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77 山雨欲来(1)

077

山雨『欲』来(1)

“元华见过燕皇子、霜王爷。”元华上前行了一礼道。

“月钧枫!”燕达朗却没有看向元华,咬牙齿切地吼了一声,执着马鞭,直接一鞭就朝月钧枫打了过去。

月钧枫眼眸微闪,右手轻轻一扬,便将燕达朗的马鞭给震开了去,力道并未见得有多强,却将马鞭给震断了,燕达朗更是被这一震差点给震下马,幸而身边的侍卫护住了他,不然一定摔得很难看。

对于这突来的一幕,众人都有点征愣,知道两『国』现在是‘仇深似海’,却没想这才哺一见面,就打起来了?

也就只有倾狂和叶影不觉得吃惊了,这完全就在倾狂的预料之中。

“妈的,给我废了他。”稳住的身形,燕达朗跃身而起,不自量力地冲向月钧枫,燕雨的数名高手侍卫领令也冲了上去。

面对燕达朗扑面而来的强劲拳头,月钧枫左肩一侧,避过,右手轻格在燕达朗袭来的左拳上,一拂,便将素称有‘千斤重’的拳头撂开,化去他攻势的同时,出掌打在了他的肩头,这一掌打得燕达朗步步后退,但明显的,月钧枫并没有用尽全力,否则燕达朗此时早已去见了阎王了。

燕达朗虽是燕雨第一勇士,但却是个低阶高手,靠的只是蛮力,根本就不是月钧枫这种武道高手的对手。

见燕达朗被打退,霜彦对着自己带来的几个高手侍卫一扬手,恨声道:“你们去帮燕皇子,取下月钧枫的人头。”如非自己武功不济,他一定冲上前撕了月钧枫,如非他,他的『爱』婿高禄就不会死得那么惨。

霜彦身后的侍卫也早已蠢蠢『欲』动,一得到命令,齐齐飞身而起,攻向月钧枫。

韩霜这数名侍卫明显也是高手,虽不若月钧枫高强,但数人围攻之下,月钧枫一时也不能取胜,再加上燕达朗,也算是好一番打斗的了。

燕雨『国』侍卫却被齐月『国』侍卫给挡住,两『国』现在还在战争之中,因此,这两方侍卫一动手,便是殊死相搏,带着仇恨招招要置对方死地。

一时,驿馆门前,飞沙走石,刀光剑影,惊得普通百姓纷纷逃蹿,而云玄天、凤梓月则在一旁束手旁观,均没有上前劝架的打算,元启太子则早已躲到天元侍卫的身后,怕被殃及,元华倒想上前劝阻,只可惜了他人小力量小,被气流给震开了去。

倾狂斜靠在门框边,冷眼看着打成一团的两派人马,燕雨、韩霜所带的高手竟都是三、四阶的高手,看来此次也算是『精』英尽出了,而齐月的侍卫也差不多,至于月钧枫,十年未见,功力见涨不少啊,只是六阶真气未稳,应是刚进入六阶行列。

然而这些高手也只是表面而已!倾狂嘴角轻勾,淡眼朝四方扫了过去,呵,很好很好,这下才叫真正的热闹了。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啊……”燕达朗一声惨叫,原来是被月钧枫一掌震飞了出去,这一震竟直直朝倾狂这边撞了过来。

看着撞过来的‘大型物『体』’,倾狂不禁有点郁闷了,这该叫‘历史重演’吗?上次是‘踘球’,这一次,整个人都飞过来了,不过这一次她不用纠结怎么不显『露』武功而躲开了,因为影会出手,只是她没想到……

“小狂儿小心……”

“倾狂皇子……”

“啊……”燕达朗又是一声更大的惨叫,只见他在即将撞上倾狂之际,被三股真气给『硬』生生地震开了去,‘轰隆隆……’是重物坠地撞破了一连串东西的响起的巨响,不远『处』的的一座民房一面墙整个儿坍塌了下去,墙壁被撞碍七零八落不成样子,而那一片废墟之下,是可怜的燕皇子。

倾狂眉间微动,看着紧紧将她护住的三人,心头颤动,左边站着的叶影会出手,意料之中,但是,右边,一脸着急的云玄天,前边,动了怒气的月钧枫,这两人的出手却是大出她的意外。

