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85 名震天下(5)

085

名震天下(5)

云玄天默默地看着倾狂,心中觉得甚是奇异,无论是燕韩两『国』公然造反夺玺也好,还是他们以勤王之名,最终以天元皇室无人而占有『玉』玺也好,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给天下人落下话柄,其他各『国』随时也可以找借口,以正义之名再来夺玺,但是,如今,却是元华当着各『国』的面亲口将『玉』玺赠于小狂儿,那便是再名正言顺不过了,天下人谁也说不得,看似天降陷饼,实则却像是小狂儿在引导着这一切,可是,小狂儿会有那样的心思?不,不可能啊!

月钧枫看着倾狂的目光也显得奇怪起来,凤梓月虽也觉得奇怪,但不免也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何况……看向已经不耐烦的燕达朗等人,她不认为,仅凭那群酒鬼,还有只是个六阶高手的侍卫,她一个‘草包皇子’就能扭转乾坤。

“说完了没有?”燕达朗早已不耐烦了,轻视地瞥着半趴在倾狂面前的元华,冷哼道:“哼,元华,你还真是病急『乱』投医呢!真的指望这个‘草包皇子’能救你,能为你们元氏报仇,笑话,将『玉』玺送给她,还不如送给本皇子,说不定本皇子还能饶你一命呢!真是愚蠢。”

他根本就不介意『玉』玺现在的主人是谁,反正到最后,都是他的。

“是吗?”一声带着深深笑意的声音响起,像是在所有人脑袋中炸下一个闷雷般,不禁心颤不已,寻着声音望去,只见手捧『玉』玺的倾狂慢慢地站起来,在『玉』玺的柔和光芒映『射』下,竟带出一种让人心惊的王者之气,仿若她天生便是这『玉』玺的主人。

“小狂儿……”云玄天不禁喃喃地叫出声,眼带『『迷』』茫的看着恍然间高大了许多的倾狂,明明是还是那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他却觉得无比陌生,好似他从来未曾认识她一般。

月钧枫温润的眼眸瞬间涌起了波涛,脑中似有什么一闪而过,却快得让他抓不住。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她,只见倾狂跨前一步,挺身直立于天地之间,洁白衣袖一挥,举起手中的『玉』玺,扬唇浅笑,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霸气油然而生,清脆而令人不容忽视的声音从她的口中逸出:“天元皇室不幸,遭此劫难,燕韩叛『乱』,祸加帝尊,妄图夺玺,今,本皇子接此天命『玉』玺,誓要为天元皇室诛此叛贼,尔等逆贼,还不速速待死。”

静,针落无声般的死静,恍若天地间,唯有那轻风吹拂下,墨发飞扬,恣意狂肆的王者,那声宣天之命的讨贼之言如天降惊雷般,震得所有人心神具颤。

这,这是那‘浪『荡』草包’皇子?开什么玩笑,如此气势,饶是各『国』君王都难以比得上。

所有人不由得由呆呆的表『情』上升为瞠目结舌,抽风似的手脚『乱』颤。

叶影一直落在她身上的狂热眼神带着无尽的兴奋,暗『处』中的童『阳』、傅玑面『露』嚣张得意,带着无比『激』动的崇拜:老大(圣尊)的绝世风采,终于不用再隐瞒了,从今以后,天下间,谁还敢看不起我家老大(圣尊),让你们见识见识,何谓天纵奇才!

QUAbEn5.COm,【全‘本’网。COM】

连‘醉意朦胧’的龙麟士兵都眼『露』无比崇敬的炽热光芒,只是,这时,谁也没注意到他们,自也没看到他们的‘不正常’。

“好一个霸气天成的王者。”凤梓月不禁喃喃地开口道,她绒马一生,从未为谁的气势所压倒,不管是各『国』君王亦或是久战沙场的名将,但是今『日』,连她都不得不折服于眼前这一个凛立于天地间的王者。

凤梓月这一声告赞叹道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声。

“王者?笑话,不就说了几句像样的话吗?就凭她莫倾狂‘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浪『荡』草包样,王八倒是真的。”燕达朗不屑地轻哼一声。

“呵,燕皇子此话说得在理,想是因‘传『国』『玉』玺’的缘故,才会让大家产生这等错觉,‘草包浪『荡』皇子’就是‘草包浪『荡』皇子’,再怎么变,都不会变成惊世的王者,还想让我们速速待死,真是天大的笑话。”霜彦也出声咐和着道。

一时间,大家纷纷在同意这等说法,毕竟龙麟三皇子的形象早已深埋人心,她为了三十个美『女』而命柳剑穹退兵,才以至今『日』燕韩两『国』的坐大一事,可是世人皆知啊!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天生的王者,而‘传『国』『玉』玺’是上古宝物,历传无数英伟帝王之手,必是带有王者之气,想来,他们刚刚会觉得她霸气天成,必是受了那‘传『国』『玉』玺’的影响。

