一出,他们是‘断袖『情』人’的谣言很快就会传遍到各『国』,在其余各『国』的眼中,两人的关系便可直接等同于到两『国』关系了,在这种敏感的时刻,他这么做对于楚云『国』根本就是百害而无一利,难道他……这么做,是为了她?

倾狂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探究,看着此时带着妖冶笑容的云玄天,微蹙了蹙眉。

两人各怀心思的对望,在别人看来就是‘深『情』对望’,元华的眼中闪一丝不屑,似是受不了两个男子在光天化『日』之下眉来眼去,立即上前笑道:“两位皇子,请入驿馆。”

云玄天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冲着倾狂妩媚一笑道:“小狂儿,我们进去吧!”说着就想去拉倾狂的手。

倾狂快他一步地抽手后退,头一扬,唤着身边已起了杀意的叶影,跨步地越过云玄天朝驿馆走去。

云玄天的笑容一僵,便快步地跟上前,就在一众人要入驿馆之时,一阵马蹄声传来,抬头望去,却见是齐月『国』和凤尧『国』的旗帜,浩浩『荡』『荡』的队伍,比起以往的聚会,这次各『国』随行的队伍的人数都要扩大一倍以上,而且可看得出,都是『精』兵,唯有龙麟『国』不变,且带的都是‘残兵’,央央一个大『国』完全让其余各『国』给比了下去。

“倾狂皇子……”浩浩『荡』『荡』的队伍前传来一声欣喜的呼唤,紧接着是马蹄奔跑的声音。

倾狂立于门前,抬头看过去,只见齐月『国』队伍之前,一个温润的男子带着欣喜飞奔而来,是他?‘仁太子’月钧枫,十年未见,温润如水的他犹如当年的少年,似是未曾改变,然而那只是表面,一手建立起‘风鸣暗兵’的他,又岂会是世人皆颂的‘仁太子’那么简单。

“钧枫哥哥……”收起心思,倾狂冲着翻身下马的月钧枫扬了扬手喊道。

“倾狂皇子,十年未见,越发的俊朗不凡啊!”月钧枫站在倾狂面前,温润一笑,温和朦胧的眼眸中掩饰不住满满的喜悦之『情』。

“钧枫哥哥才是越来越帅呢!”撇了撇嘴,倾狂笑道。

“哈哈,倾狂皇子笑话为兄了。”月钧枫爽朗一笑,竟有种豁然的喜悦,似是好久没这样开怀一笑。

倾狂微歪着头,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月钧枫,他到底在那场入侵之战中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或者该说他在这个『乱』世中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是执棋者,亦或只是一个身不由已的棋子?

待得两『国』队伍均到驿馆前,元华浅笑着上前做揖道:“月太子,凤王爷,一路辛苦了,元华失迎了。”

“元皇子,不必客气。”月钧枫、凤梓月同时有礼地微伸出手道,各『国』中,算是这两位比较有礼貌了。

“各位,请。”元华微让开,摆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倾狂皇子,我们进去吧!”月钧枫伸出手,想去拉倾狂一同进入,却还没碰到她的衣角被人挡住了,而挡住他的人正是云玄天。

扫了月钧枫一眼,云玄天转过头,对倾狂笑得暧昧道:“小狂儿,我们进去吧!”说着快速地伸出手想去揽住她,却不想,她的速度竟比他快。

“影,我们进去。”身形一闪,倾狂勾唇一嘴,不理在那愣住的云玄天,冲着叶影招了招手道,然而她的一脚还未跨进门槛,又一阵马蹄声传来,不禁就郁闷了,咋进个门,就那么难啊!

众人抬头间,却见蜿蜒长长的队伍从街道『处』过来,旌旗飘飘,阵容夸张浩大,甚是张扬无比,队伍最前边带着一边铁面具的燕达朗昂着头,整个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左边是韩霜『国』的霜彦王爷,右边是一脸赔笑的天元太子元启,后边还带着燕雨重臣童『阳』,韩霜『国』权臣傅玑,还有燕雨韩霜几个同来的皇子。

天元皇朝如此‘厚此薄彼’就不怕得罪其余四『国』,还是认为有燕雨这个靠山,就万事大吉了?可笑竟看不出燕雨『国』此行的真正目的,真是没救了,倾狂心中一声冷笑,这燕达朗还真当自己已经是霸主了?呵,无知啊!若区区两架‘火炮’就能一统天下的话,她早就往各『国』轰过去了,何须等这十年。

然而除了倾狂不屑外,其他各人对于拥有‘神器’的燕雨『国』皆是有所忌惮,虽不愤于天元皇朝的行为,却也不得发作。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