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79 公然造反(1)

079

公然造反(1)

拉住凌傲尘,江寒枫面『露』沉重道:“傲尘,你有喜欢的人,不管是谁,身为朋友,我很为你高兴,但是……”

笑容一滞,凌傲尘闭了闭眼,轻轻道:“我明白。”声音里有着不可察觉的疲惫。

“好了,我们快走吧!”睁开眼,凌傲尘又是那副潇『脱』不羁的样子,两人随即便淹没于人群中。

夜幕降临,整个元都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静,是一种山雨『欲』来前的宁静。

燕雨『国』所居住的燕苑里,刚刚清醒过来的燕达朗、童『阳』还有秘密过来的霜彦和傅玑正齐聚在燕达朗的房间里‘秉烛夜谈’。

“楚云『国』此次的随行卫队有五千,除了留守驿馆的五百名高手侍卫,剩下的四千五名『精』兵驻扎于北门城外,齐月、凤尧『国』亦然,而且据隐于暗『处』孙『国』师所言,三『国』暗中至少还有不下百人的高阶高手。”傅玑道。

“燕皇子,各『国』此次都是有备而来,我们能成功吗?”听完傅玑汇报各『国』此次所带的兵力布署,霜彦心里不禁有点没底地问道。

“霜王爷放心吧!他们有备而来又如何?他们三『国』合起来最多也不过一万五的人马,高阶高手也不过三百人,而我们两『国』明里的人马合起来亦有一万二,暗『处』高手可都是四、五阶甚至是六阶高手,还有贵『国』『国』师亲自出马,何须怕他们有备而来。”童『阳』浑不在意地笑道。

“虽是如此,但还有元都守城的一万兵马,皇宫禁卫军三千,还有,龙麟『国』……”霜彦还是心有担忧,毕竟如果一旦失败了,他必将会丧命于此,暗自后悔带了太少的人马。

“霜王爷,你实在是太胆小多虑了。”燕达朗斜躺在塌上,轻蔑在瞥了霜彦一眼道:“元都那些兵马只是用来摆设用的,根本就不用顾虑,至于龙麟『国』,呵,霜王爷难道没听说此次莫倾狂带来的随行卫队是被引为龙麟耻辱的‘绿柳营’吗?一支只懂得吃喝玩乐的军队,就跟那个三皇子一样,是中看不中用的草包,哈哈……”

径自笑着的燕达朗,没有发现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脸带笑容的童『阳』和面无表『情』的傅玑两人的眼眸中同时闪过嗜血的杀意。

“这个,本王倒是听过,刚刚要来之前,还听底下的侍卫说,那‘绿柳营’的营长撇下他们的三皇子,带着本应守卫在驿馆的龙麟士兵上青楼玩去,而且『硬』把元都的守城将军给拉去,说是让他请客,以尽地主之宜,还有,驻扎在城外的人马也是不安份的紧,好像是跑山上打猎去了,呵呵,这样荒唐的事,本王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还是第一回撞见,呵呵……”没发现燕达朗对他的轻蔑,霜彦笑呵呵地说道。

“哦,真有这回事?难怪会让‘绿柳营’随行,想来是这个营对上他们三皇子的味吧!都是一路的货『『色』』,哈哈……想不到『国』力最强的龙麟『国』如今却是最没有威胁的『国』家,这倒得谢谢莫倾狂那个败家子,哦,不,是败『国』子,哈哈……”燕达朗仰头大笑道。

QuanbEn5.COM全本、网

“呵呵,龙麟皇一世英明,就要毁在他最疼『爱』的皇子身上了……”

两人说得甚欢,一点也没发现童『阳』和傅玑隐于衣袖下手紧了又松,浑然不觉自己的命正悬于死亡的边缘,正当两人的手又紧了的时候,‘咕咕……’的声音响起。

童『阳』与傅玑相视一眼,瞥了瞥嘴站起来,走到窗边,抓起停在窗棱上的白鸽,拿下绑在脚下的密信,『交』给燕达朗,暗哼一声,算你们命大,多活了一晚。

接过密信一笑,燕达朗瞬间开怀大笑,拍了拍霜彦的肩膀道:“洛统领刚刚送来了密信,‘火炮’已秘密运到城外营里,这下我们就万无一失了,哈哈……”

霜彦一听又惊又喜道:“原来燕皇子还有后招啊!哈哈……这下就真的是万无一失了,哈哈……”

