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87 名震天下(7)

087

名震天下(7)

“怎么……怎么回事?”燕达朗不禁后退了几步,喃喃地不可置信道,不可能,他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他的大炮,他的军队,为什么变成龙麟『国』的,为什么?

“燕……燕皇子……”洛统领一把扑在燕达朗身上,可看得清楚,他身上受了很多伤,也亏得他有真气护身,才能吊着一条命。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燕达朗的一把拽起洛统领,大吼道,显得无比狰狞。

“卑职……卑职依计划,于黎明之时与霜彦卫兵会合,然后挑选三队『精』兵去袭击楚云、齐月、凤尧三『国』,我则率大军带着火炮攻打元都北门,几乎没受到怎么阻挡,便顺利地开进北门,守城的天元将士竟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任我军宰杀,卑职虽觉得不对,但是也没多想,只是……只是……”洛统领边喘着粗气,边赤红着眼道,说到‘只是’两个字的时候,不禁带着愤恨而又惧怕地眼神看向已直立在倾狂面前的龙麟士兵。

“只是什么,说啊!”燕达朗又一次大吼,心中已涌上了深深的不安。

“只是没想到,当我军占领住元都,将元都的守城将士全杀光后,正想前来皇宫会合的时候,突然……突然冲出一队龙麟士兵,他们先故意麻痹我们,然后趁我们掉以轻心的时候,突而发难,对我们好一阵砍杀,还……还抢了火炮,用火炮来轰我们,所有的兄弟全都死了……”说到最后,已只剩下满脸的恐惧了。

‘轰……’一个惊雷狠狠地炸在燕达朗等人的脑袋上。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们,他们怎么懂得用火炮?”燕达朗直被炸焦了,不可能的,他们从未见过火炮,怎么可能会用,当初如果不是童『阳』把用火炮的方法教给他们,他们……童『阳』……

猛然像想到什么似的,燕达朗转过头,将所有人扫视了一遍,最终冲着护在他的身边的高手吼道:“童『阳』呢?童『阳』呢?……”

他这么一问,大家才恍然发现,自大殿混战开始,便没再见过童『阳』还有傅玑,如果不是被杀了,就是……

“二皇子在找我呢!”带着深深笑意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他们第一个想法。

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秒,依旧笑得一脸童真的童『阳』和无甚表『情』的傅玑便立在倾狂身边。

云玄天等人眼角开始不停地抽搐着,一个令他心惊的答案就要呼之『欲』出了,竟让他们不禁升起了恐惧感。

看到童『阳』,燕达朗一把推开洛统领,睁着眼睛,咬牙切齿道:“童『阳』你……你是龙麟『国』的『『奸』』细?”

“傅玑,你……你也是……”瘫在地上的霜彦难以置信地瞪着傅玑,他怎么能相信,他以至整个韩霜皇族最为倚重的大臣,竟然会是龙麟『国』的『『奸』』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我绝非龙麟『国』的『『奸』』细,这一点,我以人格保证。”童『阳』笑咪咪地答道,他说得没错,他不是龙麟『国』的『『奸』』细,是他家圣尊大人派他去做卧底的,而刚好那么巧,圣尊是龙麟皇子而已。

“我也不是龙麟『『奸』』细。”瞥了恨得两目通红的孙正一眼,傅玑淡淡地说道,他进龙韩霜朝堂还是这位『国』师大人引荐的,不被气死才怪。

“人格?你们还有何人格可言,这几年来,你们两人地燕韩两『国』的朝堂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有的荣华都是我们的皇上给你们的,你们竟还……”孙正已是气得完全失了一『国』『国』师应有的样子了。

“荣华富贵?呵,别笑死人了,那是什么东西,我童『阳』从来就不放在眼里。”童『阳』不屑地哧笑一声,目光崇敬而狂热的看着倾狂,荣华富贵,从来就不是他们所追求的东西,那些不过是过眼云烟,他们这些人大都是在饱受战『乱』之苦的孤儿,颠沛流离了十几年,受尽屈辱痛苦,根本连自己原是哪个『国』家的人都忘了,是圣尊将他们从痛苦的深渊中救了出来,给了他们安稳的生活,给了他们知识,给了他们家人般的温暖,这些,又岂是名利所能比拟得了的。

“哼,别说得这么好听,如果你不是龙麟『『奸』』细,又不是为了荣华富贵,你说,你为什么要出卖了本皇子?背叛了『国』家?教他们使用火炮的方法?”燕达朗不信地冷哼,已快要气极攻心了,这种话他们也说得出口,真是有够无耻的。

“呀,二皇子这顶叛『国』的帽子倒扣得童『阳』莫明其妙了,第一,我本来就不是燕雨『国』人,何来背叛之说,第二,我发誓,绝对没有将计划说给别人听,所以也谈不上出卖,第三,他们会用‘火炮’绝对不是我教的,至于他们怎么会用嘛……”童『阳』故意拉长了音,一手摊开道:“这火炮本就是‘龙麟三皇子’之物,龙麟士兵懂得怎么使用,很正常啊!”

