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83 名震天下(3)

083

名震天下(3)

只是没想到,燕达朗会偷运来火炮,如今看来,他们留守在驿馆的卫兵怕是凶多吉少了,燕达朗,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计谋?

“嘿嘿,三位不用想着你们留在驿馆的卫兵会来了,本『国』师早已送他们去『阴』曹地府了,哈哈……”『阴』侧侧的道人双手负后,『阴』险大笑道。

“韩霜『国』师孙正。”月钧枫戒备地盯着那道人道,韩霜『国』算是六『国』中最弱的『国』家,但是他们『国』的『国』师却是闻名已久的高手,听说已是八阶高手,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威喝住各『国』,毕竟在他们看来,八阶高手已少有的高手了,至少这里没有一个能打得过他。

“齐月太子,哼,不错啊!年纪轻轻便是六阶高手,是块好料子,可惜,你错就错在不该坑害我韩霜『国』,今『日』,本『国』师第一个要的,便是你的命……”孙正话音刚落,顿时狂风大起,混合着血腥味的狂风吹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狂风中,孙正瞬间便移至月钧枫身边,枯手化掌为爪抓了过去,月钧枫下意识一侧,却还是来不及,肩膀被抓住,清晰地听到骨头断碎的声音,而且竟还运不了真气护身,只能眼见着自己被甩了出去。

半空中却被人托住,原来竟是云玄天,但那道劲力太猛了,两人根本就挡不住,最终是齐齐撞到宫墙之上,再摔下地,猛地向前喷出了一鲜血,倒地不起。

“喂,不……不用看我,会出手救你,那是出于本能反应。”见月钧枫带着奇怪地眼神看着他,云玄天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地,瞥开眼去道,其实他自己也很郁闷会为什么会出手救他,想了一会,最终得到一个他很不愿意承认的答案,那就是他不想让小狂儿伤心。

“哼……”孙正冷哼一声,再次向两人攻了过去。

“喝……”凤梓月大喝一声,持剑挡在两人面前,与孙正对战起来,她一动,身后的三『国』高手也一同动起来,飞身护住自己的主子,燕、韩两『国』的高手也一起加入的战斗。

不一会儿,“啊!……”凤梓月惨叫了一声,倒在云玄天两人的旁边,压制不住气血翻涌,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她虽已进入六阶行列,但又岂是孙正的对手。

孙正一打倒凤梓月便纵身一跃,道袍一挥,无数劲气『射』向楚云三『国』高手,一时惨叫连连,已是一人不剩。

云玄天、月钧枫、凤梓月半坐在地上,捂着『胸』口,扫了一眼横躺满地的尸『体』,还有旁边瑟瑟发抖的元华,不禁心生绝望,难道今『日』的便是他们的死期。

“孙『国』师,让本皇子亲自来手刃仇人。”燕达朗伸手拦住想上前结束三人『『性』』命的孙正,笑得狰狞道,随后便走到月钧枫身前,愤恨道:“月钧枫,当初你设计坑害我们两『国』,害得本皇子毁容的时候,一定没想过,会有死在我燕达朗?”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月钧枫皱着皱眉,他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当初三『国』联盟攻打龙麟失利,他们齐月『国』也是全军覆没,为什么燕韩两『国』口口声声说他设计了他们,还有紫堂主的死,派往龙麟的风鸣暗兵无一生还,这一切都显得诡异,暗中必有高人都『『操』』纵着整件事,然而却连‘他’也查不出那人是谁。

“去死吧!”高高地举起大刀往下一劈,却猛得觉得手上一疼,大刀竟『脱』手而去,捂着发疼的手,燕达朗大吼一声:“是谁?”

所有人都奇怪地抬头往四周看过去,毕竟高手出现都会从高『处』而降,然后这一次他们想错了。

蓦地一声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马蹄声响起:“喝,是你狂爷爷来也。”

众人错愕地抬头望过去,只见从宫门『处』的方向,一匹高大的俊马一颠一颠地向他们跑来,而马上……呃,是依旧一身白『『色』』锦衣的倾狂皇子,那左摇右晃,随时就要跌下来的样子,看得云玄天等人心惊『肉』跳,身后跟着似是喝醉了的龙麟卫兵,全都勾肩搭背地摇摇晃晃地随着倾狂走过来。

该死的,她不是应该被送出元都吗?怎么会来了?云玄天与月钧枫相视一眼,眼眸中同时涌起了疑『惑』和不安,他们最终还是保护不了她么?

