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82 名震天下(2)

082

名震天下(2)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除了燕雨、韩霜,均为之『『色』』变,他们大多是只闻其名,未见其物,却也足以让他们大惊失『『色』』。

“任你们再厉害,都敌不过我的火炮。”燕达朗咧嘴一笑,『阴』狠的目光直『射』着元天海道:“刚刚那一声爆炸炸的就是你们北城城门,如果不想本皇子拿着火炮轰了这皇宫的话,立即『交』出‘传『国』『玉』玺’。”如果不是为了传『国』『玉』玺,他也不用在这跟他们废话了,可是如果他再惹『『毛』』他的话,那就别怪他连话都懒得说了。

“这这……朕朕……”元天海万分恐惧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敢『交』出『玉』玺吗?他是昏庸,但不是笨蛋,一旦『交』出了『玉』玺,不止是他,整个元氏皇族怕是立即从这个世上消失,没有了利用价值,其他各『国』也一定放任他们自生『处』灭,但是不『交』出『玉』玺的话,这火炮轰皇宫……

见他犹豫,燕达朗不耐烦了,大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本皇子杀,今『日』殿上所有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过。”哼,等杀了他们,再去找『玉』玺也不迟,他就不信将整个皇宫都翻过来会找不到那方『玉』玺。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云玄天冷哼一声,声音未落,人已先动,直『逼』燕达朗,擒贼先擒王,只要制住燕达朗,就不用怕火炮了,或许他还有胜算。

然而燕达朗武功虽不高,但他身边暗藏的却全是高手,想来是已然出动燕皇室的绝顶高手了,云玄天剑气未到,便被一股气流挡住,两个已上了年纪的高手护在燕达朗身前,衣袖一舞便带动一股强劲之气,直袭过去。

云玄天一惊,忙运气抵挡却依旧抵不过这双重劲气,执剑护『胸』,足下一点,直直向后滑出数米远才停了下来。

“六阶高手。”凤梓月剑已出鞘,冷冷地锁住那两人,对一旁的月钧枫道:“月太子,现在该是齐手合作的时候了。”现在不管他们各『国』原先打的是什么主意,都必须先放下间隙,同心协力共同对付燕达朗,否则别说他们想坐收渔人之利了,就是活着离开元都都是个问题。

“嗯。”点了点头,两人同时出手,以迅霜不及掩耳之势直攻向那两个高手,月钧枫自是也知道这个道理。

‘叮噔……’四股强劲的气流相撞,在正殿中发出了剌耳的声音,四人均都是六阶高手,一时倒也打得难解难分。

那边,楚云、齐月、凤尧三『国』高手见主子一动,立即也飞身攻向燕雨高手,正殿中一时便也混战了起来,刀光剑影,血影翻飞,四『国』高手均三、四、五阶高手,在力量上都差不多,然而在人数上,三『国』合起来至少有一两百人,而燕雨却只有数十人,自是不敌,但双方『交』手没多久,又出现一批高手,原是韩霜『国』的百名高手,这下势均力敌的两方便更是打斗『激』烈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天元皇帝父子被云玄天护着,暂时还能幸免于难,只除了身上多了几个口子而已,两人早已吓得连站都站不稳了,直接瘫在地上。

而天元的百官早已被杀了差不多,没死的也在这两方的『激』战中被飞来飞去的剑气劲气给震得七孔流血而死,富丽堂皇,庄严恢宏的天元正殿被毁得差不多了,『情』况远比十年前要惨烈得多。

霜彦武功不高,一直靠着身边的绝顶高手护着,躲到一旁去,在这种混战的时刻,没有人注意到童『阳』和傅玑无声地离开。

“父皇,父皇……啊……”正殿门口,元华怀抱着一盒东西满脸血迹地跑了进来,却被正殿之上的混战给吓得惊喊一声,直接跌倒在门口,脸『『色』』白得毫无血『『色』』,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血光狂飙,脑中涌现的是一批身着燕雨服饰的高手突然闯进后宫,见人就杀的『情』景,在那场血腥屠杀中,他的母后,兄弟姐妹,一个一个地倒下,带着绝望的惊恐倒下。

“『玉』玺?”霜彦眼尖地看到殿门口的元华,贪婪的目光紧盯着他怀中所抱的锦盒,惊呼一声,这一声,自是让打斗中的众人听得清楚,全都分神地将目光投向殿门口。

云玄天一个分神,让燕雨高手寻个了空隙,一剑劈过去,虽然及时避开了这一剑,但是却将护在身后的元天海父子暴『露』出来,没了云玄天的保护,那父子俩人便成了砧上『肉』,任人宰割。

