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80 公然造反(2)

080

公然造反(2)

月钧枫温和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显得幽深,内心自然也是平静不了,只是善于自控的他表面看起来却并没有一丝不正常。

将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倾狂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问道“哈啊……找我有事?”今晚他们不应该急于布署吗?明天可有一声『硬』仗好打呢!会这么晚来找她,倒还真出乎她的意料,会有什么事呢?

“啊!”恍过神来,云玄天微红着脸,瞥开头去,不敢再看向她,稳了稳心神才道:“小狂儿难道忘了我今天说的话?”

“哦!不记得了,你今天说了那么多话,本皇子哪有空去记得你说什么话?”倾狂轻瞥了他一眼,耸了耸肩道,鬼才会相信他真的是来找她重温旧梦的。

“小狂儿,你别这么冷淡嘛!”对于倾狂的没好脸『『色』』,他早就习惯了,也免疫了,佯装一脸委屈道,却始终不敢正眼看向她。

白了他一眼,倾狂转向月钧枫笑道:“钧枫哥哥,你有什么事吗?”这态度啊!真是相差太大了,气得云玄天恨不是上前打掉她的笑脸,不过这一气,倒让他终于将正脸转向她了。

月钧枫笑得一如十年前那个温和的大哥哥一般,走近几步,带着歉意道:“本来是想来找倾狂皇子叙叙旧,却不想打扰到倾狂皇子就寝了,是钧枫哥哥想得不周到。”说着,衣袖一扬,一块闪着幽光的奇异小石头便出现在他的手里。

微眯的眼眸一睁,似是被他手中的奇石给吸引住,抬头看向月钧枫,只见他笑得宠溺地将奇石放在她手上,温润道:“这份礼物,希望倾狂皇子会喜欢。”

“好好玩的石头啊!可是钧枫哥哥为什么要送这么珍贵的礼物给我啊!”把玩着手中的奇石,倾狂顿感心神安宁,甚是舒服,然而这块奇石的效用却远不止如此。

见倾狂喜欢,月钧枫很是高兴道:“倾狂皇子喜欢就好,呵,今天你为钧枫哥哥出头,钧枫哥哥很是感『激』,这块‘定神石’并不是什么宝物,但它有安定心神的作用,你旅途劳累,晚上一定会睡不好,所以钧枫哥哥就给你送过来了。”

幽光一闪,稍纵即逝,倾狂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道:“谢谢钧枫哥哥,有了它,我晚上一定可以睡得很好的。”

话音刚落,一直被冷落在一边的云玄天不屑的冷哼一声:“不就一块破石头嘛,也值得来献宝。”接着走过去,将月钧枫给挤开,『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一块好似小木头的东东道:“小狂儿,这是我们楚云『国』有名的‘宁香’,是安神宁气的最佳法宝,可比那块破石头好多了,我这就去给你点上哦!”

倾狂没有阻止,只是眯着眼,看着他点燃‘宁香’,走到香炉旁,将‘宁香’放下香炉,瞬间,袅袅薄烟燃起,顿时一片温和的香气盈满整个房间,『荡』去了整身的疲惫,由身到心里都是一种无上的享受,让人不禁地想再吸上几口。

(QuanBeN5)com全本、网

“怎样?小狂儿,是不是觉得很好闻?”云玄天邀功似地凑到倾狂的面前道。

“还不错。”用力地吸上一口,倾狂笑着道,第一次对着云玄天有好脸『『色』』看,直把他乐得快要飞上天了,直是傻呼呼地笑着。

看着这样的云玄天,倾狂心头一动,心想,其实他也不是那么讨厌,还挺可『爱』的。

“哈啊!太舒服了,好想睡觉啊!”伸了伸懒腰,倾狂突而不停地打着哈欠,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眼皮直打架。

“倾狂皇子好好休息,钧枫哥哥就先回去了。”月钧枫宠溺地笑着说道,见倾狂的头整个直往下垂,想去扶着她睡下,云玄天却快了他一步。

“小狂儿,来,我扶你睡下。”云玄天一边轻声地说道,一边温柔地扶着倾狂的头让她躺下,扯过绵被轻柔地盖在她身上,一举一动都带着连他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柔『情』。

月钧枫深深地看着云玄天一眼,便将视线落在似是熟睡了的倾狂脸上,心里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

站起身来,云玄天带着无限柔『情』不舍地再看了倾狂一眼,转过头来,见月钧枫目不转睛地看着倾狂,不悦地轻哼了一声:“哼,月太子送小狂儿‘定神石’的原因真的只是如你说的那么简单?”