万无一失?呵,可笑,童『阳』和傅玑同时勾起一个讥讽笑容。

与此同时,楚苑云玄天的的房间里,刚商议完正事,云玄天便起身准备往外走去,却被拦住了。

“太子,明天还有大事要做,请早点休息,就不要再出去了。”一个留着长胡子的中年男子站在云玄天的前面道,『精』烁的眼眸迸发的光芒表示他必是个高阶高手。

“师傅,我有要事,必须要出去,你放心,我自有分寸,绝不会坏了大事。”云玄天说着,便越过他师傅秦绍向外走去。

“太子是要去见龙麟三皇子?”虽是疑问,却是肯定的语气,秦绍的语气中带着不满。

“我……不是……”云玄天停住了脚步,犹豫着不知该怎么答。

“太子,你当真以为为师看不出来吗?你知道此次的聚会不太平,所以今『日』你故意在人前说出那种的话,间接地告诉各『国』,谁动了她,谁就是你的敌人,就是与楚云『国』过不去。”秦绍摇了摇头,语气不免加重道:“太子,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你不仅不应该保护她,甚至该挑拔其他『国』家杀了她,这样既可打击龙麟皇,又能坐收渔人之利,可是你……算了,话已经说出去了,也收不回来了,换个角度想,也有一定有好『处』,只要她明天死在……”

云玄天一直沉默着,听到这句话,才出声打断秦绍的话道:“她不会死的。”说着不待秦绍再出声,便向外面走去。

秦绍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声,杀意渐起,他不会让任何人挡了太子的路的。

龙苑,倾狂的房间门前,云玄天和月钧枫同时到达。

“你来干什么?”云玄天语气不善地开口道,倾狂白天对月钧枫的维护,他心里还酸着呢!

“多年未见,钧枫自是来找倾狂皇子叙叙旧。”月钧枫温润地说道,似是并不在意云玄天的无礼。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让月太子白走一趟了,我家小狂儿今晚怕是没空叙旧了,月太子请回吧!”云玄天摆出请的手势,笑得暧昧地说道,意思很明显,今晚他的小狂儿有他陪着,不想见其他人,你快滚吧!

月钧枫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假装听不懂云玄天话中的意思,依旧笑得温和道:“有没有空,云太子如何知道,说不定,倾狂皇子很有空见我呢!”

‘噼里啪啦……’空气中的火『『药』』味越来越重,就在要‘爆炸’的时候,‘吱呀’一声,倾狂的房门打开了……

“小狂儿(倾狂皇子)……”两人均笑得十分悦『『色』』地叫道,却在看到开门之人时,脸一沉,一道明火,一道暗火直直地『射』向开门之人——叶影。

“你怎么在这?”云玄天很是不善地指着叶影质问道。

“我是三皇子的贴身侍卫。”尤其强调‘贴身’两字,听得房里的倾狂一阵好笑,影这答案答得妙啊!他是她的贴身侍卫在这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了。

“你……叶侍卫还真是尽责,这么晚了还呆在小狂儿的房间里‘保护’她。”云玄天一个气结,怪里怪气地斜睨着叶影道,话里带着很浓的酸味,只是侍卫的话,用得着三更半夜还呆在一起,哼,谁信啊!为什么小狂儿就这么风流呢?

酸,真酸,酸到房间里的倾狂都闻得到,月钧枫大概也被酸到了,对着叶影拱了拱手道:“叶侍卫,不知倾狂皇子是否睡下了?”

废话,她房间里还亮着,想也知道还没睡了,云玄天鄙夷地瞥了月钧枫一眼。

“未曾,两位太子有事?”叶影的语气未见得有多好,直挺挺地挡在门边问道,他实在很不待见他们,尤其是云玄天,老粘着老大。

“嗯,请叶侍卫通传一声。”点了点头,月钧枫还是这么有礼道。

“影,让他们进来。”叶影还未开口,房间里便传来倾狂略显慵散的声音,似是带着困意。

叶影往旁边一让开,云玄天便不客气地跨步走进去,月钧枫紧随其后。

两人来到内室,只见倾狂仅着着中衣,斜倚在『床』上,看样子是正准备就寝,那副慵散随意的『『迷』』胧样子,竟有种香艳的感觉,看得云玄天口干舌燥,暗想:难道我真的不正常,喜欢男人?不,不会,我堂堂的一『国』太子,怎么可能是断袖呢?可是,该死的,看到这样的她,竟然会心动不已,完了完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