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84 名震天下(4)

084

名震天下(4)

“燕狗熊,还记得本皇子昨天说过的话吗?”瞥了拉着她衣角的元华一眼,倾狂笑得邪恶对燕达朗等人道:“本皇子说过,下次你们再欺负人,本皇子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想不到只不过过了一晚,你就又再次‘欺负’人,而且还变本加厉地做下这天理不容的恶事,嗯,看来本皇子是不能再姑息你们了……”

“莫倾狂,你敢骂本皇子是狗熊,哼,好,本皇子倒要让看看,你有何本事,说出这种大话?”燕达朗一手抹掉嘴角边的血迹,一手指着倾狂冷哼道,却因忌惮叶影而不敢上前,只敢躲在护着他的两个高手身后,大发皇子神威。

『摸』了『摸』下巴,倾狂状似很认真地边想边道:“我有何本事啊?嗯,太多了,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你有这个闲功夫听,本皇子还没有那个美『国』时间说呢!不如……”抬起头,扫向那一排排整齐的卫队兵,笑道:“不如先让你见识见识,本皇子是如何用一根手指头打败你们这些所谓的『精』兵,如何?”

“哈哈……”倾狂话音刚落,现场便暴发出阵阵大笑着,笑得最夸张的当属燕达朗,而那些卫队兵也是捧腹大笑,非常不屑地看着倾狂,一根手指头就要打败他们,笑话,是他们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搞定她。

“哈哈,哎呀,笑死我了,莫倾狂,说大话,小心会闪了舌头。”霜彦笑得整个人趴在护着他的韩霜高手身上,指着身后的卫兵道:“别说这么多人,就是一个人,都能轻易地把你这个草包给咔嚓掉,还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们打败,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

“呀,老白脸,你丫的,敢说我家皇子是草包呢?”一直醉熏熏的绿柳营营长杜伦,摇摇晃晃地指着霜彦质问道。

这个称呼还真挺有才的,人家是小白脸,他年纪大,自是老白脸了,倾狂暗笑一声。

“哈……老白脸?哼,一群酒鬼,到一边去等死去吧!等我们收拾了你们的草包主子,再来送你们这群废物上西天。”笑声一滞,霜彦脸红一阵白一阵,衣袖一甩,不屑地冷哼道。

“酒鬼?废物?你丫个老白脸啊!有种就来单挑,看谁是废物?”杜伦一手甩掉手里拿着的酒瓶,冲着霜彦喊道,身后跟着数百名‘绿柳营’士兵也一副醉熏熏的样子,挽袖的挽袖,摔酒瓶的摔酒瓶,看样子活像是一群流氓在耍酒疯。

“胡闹。”数百名酒鬼耍酒疯,那场面还是有点恐怖的,霜彦不禁后退的一步,哼了一声道。

“我看你这老白脸是不敢吧!哼,孬种。”杜伦不屑地一声轻哼,醉眼朦胧的眼眸不着痕迹地闪过一丝『精』光。

“你……”霜彦气得胡须『乱』颤,一旁已调整过气息的孙正这时站了起来,对燕达朗和霜彦道:“燕皇子,王爷,不要再跟他们胡搅蛮缠了,动手吧!”眼眸轻瞥过叶影,他的心里很不安,从这个龙麟侍卫将他震飞,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便涌了上来,他绝不相信,一个六阶的高手可以将他震飞,这一切太过诡异了。

QUAbEn5.COm【全本5】

点了点头,霜彦看向燕达朗,随后便冲着那千名卫队后一摆手,咬了咬牙道:“把他们全给杀了,一个不留。”

“小狂儿(倾狂皇子)……”云玄天、月钧枫着急地大喊一声,拼尽仅余的真气,正要挣扎着起来,却蓦然停住了。

“等等……”那千名队卫兵刚一动,倾狂便伸出手,做了个等等的手势,清脆的声音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很奇怪,在这种时候,那群卫队兵竟还真听她的话,停了下来,其实连他们也觉得奇怪,明明想冲杀过去的,可是当那声‘等等’传入耳中的时候,他们竟就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向她,云玄天和月钧枫保持着半起身的动作,脸上犹带着紧张,凤梓月捂着『胸』口,紧蹙着眉头,都在想着,她要做什么?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倾狂『『奸』』『『奸』』地笑着,微蹲下身来,一手扯过元华的衣领道:“元华皇子,本皇子虽然正义,遇到这种不平事,当然要拔刀相助,教训教训他们,但是,现在看起来是要用命来拼的,本皇子和这么多兄弟的命都很珍贵,不能白白用来拼是吧?”

