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89 绝顶高手(2)

089

绝顶高手(2)

“倾狂皇子,我们没事,你……”月钧枫『欲』言又止,拉着倾狂的手紧了又紧,就是不肯放开。

倾狂深邃的眼眸一丝『精』光闪过,静静地与月钧枫对视着,她看到了他朦胧眼眸中的挣扎与犹豫,心头微动:钧枫哥哥,事到如今,你还想着要保护我?难道你会不明白齐月『国』今『日』的『处』境是我一手策划的?不,你很明白,却还是不改初衷么?

“咳……”云玄天很不爽地对‘深『情』对望’的两人轻咳了一声,刚开口说话,突而脸『『色』』一变,浑身紧绷起来。

不止是他,月钧枫、凤梓月还有叶影等人,连躺在地上有气出没气进的孙正也是,好似只有倾狂完全感觉不到丝毫异样似的。

“好强,好熟悉的杀气。”凤梓月紧蹙着眉头喃喃道,猛然瞪大眼睛,骇然道:“幻炎楼?”

幻炎楼十年前不是被他们灭了吗?怎么会?十年前端午宴上的那场刺杀,她记忆犹新,如今弥漫在空气中的杀气与那次何其相似,只是这一次更强更恐怖,难道他们十年前并没有灭掉幻炎楼?

“想不到销声匿迹了十年,竟然还有人记得幻炎楼,很好很好……”嘹亮而又浑厚的声音在皇宫上空传来,未见其人,只闻其声,却像是在你耳边说的般,可见说话人的内力有多深。

一眨眼间,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立在燕达朗旁边不过十步『处』,少说也有三十人,个个均是六阶以上的高手,而黑衣人的面前站着一个头带黑纱斗笠,身着蓝袍的人,看打扮,与紫衣军师差不多。

倾狂眼眸一眯,暗道了声:终于出场了,本皇子可等得够久的了。

拉开月钧枫的手,倾狂站了起来,跨上前两步,喝道:“你们是何人,竟然擅闯皇宫?”

“是来要你们命的人,莫倾狂,你的略谋手段确实利害,想来北境的那些事,都是你派人做的吧!哼,很好,今『日』也该是你偿命的时候了。”蓝衣人双手负手,浑厚的声音从斗笠下冷冷地传出来,他们一直找了许久的那个背后之人竟会是这位臭名远播的‘龙麟三皇子’,如果不是为了看看她身边是否还有隐藏的高手,他早在得知真相的时候就跳出来,将她千刀万剐,为紫堂主报仇了。

闻言,龙麟士兵纷纷亮出兵器,凶狠的目光紧盯着这群诡异的人,这算这群人再厉害,他们也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们的三皇子。

“退下。”倾狂衣袖一扬,淡淡的两个字却带着无尽的威严,这可是一群六阶以上的高手,再加上一个……九阶高手,绿柳营这些连二阶都达不到的士兵,上前也只是待宰的份,他们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收服训练出来的,要是折损于此那此不是太冤了吗?

龙麟士兵立即收起兵器,依倾狂的命令退至十步开外,但全都保持着戒备状态,将火炮推至前面,准备只要一有不对,立即就炮轰黑衣人。

QUaNbEn5.com。全*本*5

蓝衣人斗笠下的利眼一缩,看着凛立在前方『胸』有成竹的倾狂,突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微一凛神感知,心下才放下心来,除她身后的两个五阶高手和一个六阶高手,他没有感知到还有其他高手在,至于她,并没有感知到有丝毫的真气,他可不认为她会是个比他还高阶的高手。

“这位……蓝先生,不知本皇子什么时候欠过你命了?而你,又为何要我们的命?”倾狂也负手于后,疑问地笑问道,那语气就像是在跟他讨论再平常不过的问题一样。

“哼,你什么时候欠我的命,这个,你比谁都清楚,至于为什么要你们的命……”一眼扫过七『国』各代表的人,蓝衣人仰头大笑道:“哈哈,当然跟各位今『日』会在此的原因是一样的啰。”

闻言,众人不禁又再次绝望地想着:这还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岂不知后面还跟着一大堆『黄』尾蜂呢!这幻炎楼也出来搅什么局啊!

同时,又不免各怀心思地扫过在其他各『国』的人,都在想,幻炎楼会是哪一『国』的?从十年前的那场刺杀开始,这幻炎楼时隔十年再现,也是在等这一刻吧!杀了其他各『国』的人,夺‘传『国』『玉』玺’?