转回视线,月钧枫看向一旁的香炉道:“那云太子呢?钧枫想,我们的原因都是一样吧!”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云玄天轻笑了一下,道:“呵,她虽然名声不好,但是我还是……”顿了一下,看着月钧枫道:“呵,我们走吧!让小狂儿好好休息。”说着再看了倾狂一眼,便向外走去。

虽然她名声不好,但是还是让人忍不住想去保护她,月钧枫在心里接道,也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都不知道,在他们转身离开的瞬间,本该熟睡着的倾狂睁开一双『精』亮的眼眸,目送着他们离开了她的房间,这才翻身而起。

“老大,这是……”确定他们离开后,叶影走了进来,一下子就闻到盈绕满屋的宁神香气,顿感心神无比宁静,但却能敏感地觉察到这香气中有点不对劲,不禁走过去香炉旁。

“这是楚云『国』的‘宁香’,只是云玄天在里面加了点东西,一种能让我睡上一天一夜的『『迷』』香。”倾狂下了『床』,走到叶影身边,似笑非笑道,素手一扬,燃烧着的‘宁香’便熄了下去,空气中还盈『荡』着余香。

闻着那余香,倾狂不禁想起这么多年来跟云玄天的‘恩恩怨怨’,如果不是他有一双跟苏浩东相似的桃花眼,或许她不会一开始就看他不顺眼,两人也不会结下那么深的‘孽债’,细想起来,这么多年来,他除了让她扣上‘断袖’的恶名外,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甚至总是有意无意地暗中为她解决掉一些麻烦,他以为他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岂不知,在龙麟这几年,他的一举一动全都在她的监控之中,连他暗中与朝中的某人来往密切,她也清清楚楚。

“『『迷』』香?”叶影的眉头微皱,明天便是端午宴,他在这时候弄晕老大,是不想老大去参加端午宴?

“你想的不错,他是让我参加不了端午宴,不止是他,月钧枫也是,‘定神石’确实有定神作用,但是这块奇石被月钧枫动过手脚,足以让我沉睡上一天一夜,呵,想不到他们两人倒想到一块去了。”收回心思,倾狂轻笑一声道,摊开手中握着的‘定神石’,那奇石正闪着柔和的光芒,隐隐带着异光。

他们竟然用尽手段的地想保护她,保护她这个异『国』皇子,他们的敌人,呵,如果她没想错的话,他们还在暗中派人保护她,明天无论哪一『国』赢,都能保证她安全地离开元都,难道他们不知道,想要一统天下,龙麟『国』绝对是最强的对手,而她是她父皇的的软肋,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保护她对他们的『国』家来说都是百害而无一利吗?不,他们知道,但是他们还是做了,还是出手保护她。

云玄天会这样做,她并不意外,毕竟白天的时候,她已经清楚地感觉到他一心想保护她,然而月钧枫,算是最出乎她的意料的,北境的那一仗,无论他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甚少表明他那一方的势力有一统天下的野心,而且想拿龙麟『国』开刀,那么此次端午宴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然而他却一再地保护她。

“哎,这两人还真是让人伤脑筋呢!”抚了抚额头,倾狂轻笑着摇了摇头道,真是的,这不让她为难嘛!对谁她都可以狠辣无『情』,即使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但是,对于真心关心她的人,即使是毫无关系的,她也是无论如何都下不了狠手,然而,彼此间的身份,又注定了,终有一天,他们会刀剑相向,血战沙场,头疼啊头疼!

羿『日』,各『国』皇子王爷再聚天元正殿,一如十年前,却又有所不同,一则,各『国』坐位有变,天元皇帝元天海自是依旧坐在正中龙椅上,旁边坐着元启太子,左席首位本是龙麟『国』的位置,如今却被燕达朗给占了,而再下去便是韩霜『国』霜彦,凤尧『国』的凤梓月,右席首位是倾狂,接下去是楚云『国』的云玄天,再就是齐月『国』月钧枫,童『阳』、傅玑分别坐在燕达朗的霜彦的身后,天元皇朝的王公大臣坐在末席,各『国』皇子王爷身后依旧都立着十名贴身侍卫,人人佩刀,二则嘛!那便是倾狂竟然确缺席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