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92 皇朝消逝(3)

092

皇朝消逝(3)

云玄天突而的发神经,差点吓坏了所有人,均一脸莫明其妙地看着『激』动得似要哭了的他。

“呃……”倾狂也自是被吓了一跳,猛然抽回手,很是恶寒地看着那桃花眼中扑闪着的光芒,有必要这样吗?她不就看在他一心想保护她的面子上放过他师傅,有必要『激』动得热泪盈眶吗?

“咳,倾狂皇子,我们来找你,除了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外,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谈谈。”凤梓月轻咳了一声,直接引入正题道,‘救命之恩’四字咬得特重,虽然在她们凤尧『国』,向云玄天这样……媚态横生的男子很正常,但是,他的对像也是个‘男人’的话,就有点让她受不了。

“哦,不知是何事?”倾狂感紧转回头看着凤梓月,明知故问道,心中暗想道,以后还是不要对这只狐狸太好,不然他再给她来这么两下,绝对会让她恶寒得连隔夜饭都给吐出来的。

如果云玄天知道她此时的想法,绝对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何事?你就继续装吧!秦绍很是不爽地想着,但却不敢再出言了,毕竟有把柄握在人家的手上嘛,而且看太子那样子,哎,中了这位倾狂皇子的『毒』太深了。

“是这样的,听手下人说,我们各『国』驻扎在城外的卫兵在受燕韩卫兵突袭的时候,是倾狂皇子派兵前往相救,但是……”凤梓月说到这的时候,停下来,只是看着倾狂,却见她一脸疑『惑』地等着她说下去,心里暗叹了一声,认输地继续道:“但是他们现在全都昏『『迷』』着,听说是因为吸入『『迷』』烟,怎么叫都叫不醒。”

“呀,看我给忘了,当时我手中的卫兵不多,也只能用『『迷』』烟才能制住燕韩的卫兵,贵『国』的卫兵也自是受到波及,这事后一忙,就给忘了,幸得你们来了,不然这『『迷』』烟吸入太久,不死也得废了。”倾狂一拍手,懊恼地说道,却不见她派人去取解『『药』』。

“请倾狂皇子赠于解『『药』』,此次龙麟『国』对于我们各『国』的大恩,我们必将铭记于心。”月钧枫率先站起来,对倾狂拱手抱拳道,声音依旧温润如水,朦胧的眼眸一掩,显得更加的『『迷』』朦难懂。

“大恩大德,我们各『国』必将铭记于心。”云玄天、凤梓月也站起来说道,秦绍虽然不愿,却也只得抱拳道。

“各位千万别这么说,这是倾狂应该做的。”话虽是这样说,倾狂却笑得很是『『奸』』诈,转头对童『阳』道:“赶紧把解『『药』』送过去,现在还能救得醒。”

“是。”童『阳』笑着点头道,他家圣尊大人真是厉害啊!设计了人家,还要人家感恩戴德,嘿嘿,现在三『国』都同时欠了圣尊的恩,这个人『情』可是很好用哦!

看着倾狂笑得那么『『奸』』诈,童『阳』笑得那么得意,云玄天几人只能又气又无奈,白白就欠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QuanBen5(cOM)。全*本*5

童『阳』刚一离开,杜伦便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三皇子,不好了,元华皇子死了。”

众人一听,不禁惊吓不已,倾狂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喝问道:“胡说什么?本皇子离开皇宫时,他还好好的,怎么会死呢?说清楚。”

“回禀三皇子,御医说元华皇子惊吓过度,再加上亲人一夕之间全部离逝,一时受不住这多重打击,于今早猝死于皇宫。”杜伦回道。

“想不到元氏的这最后一条血脉就这样断了。”凤梓月不由得叹息。

“杜伦,传令下去,以帝王之礼厚葬元华皇子,另将绿柳营所有兄弟都派出去,守住城里各『处』,以防此消息一传出造成人心惶惶,给有心人有机可趁。”倾狂站了起来,跨着几步,朗声道,想了一下,又道:“还有派人快马通知祈云四洲守将,让他们尽快回京送帝尊他们一程。”

“是。”杜伦立即接令而去。

下完命令,倾狂才转头看向已是呆住的四人,黝黑的眼眸闪着迫人光芒道:“各位不会怪本皇子不问过各位的意见便自作主张吧!”

恍过神来,四人先是复杂地对望了一眼,才同时拱手道:“不敢,元华皇子生前已奉龙麟『国』为主,倾狂皇子又是‘传『国』『玉』玺’新的主人,如今元氏已后继无人,倾狂皇子能出来主持大局,我们各『国』自当听随倾狂皇子。”总不好在欠了天大人『情』之后立即就反对她的专断『独』行吧!