他说得理所当然,听起来是没什么不对,其实是大大的不对,他此话一出,就不止是把他们给雷焦那么简单了,直接将他们给惊得是魂飞魄散。

火炮本是‘龙麟三皇子’之物,那是个什么概念,那就是说燕雨『国』凭借‘火炮’坐大,根本就是她故意而为,也就是说燕雨借此攻打齐月以至于威『逼』天元帝尊,也是她放任他们为之,不,或许该说,是她推动着这一切的发展……

只要有点脑子的话,如果还想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话,那么,他们也就枉费活了这么多年了。

“莫倾狂,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久久,燕达朗已是面『露』绝望地瘫倒在地,与霜颜等人相视一眼,带着咬牙切齿道。

将自他们三『国』联军攻打龙麟北境以来所发生的事回想了一遍,再看看始终带着自信浅笑,如看好戏般看着他的莫倾狂还有她身边的童『阳』、傅玑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和那如狼似虎的龙麟士兵,即使蠢笨如他们,也立即明白过来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莫倾狂下的圈套,齐月『国』根本就没有与龙麟结盟,坑害他们两『国』,从那一封调兵密函开始,莫倾狂她就设下一个又一个的计,离间他们三『国』,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坑让他们跳。

就连今『日』他们轻易攻下元都,屠杀天元皇室,都在她的设计之中。

“呀,搞鬼?本皇子怎么不知道自己搞过什么鬼啊!燕狗熊,不要『乱』冤枉本皇子哦!”倾狂很是惊讶燕达朗对她的指控,摊了摊手道。

面对倾狂的惊讶,燕达朗更是气得面成酱紫『『色』』,颤抖着手,指着她道:“你,你还想狡辩,在北境的时候,是你故意让童『阳』以调兵密函引我们两『国』抽空边境的兵力,好让你一网打尽;是你指使孙和跟我说那些话,让我们仇视齐月『国』;是你让童『阳』进言赠送你美『女』,而你则假装荒诞收授美人,好让柳剑穹退兵,坐看我们在你的设计下与齐月开战;是你让童『阳』将‘火炮’送到燕雨,让我们自以为天下无敌,而趁机造反,这一切都是你,是你利用我们两『国』为你开路,为你名正言顺地成为‘传『国』『玉』玺’的主人,为你称霸天下开路,莫倾狂,你的心机为免太深了,什么‘浪『荡』草包皇子’都是假的,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欺骗天下人……”

“燕狗熊,你不要在各『国』面前毁我清誉,告诉你,这是诽谤。”倾狂打断燕达朗的话,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道:“第一,你们三『国』联合来攻找我『国』,两军『交』战,有句话叫作‘兵不厌诈’不是吗?就许你们三『国』偷偷联盟,不许本皇子用计对付他们三『国』,没有这样的道理嘛!是吧!”

你那叫兵不厌诈吗?那分明就是『阴』谋,可怕的『阴』谋,众人不禁心想道。

笑了笑,伸出两根手指道:“第二,孙和是齐月『国』派到我龙麟的『『奸』』细,本皇子怎么指使得了他,至于他为什么要跟你说那些话,让你们仇视齐月『国』,这个本皇子就不得而知,或许他脑抽了也说不定。”

脑抽?孙和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你倒是推得干干净净的,众人不禁气愤地想着。

“第三,本皇子天『『性』』喜欢美人,一看到美人,脑袋就会立即短路,以至于做下那么荒唐的事来,哎,为此,还被我父皇给狠骂了一顿呢!事后想想也挺后悔的,奈何这柳大将军已经退兵了,本皇子向来重诺,也不好再兴兵,是吧!”伸出三根手指,倾狂说得无限懊悔道,差点把所有人给气得吐血而亡。

“第四,本皇子本来只是想试一试‘火炮’的威力,刚好你们与齐月『国』在打战,所以就给你们送过去了,谁知你们燕韩两『国』狼子野心,竟然还想用它来造反,攻打元都,杀害帝尊,企图夺玺,灭绝人『『性』』地屠杀元氏皇族,还想对我们其他各『国』不利,本皇子一得到消息,心想,坏了,这都是我的错啊,所以,立即来阻止你们。”伸出四根手指,倾狂说得很是无奈愧疚道。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