“哦,原来你们也是来勤王保驾的,我们也是,所以你要杀的,就杀那几个,干嘛也要我们的命?”倾狂指着还吊着一口气的燕达朗等人,恍然大悟地说道,心中却很是不屑地想着:靠,还真的以为今『日』最后的赢家是你?那么高兴干嘛!

“莫倾狂,你不用再装傻了。”蓝衣人一个气结地大喝,这莫倾狂故意歪解他人意思的本事还真强,如果不是已经知道她的‘真面目’,一定会以为她真的无知,难怪能骗过天下所有人。

“啊!那是本皇子想错了,你们不是来勤王保驾的,而是……跟燕狗熊他们一样,想造反夺玺?”倾狂惊讶地在大呼一声。

“哼,造反?笑话……”蓝衣人不屑地一声冷哼,衣袖一挥,身后的黑衣人立即分散开来,将在场所有人团团包围住,重点当然是对准倾狂她身后的叶影三人了。

“看来是真的想造反。”扫了一眼将他们包围住的黑衣人,倾狂点了点下巴,勾起一个奇异的笑容,往前走了几步,在中央停了下来,狂妄地笑道:“正好,反正本皇子今『日』平反还没平过瘾,再多来几拔也没关系,本皇子也照样叫你们悔不该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闻言,蓝衣人大笑不屑地大笑起来:“哈哈,好,那我就让你看看,谁该后悔妄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受死吧!”身如闪电,五指为爪,出手如风,直袭倾狂那细嫩的脖子,如此快的速度,绝非叶影他们出手抵挡得住的。

“小狂儿……”

“倾狂皇子……”

“不要……”

云玄天三人同时惊喊出声,不忍看倾狂如此死去,但是,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所有人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住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见鬼了吧!这……这人怎么不见了?

蓝衣人也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抓空的手,本该死在他爪下的人就这样在他眼前消失了?这,这怎么可能?

“真不愧是杀手头子,一出手就这么狠,幸好本皇子跑得快,不然这脑袋就得搬家了,好险好险啊!”戏谑的声音自高『处』传来,惊煞了所有人。

震惊地抬头望去,只见‘消失’的人正凛立于正殿最高『处』的龙头之上,作势地拍了拍『胸』脯,一副真的受惊的模样。

全场立即鸦雀无声,除了叶影三人,全都骇然地张大着嘴巴,连下巴掉在地上都忘了要捡起来,那样子远比刚刚听到‘火炮本是龙麟三皇子’时还要惊骇,那样快的速度,那样高的高度,即使是不懂武功者都知道她……她莫倾狂是个绝顶高手!

“你……你怎么可能会武功?……”蓝衣人还保持着出爪的样子,死瞪着倾狂惊煞地问出了一句很是白痴的问题,怎么可能,如果她是个身怀武功的高手,他怎么可能感知不到她的真气,除非……不,不可能,他已是九阶高手了,她小小年纪,不可能超过他。

“本皇子会武功很奇怪吗?楼主大人……”衣袍一挥,长发飞扬,隐隐涌动的真气萦绕其身,倾狂居高临下地扫了蓝衣人一眼,邪谑一笑道。

看着那锦衣白袍随风飘扬,那清晰流动于周身的隐隐真气,蓝衣人眼角抽搐,不是震惊于她知道他的身份,而是……

“你……你……九阶高手!”出爪的手紧握着,蓝衣人骇然出声道,打击啊打击,同为九阶高手,他这个早已进入九阶的高手竟然一点都感知不到,打击啊打击,同为九阶高手,她竟能在他手下如此轻易地『脱』身离去,打击啊打击,一个……一个不及弱冠之年的九阶高手,那是何等的怪物啊!

惊骇啊惊骇,云玄天等人惊见他们一直以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倾狂竟是个高阶高手已经够惊得魂飞魄散了,再一听,她竟然是九阶高手,顿时如惊天轰雷般,连轰得他们灰飞烟灭了。

“妈呀!见鬼了,二十岁不到的九阶高手,做梦,本王绝对是在做梦……真的不痛,还好,还好,真的是做梦……”凤梓月顿觉脑抽了,看着墨发飞扬的倾狂,连连摇头,拼命地扭着自己的脸,却已是惊得完全没感觉了,九阶高手啊!她也算是凤皇室少有的练武奇才,然而终其一生,也不过只能到七阶之境,可是,可是今『日』她竟见到一个未及弱冠的九阶高手,这,这绝对是在做梦。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