“各位不怪就好。”满意地地点头笑道,倾狂转头看向天际,元华奉龙麟『国』为主又能如何?将传『国』『玉』玺送于她又如何?知道真相的他难保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坏了她的计划,何况有他在一天,天元皇朝便存在一天,龙麟『国』这个天下之主便会变得尴尬起来,竟然如此,那就只有让他随着这个百年皇朝一起消失了。

站在身后,看着负手而立的倾狂,没亲身经历过那一场惊变的秦绍此时才算是真正地被惊吓心绪失常:好个倾狂皇子,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吧!这一局,不仅名正言顺的出兵攻占燕韩两『国』,甚至连天元皇朝都不放过,如今天元皇室已无人,祈云四将一到元都,怕也是有去无回,从今以后,天元皇朝将真正成为历史,元都、祈云四洲将自此也必将并入龙麟『国』版图。

月钧枫隐于衣袖下的手紧了松,松了又紧,正如他此时的心,想起昨晚那人跟他说得话,不免又再次攥紧双手。

元都不愧为帝尊之都,『处』『处』透着大气,由于倾狂的雷厉风行,整个元都又重现的往『日』繁华,甚至于更甚以往,人人脸上面现喜『『色』』,竟没有一人为天元皇朝的消逝而感到悲伤,对于他们来说,吃得饱穿得暖才是王道,谁当皇帝都与他们无关,龙麟『国』能给他们更温饱的生活,他们当然更愿龙麟『国』来统治他们了。

今『日』元都大街上出现了一个绝世佳公子,回头率那个高啊!还因此发生不少大灾祸呢!尤其是姑娘家,人人面目含春,连阿婆也不例外。

“嘻嘻,能跟圣尊走在一起真是幸福啊!绝对会成为焦点。”童『阳』扬着一脸娃娃脸,非常自豪地自说自语道,还朝着一个含羞的姑娘猛抛了一个媚眼过去,谁知人家全副心神全放在倾狂身上,根本就没去看他。

“什么嘛,人家虽然没圣尊帅,但也是人见有『爱』,这样无视人家,太伤心了。”童『阳』瘪了瘪嘴自语道。

“哎呀!好疼啊!”猛然额头挨了一下子打,童『阳』无比哀怨地看着‘凶手’。

手执折扇轻敲着手掌,倾狂无视童『阳』的哀怨,笑道:“带你出来,你不是要听你喋喋不休的,早知道还不如带傅玑呢!”

“别别,我不说话,我不说话还不行吗?别不带我。”童『阳』赶紧蹦到倾狂身旁,拉着他的衣袖,可怜兮兮道,那样子活像是要被丢弃的小孩。

“看你的表现。”折扇一展,倾狂头发一甩,丢下一句话便跨步往前走去,直接又『『迷』』到了无数少『女』。

“帅啊!”童『阳』不禁愣愣地一声赞叹,便赶紧闭嘴追了上去,好像慢点就会被倾狂丢下一样,看得叶影一阵好笑,看着倾狂的背影,顿感柔『情』万千,不禁扯了扯嘴角轻声暗道说:“岂是一个帅字了得。”

“三皇子?她……她是龙麟三皇子……”这时候人群竟然有人认出了倾狂,惊喜地大呼出声。

闻声,倾狂不禁郁闷起来了,她是出来暗访的,被人认出来就不好玩了。

“小张,你说的是真的,她真是就是‘神人’三皇子?”另一道带着又惊又喜的声音随着响起,顿时所有人都看向那个小张。

“当然是真的,三皇子圣驾到来那『日』,我曾在驿馆门前看到过,虽然离得远,但是她的天人的身姿,我是不会认错的。”那个小张的声音又响起,带着无限的崇拜。

“啊,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没错,她就是龙麟三皇子……”

“我也认出来了,三皇子,真的是三皇子……”

一时间,整个大街上顿时『乱』了起来,纷纷争相地直往倾狂那边冲过去。

“不是吧!他们也太疯狂了吧!”倾狂无比郁闷地看着将他们给包围住的百姓,不停地后退着,汗,面对千军万马也比面对这群百姓来得轻松,这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真郁闷啊!

这场面怎么就让她想到了现代的那些追星一族呢!不,比追星族还夸张,尤其是『女』子,也太胆了吧,光明正大的就想来吃她的豆腐来了。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