刚刚虽是千钧一发,但是她看得清清楚楚,在燕达朗撞过来的时候,云玄天飞奔过来的瞬间,眼眸中闪动着真切的担忧,那样的时刻,她不觉得会有做假的可能,而月钧枫,几乎在震飞燕达朗的瞬间便向她飞身而来,甚至因此而身受了韩霜侍卫几掌也不顾。

“小狂儿(倾狂皇子)没事吧?”云玄天、月钧枫同时转过身来,紧张地看着倾狂,同声问道,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担忧,而一旁的叶影深深看了云玄天和月钧枫一眼,便也将视线投注在倾狂身上。

“没事。”轻摇了摇头,倾狂微瞥过头去道,这两人的视线,太过灼热了。

“噗……”一确定倾狂没事,月钧枫也放下心来,一时没压住上涌的血气,鲜血从嘴角边溢了出来,必是刚刚被韩霜侍卫的那几掌打伤了。

“钧枫哥哥……”倾狂伸手微扶住月钧枫,右手不被察觉地轻搭上他的脉搏,还好,只是一时血气不畅而已,没什么大碍。

“皇子(燕皇子)……”那边,燕雨、韩霜两『国』的侍卫着急地拔开压在燕达朗身上的碎石,将他从残垣断石中抬了出来。

“洛统领,二皇子怎样了?”童『阳』翻身下马,走到被侍卫围着,躺在地上的燕达朗身边,问道。

其中一个将右掌按在燕达朗『胸』口的侍卫,见童『阳』发问,立即收掌站了起来道:“回童大人,受了内伤,卑职刚刚已经为二皇子输送了真气,等一下便会醒过来。”瞥向站在倾狂身边的三人,又道:“他们下手不重。”

“嗯,那就好。”童『阳』点了点头,便吩咐侍卫将燕达朗抬进驿馆,随后带着稚气的笑容向众人走去。

“童大人,燕皇子没事吧?”霜彦此时也翻身下马,迎上童『阳』问道,如今燕雨、韩霜两『国』算是同气连枝,他自是会担心。

“霜王爷放心,我家皇子只是受了小伤,不碍事的。”童『阳』轻笑道,转过头,看向倾狂的方向,笑得更加灿烂:哈哈,他家圣尊大人的魅力就是大!不过,圣使大人好像有点不爽耶,也对,有人竟然敢来抢他的‘工作’,而且一来就是两人,会爽才怪呢!

然而在他人看来,他这个灿烂的笑容是冲着月钧枫和云玄天而去的,而且绝对带着不怀好意,毕竟一个能左右一『国』政策的重臣,是绝对不可能如他表面所表现的那样单纯的。

看大家那眼神,童『阳』不免暗暗地朝倾狂偷递个委屈的眼神:人家很单纯的说,是不是啊?

倾狂回眼看去的同时,暗瞥去一个不屑的眼神:得了吧你,玄武七星中,就属你最『阴』险了。

“童大人,本太子刚刚一时心急于救人,以致失手错伤了贵『国』皇子,请见谅。”云玄天跨前一步,笑道,一来,表明他出手是为了救人,并非是相助月钧枫,二来嘛,也顺势将‘救’倾狂这个功劳揽到自己身上,用心『阴』险呀!

“本官明白,好在我家皇子也无甚大碍,还得多亏了云太子手下留『情』。”童『阳』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微拱了下手道,趁着微低头的空隙,再一个眼神暗递过去:嘿嘿,人家这是向圣尊学习嘛!

确实,论『阴』险有谁比得过她,看来,还是她把他们给教坏了,呵呵,孺子可教也,倾狂不禁在心里暗笑一声,转眸间,递去一个继续努力的眼神。

收到眼神,童『阳』心中一阵狂喜,笑得更灿烂,倒笑得云玄天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也笑得众人莫名其妙,心中均在暗想,以后绝对要注意此人,心思频深的。

“童大人,霜王爷,依我们七『国』的约定,你我三『国』间的恩怨是否该放一放?”气息已稳定下来的月钧枫走至童『阳』和霜彦面前温润说道,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对于这么快就血气通畅,他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岂不知是因为倾狂的靠近,她身上隐隐流动的灵气对于此时的他可是最好的‘灵『『药』』’呢!

依七『国』间的约定,不管各『国』间有何怨仇,都不许在七『国』聚会期间寻隙闹事,以示对天元帝尊的尊重,虽然现在这句话是废话,然而既是七『国』间的约定,月钧枫此话一出,其他各『国』再束手旁观就说不下去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