“本皇子只不过睡一觉,你们这又开始扛上了,也不知道通知下本皇子,太不够意思了,幸好本皇子及时醒过来,还赶得上。”以最狼狈的姿势滑下高头大马,倾狂边抚了抚后腰,边不满道,似是没看见满地堆积的尸『体』。

“小狂儿,谁让你来的,快走,赶紧走。”云玄天青筋暴出,大吼道,牵动了心脉,又再次喷出了一大口血,但他却浑然不在意,转向立在倾狂身边的叶影,再次大吼:“叶侍卫,快带你家皇子离开这里。”

然而叶影却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完全没有动一下的意思,直把云玄天给气得七窍生烟,小狂儿不懂事,难道他这个高手侍卫会看不清眼前的『处』境有多危险。

“哼,既然来了,就别想再离开。”燕达朗冷哼一声,轻蔑地瞥了倾狂一眼,却见她手中拿着类似于弹弓的玩意,知道刚刚那一下是她打的,怒笑一声:“莫倾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那本皇子就只有成全你了。”

“燕达朗,你敢碰她一下,本太子不会放过你的。”向前爬过去两步,云玄天喘着粗气喊道,可惜没半点威慑力。

“喂,死狐狸,你怎么这么没用,被打得这么惨啊!”倾狂一拐一拐地走到云玄天的身边,微蹲下身,拍着他的肩膀很是同『情』地说道,随后拍了拍『胸』脯自信地笑道:“你也不用担心,凭燕达朗那头狗熊,还有那个『阴』『阳』老头,怎么可能打得过本皇子,论打架,本皇子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随着倾狂一手拍在他肩上,云玄天只觉得周身一畅,一股温和的气流缓缓地流入他的『体』内,一时大惊,不可置信地看向倾狂,随后又暗自摇了摇头,这、这怎么可能呢!但是……

“倾狂皇子,这不是在打架。”

“不是打架?”倾狂眼眸一转,扫过地上的尸『体』,恍然道:“哦,是在杀人啊?”语气带着点点笑意,可惜此时竟没有人听得出她话语中的兴奋。

站了起来,倾狂在云玄天和月钧枫的惊忧声中,走至燕达朗等人的面前,『摸』了『摸』下巴道:“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

“是又如何,莫倾狂,马上你就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了,哈哈哈……看刀……”燕达朗大笑着朝离他不过五步远的倾狂砍了过去。

‘噔……’燕达朗手中的大刀再次应声而断,整个人被震得直往后跌过去,幸得被他身后的那两个高手护住,饶是如此,嘴角边也逸出了鲜血。

只见叶影一手按着腰间的宝剑立在倾狂的面前,却没有看着燕达朗,而是紧盯着那个『阴』里『阴』气的孙正,他感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邪气息。

孙正也感受到从叶影身上散发出来的野兽般的气息,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兴奋,身子一动,便一掌朝叶影打了过去,强劲的气流直『逼』而来,叶影却只是轻轻抬手一挡,便将这个刚刚力挫几个六阶高手的八阶高手给震开了去。

‘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孙正半膝跪地,一手捂着『胸』口,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影,怎么可能,从他的气息来看,也不过是五、六阶而已,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把他给震飞了。

在场所有人也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一个六阶不到的高手把一个八阶高手一掌震飞了?

“倾狂皇子,倾狂皇子……”一直缩在一边发抖元华,手脚并用地爬到倾狂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指着燕达朗他们愤恨道:“倾狂皇子,燕达朗和霜彦他们公然造反,杀了我父皇父兄,血洗皇宫,还想夺玺,你,你要为我天元皇室报仇,杀了这些叛贼啊。”

这元华确实比他的父兄聪明,一见到叶影这么厉害,立即就找上了这个他看不起的‘龙麟三皇子’了,众人不禁心想道。

“燕狗熊,还记得本皇子昨天说过的话吗?”瞥了拉着他衣角的元华一眼,倾狂笑得邪恶对燕达朗等人道:“本皇子说过,下次你们再欺负人,本皇子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想不到只不过过了一晚,你就又再次‘欺负’人,而且还变本加厉地做下这天理不容的恶事,嗯,看来本皇子是不能再姑息你们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