唯有叶影等人不屑地暗哼一声:蠢货,我家老大(圣尊)的盖世风采又岂止如此,等一下莫要被吓死才好,哼。

放下举起的手,将『玉』玺放入锦盒,倾狂气势一收,只如平常一般轻笑道:“燕狗熊,老白脸,既然你们这么看不起本皇子能将尔等诛杀,为天元皇室报仇的话,那么,咱们就来玩一场如何?”那样子,与平常甚无两样,好似刚刚的‘王者之气’,真的只是因『玉』玺而产生的错觉。

果然是这样,众人不禁更加深信。

“玩?哈哈,本皇子倒想看看,你想怎么玩,说吧!”在他看来,不管她要做什么,都是在做垂死挣扎,既然她想在临死之前,给他来点乐趣,他何乐而不为呢!

“燕皇子……”孙正蹙了蹙眉,想出口阻止,他有一种感觉,一种他们已是砧上『肉』的无力感觉,而给他这种感觉的,正是这位看似无害的‘倾狂皇子’,刚刚那样的一幕真的只是因为『玉』玺?以高阶武者的敏锐感觉,他刚刚还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的凛冽之气远比她身边的那侍卫高出许多许多,那绝非‘『玉』玺’之故,可是一瞬间,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他心中的不安之感渐深。

“不用说,本皇子倒想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燕达朗打断了孙正要出口的话,摆了摆手道,自大的他一点也没察觉到死神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了。

“当然是好花样了,呵,你们不是看不起本皇子的这群兄弟吗?那么好,本皇子就让他们与你们这一千的『精』兵来场生死决斗,不将对方斩尽杀绝,不许停。”倾狂一眼扫过已是按捺不住的‘兄弟’,想了一下又道:“哪一方输的,他们的主子就把双手留下,如何?”

“好,本皇子跟你玩,哈哈……本来本皇子还想让你留个全尸,但既然你自个儿送上门来,那本皇子就不客气了,哈哈……”燕达朗拍掌大笑,直盯着倾狂的两只胳膊瞧,凭她那几百个‘酒鬼兄弟’就像打得过他的一千『精』兵,真是笑话。

“小狂儿(倾狂皇子),不要……”云玄天和月钧枫同时出声惊呼道,这哪叫玩啊,这分明就是自寻死路嘛,他们可不敢想像,她双手被砍时的样子,无论她刚刚是真的受『玉』玺的影响,还是……但,看那群连站都不站稳的龙麟卫兵,结果怎样,根本就不用说嘛!

“狐狸,钧枫哥哥,你们放心吧!好好看看,本皇子是怎么帮你们报仇的。”倾狂转过头去看着他们,勾唇轻笑道,深邃的瞳眸中闪过张狂的自信,让人不得不信服。

转过头,凌厉的眼眸一扫,向来无害的俊脸上尽是毫无掩饰的嗜杀戾气,勾唇邪肆一笑,伸出一指,指向那燕韩卫队,朗声道:“给本皇子杀,杀……”就让你们看看,本皇子怎么用‘一根手指头’杀了这千名卫兵。

瞬间,令人错愕的事『情』便发生了,随着倾狂‘杀’声一落,原本还醉熏熏站立不稳的龙麟卫兵像受了什么『激』动般,纷纷眼『露』『精』烁的亮光,抽出腰间类似于九节鞭的兵器,如出闸的猛虎,朝那千名燕韩卫兵冲杀过去。

本来带着漫不经心的燕韩卫兵一时竟反应不过来,直至阵阵耀眼刀芒闪过,站于前排的同伙纷纷倒下时,才反应过来,连忙举起长『枪』与之撕杀,但是他们没想到,被称为龙麟之耻的‘绿柳营’会如此勇猛,而且手持的兵器如此奇怪,好似专门用来对付他们长『枪』一般,不仅碰不到他们,而且还总是让他们自相残杀。

燕达朗和霜彦不可置信地猛『揉』着眼睛,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最『精』锐的千名卫兵竟然被龙麟的废物卫兵给杀得溃败至此,这哪是决斗啊!分明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云玄天、月钧枫、凤梓月亦是不可置信,随后似是同时想到什么般,转过头去,看向双手负后,嘴噙浅浅笑意的倾狂,那浑身散发出的傲然自信的模样,分明就是从灵魂深『处』发出,又岂是受那『玉』玺的影响,又岂是他们平『日』气见的荒诞无能样,回想从她刚刚出现到如今事态发展至此,瞬间,脑中一个『激』灵,这才是真正的莫倾狂?虽则不若刚刚的霸气四『射』,却更令人心惊心颤,那是种不形外而形于内凌云之势。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