元华一愣,随后看着倾狂笑着那么不怀好意,瞬间顿悟,暗骂一声:好个『『奸』』诈的莫倾狂,她真的是个草包吗?但是目前来说,有什么办法,她算是他最后的一点希望了,看了一眼按剑立在旁边的叶影,咬了咬牙点头道:“只要莫皇子能为天元皇室报仇,除此等逆贼,元华……元华便将这块‘传『国』『玉』玺’送与莫皇子。”说着,便将一直紧抱在怀中的锦盒伸到倾狂面前。

倾狂伸出纤纤『玉』指,一手挑开锦盒盖,顿时,冲天的五『『色』』光芒从锦盒中『射』出,却丝毫不显刺眼,很是柔和的光芒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其中,一看,便知是千古难寻的宝物。

眼见那四『射』的光芒,燕达朗等人目『露』贪婪,皆蠢蠢『欲』动,却被倾狂淡淡的眼神一扫过来,突而一个『激』灵,竟不自觉地站定脚步,甚感郁闷,明明是那么无害的,怎么他们就跨不出脚步啊!

云玄天、月钧枫和凤梓月目光也变得很是幽深起来,虽不至如燕达朗等人的贪婪,却也有着一种要势在必得之势,然而此时他们连自保都成问题,何谈来的去夺宝,不仅暗恨自己太过大意,否则这方『玉』玺便就是囊中物了。

转回目光,倾狂伸手将那方『玉』玺拿出来,顿感浑身一震,丹田之上,一股柔和的真气缓缓地流动起来,暗赞一声:果真不愧为千古流传的传『国』『玉』玺,好一块玄『阴』『玉』,哈哈……

五彩光流动之后,突而慢慢地暗了下去,倾狂内心欢喜,表面却瞥了瞥嘴道:“不就是块会发光的『玉』石吗?本皇子多的是,为了它去拼命,太不值了吧!”

不就是块会发光的『玉』石?众人因她这句不屑的话,差点吓掉了下巴,‘草包皇子’就是‘草包皇子’,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各『国』争抢不休的‘传『国』『玉』玺’到了她那里就变成了只是块会发光的『玉』石。

“不不……”怕倾狂甩手不理,元华急忙说道:“倾狂皇子有所不知,这方‘传『国』『玉』玺’是从千万年一统凤天大陆的凤天在建朝之初,亲自遍寻天下而寻来的上古奇『玉』——玄『阴』『玉』所制的,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皇权,上刻有‘受命于天’四个大字,谁拥有的‘传『国』『玉』玺’,谁便是受命于天的天下之主,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必须拥有这方‘传『国』『玉』玺’才算是名正言顺的天下之主。”

倾狂一边听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玉』玺’,只见这方『玉』玺上下左右都是大约四寸左右,上方镂空雕刻着两条『玉』龙『交』首,下方翻过来,用篆文书写着‘受命于天’四个大字,他说的这些,她自是清楚了,否则各『国』何必争得个你死我活。

待他说完,倾狂一脸惊讶道:“呀,这么珍贵,这么说,那还是还给你吧!不然天下人会说本皇子趁火打劫,抢了你的宝物的,到时所有人都来找我算帐,那怎么办?不要不要……”说着,把‘传『国』『玉』玺’『硬』塞还元华,一副不敢收受的样子。

“不会的不会的,倾狂皇子,如今,元皇室单只剩元华这一脉,元华便是天元之主,现,元华亲手将‘传『国』『玉』玺’赠与倾狂皇子,愿奉龙麟『国』为主,天下人谁也不敢说什么。”元华赶紧将‘传『国』『玉』玺’推给倾狂,甚至带着丝恳求道:“倾狂皇子,请一定要收下啊!”

“这……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本皇子就免为其难地收下了。”倾狂一脸心不甘『情』愿地收下『玉』玺。

叶影和暗『处』中的童『阳』、傅玑等人却暗暗流汗:如果这个元华等下知道这一切都是老大(圣尊)设计的,绝对会气得立即去见他老爹。

这一幕,看得其他各『国』的人几『欲』吐血,什么嘛!他们抢死抢活的‘传『国』『玉』玺’,她、她竟然还在那推来推去,还免为其难地收下,不是吧!这,这三两下的,她莫倾狂就成了‘传『国』『玉』玺’名正言顺的主子了?而且还奉龙麟『国』为主,天元皇朝虽只剩元华一个皇子,但正如他所说的,他便是天元之主,如此一来,龙麟『国』可就从名义上的诸候『国』一跃成为名符其实的天下之主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