燕达朗手执大刀往下一劈,直接一刀砍在了元启身上,结束了这个荒唐太子的一生,再一拔,劈向元天海,同时冲着殿门口大吼一声:“杀了那小子,把『玉』玺给本皇子夺过来。”说着,便要冲过去,却移不动双脚,却原来被只剩一口气的元天海抱住了脚。

“华儿,华儿快逃,带着『玉』玺快逃……”紧抱着燕达朗的双脚,元天海冲着呆滞住的元华拼着最后一口气大喊,这或许是他一生中做的最勇敢也最像个男人的一件事了,他想保住他们元氏最后一点血脉。

“该死的。”燕达朗气吼一声,高高地举起大刀劈在元天海的后背上,顿时血涌如柱,喷得他满脸血红,天元皇帝在这一刀下结束了他的帝王人生。

“父皇……父皇……”那腥红的鲜血深深地刺痛了元华的眼睛,悲痛『欲』绝地大声哭喊着,仇恨地盯着燕达朗一眼,便挣扎着向外跑去。

“妈的,给本皇子追。”燕达朗一脚踹开还死死抱着他的元天海,追了出去。

大殿中剩下的燕雨、韩霜两『国』的高手也不再恋战,飞身便往殿外追了出去。

‘传『国』『玉』玺’出现,云玄天等人也不会再理会什么天元帝,立即带领余下的高手追了出去。

刚刚还混战成一团的天元正殿立即陷入了死寂,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地上堆积如山的尸『体』触目惊心,有天元君臣,有各『国』高手的。

天元皇宫火光映天,到『处』都是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元华抱着锦盒拼命地往前跑,往前跑,顾不得去看那随『处』可见的天元禁卫的尸『体』,顾不得去听那嘶杀声,顾不得去听那后面纷『乱』的脚步声,他只知道他要逃,要逃……

“元华皇子,这里要跑去哪?”蓦然,一个『阴』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就像一道闷雷一般炸得他脚下一软,直直地跌倒下去。

抬头看过去,只见前方十步开外,站着一个半白着头发,身着一身道袍的老者,正『阴』笑得看着他,身后站着黑压压的卫队兵,个个手持长『枪』。

“哈哈,看你往哪里跑?”身后追上来的燕达朗得意地大笑着,两『国』高手立即将无华给团团围住。

元华带着仇恨而恐惧的目光不停地向后挪去,却退无可退,眼见燕达朗一刀劈了下来,绝望地闭上眼睛,突然感觉身子一轻,好像飞了起来,颤颤地睁开眼,却见自己被凤尧『国』王爷扶着,身边还站着楚云、齐月两『国』太子,原来刚刚自己是被凤王爷救了,顿时心中放下了不少。

眼见到嘴的鸭子飞了,燕达朗气愤不已,持着大刀直指着凤梓月:“臭娘们,又来多事。”

凤梓月凤眸一眯『射』出凌厉的光芒,她最恨的就是其他各『国』看不起她们是『女』子,即使是同样的一『国』王爷,他们总会认为自己比他矮一截,就因为凤尧『国』是『女』尊『国』。

双方再次形成对峙的局面,但明显的,燕雨、韩霜两『国』在气势上远远压住了楚云三『国』。

经刚刚一战,楚云、齐月、凤尧三『国』所剩高手不过一百,而且几乎都受了伤,虽然燕雨、韩霜两『国』也差不多,但是他们身后此时还站着至少不下千人的『精』兵卫队,而且还有那个『阴』侧的道人,双方的实力对比可见一斑。

看着燕达朗身后那整齐划一的卫队兵,云玄天三人瞳孔一缩,他们知道那是本该留守在驿馆的卫队,然而令他们震惊的不是两『国』的卫队兵会出现在这里,而是,他们自己本『国』留守在驿馆的卫队兵竟然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出现。

其实他们三『国』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早已得知燕韩两『国』会在端午宴上动手的他们,暗中布署了兵力,待得燕达朗杀了天元帝,灭了元氏一族,他们再以勤王之名拿下燕达朗和霜彦,名正言顺地占领元都,所以留在驿馆的卫兵会在约定的时辰与暗『处』的高手配合,出其不意地制住其他各『国』的卫兵,再来皇宫与他们会合,而留守在城外的卫兵也会同时攻打燕韩两『国』的营地。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