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95 青楼赴约(2)

095

青楼赴约(2)

“可是他们太过分了……”江寒枫依旧气不过。

“过分的不是他们。”一直跟在明雷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冷冷道,真正过分的是害得他们如此被人嘲笑的人。

来到厢房门前,老鸨伸出手挡住四人,娇笑道:“四位请在门口等等,妈妈我先进去通报一声。”说着,便敲了敲门进去,留下凌傲尘等人站在门口。

过了半响,还不见老鸨出来,倒是走来走去的人一直拿着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看得本就不自在的他们更加不自在。

“这,这算是给我们的下马威吗?”江寒枫死盯着紧闭的厢房门,真恨不得一脚把门给踹了。

凌傲尘一手拍在江寒枫的肩膀上,依旧带着不羁的笑容道:“别想着把门给踹了,信不信,到时这位三皇子绝对有办法让你与这扇门‘共存亡’,而且还让你无话可说。”今『日』虽只是初见,但他绝对相信,那位三皇子绝对比他们想像中还要难惹。

“傲尘,你今天怎么一直都长她三皇子的志气,灭我们的威风啊!”他就奇了怪了,今天商议的时候,他就一反常态,一直说三皇子的‘好话’,还不顾他们的反对,『硬』要跟着到醉仙楼来,这可不像是‘纯洁’的凌傲尘会做的事,难道是因为中了那个三皇子的邪术?

摊了摊手,凌傲尘很是无辜道:“我说的是事实啊!不信的话,你可以踹一踹试试,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到时别怨他没给过忠告就行了。

“试就试。”江寒枫『赌』气地抬起脚,犹豫的半天还是没踹下去,想到莫倾狂以往的‘恶劣’行径,不禁怕了起来。

“怎么了,怕了?”凌傲尘等了半天也没见他踹下去,不禁取笑道。

“哼,谁怕了,我只是,只是不想毁了我江大才子的形像而已。”江寒枫嘴『硬』道,想了想,笑笑地看着凌傲尘道:“傲尘,要不你来吧!反正你一向都把形象这回事放在心上,而且我很有信心,人家三皇子绝对舍不得你这个绝世大帅哥跟这扇门‘共存亡’的。”

“寒枫,休得『乱』说。”中年男子瞪了江寒枫一眼道。

江寒枫立即收起玩笑的笑容,缩了缩脖子,看一旁走过的人向凌傲尘投去的探究的目光,这才想起这句玩笑的话,很容易让人以为傲尘跟三皇子有什么暧昧,毕竟人家三皇子男『女』通吃的风流之名已是天下皆知,连楚云太子都是她的断袖『情』人,虽然现在她的形象已是大为颠倒,但风流之名却依然不改,傲尘如此俊美的绝世公子对上人家口味也在『情』里之中。

凌傲尘倒是觉得没什么,反而还觉得这句话挺顺耳的,他就是不知怎么回事,反正怎么看怎么觉得三皇子很是顺眼,很想跟她亲近,连他自己也莫明其妙,这也是他坚持跟来的原因。

QUaNbEn5.com。全*本*5

正当他们又沉默下来的时候,‘吱呀’一声,门打开了,老鸨连连赔笑道:“四位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等这么久,快请进,快请进……”

四人这才得已进入厢房,凌傲尘还不忘了赶紧捂着鼻子尽量离老鸨远点,侧身而入,真搞不明白,没事铺那么厚的粉做什么,也亏得那么寻欢做乐的客人还那么喜欢。

进得厢房,一股清幽的香气袭来,挺好闻的,不是他们想像中难闻的脂粉味,房中摆着一张大大的圆桌,上置『精』贵餐具,每一样都是城值连城,刚好是五个位置,她早就知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仙儿,贵客已到,还不先代本皇子好好招待四位。”清脆的声音从薄纱帘之后传出,四人抬眼望去,隐约可见薄纱帘之后的长塌上躺着的人慢慢地坐了起来。

“是,三皇子。”娇滴的声音随着响起,接着从薄纱帘之后走出五个美态各异的大美『女』。

“姐妹们,赶紧侍侯各位爷。”五人中最美的一位娇笑着道,其他的四人便扭着柳腰,熟练地靠近四人的身旁,将他们给拉到坐位上坐下,给他们各个倒上酒,便扭着腰想坐到他们的腿上。

“哎哟……”痛呼声响起,侍侯凌傲尘的美『女』摔倒在地,楚楚可怜地看着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俊美公子,她怎么这么倒霉,本来还满心欢喜能侍侯这么俊美的公子,谁知竟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只不过碰一下,反应就这么大,看其他三个姐妹虽然也没到碰那三人,但至少还好好地站着。

“咳……”对所有人投来的目光,凌傲尘只是轻咳了一声,却也没有去扶那位美『女』的意思,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女』子一粘进他身边,他的脑海中立即迸出那霸道俏皮的美丽容颜,指着他道:‘凌傲尘,你敢让她碰到试试看,别忘了,你凌傲尘只属于我一个人。’,所以条件反『射』下,他也就顾不得会伤到她们了,哎,看来,他中子风的『毒』实在太深了,可怜他在这接受大家异样的目光,也不知那个‘下『毒』者’现在在哪风流快活了。

“各位贵客,是否不满意仙儿这几位姐妹的侍侯?没关系,仙儿这就让妈妈把楼里所有的姑娘都叫来,让各位挑,如何?”

明雷扬手阻止仙儿的殷勤,立起身,对着薄纱帘内的倾狂道:“三皇子,明宗长老明雷、洛北、凌傲尘、江寒枫前来赴约,请三皇子赐见。”苍老的声音里听不出半点崇敬之意,也是,一向被世人崇敬的他们,眼中又岂会有什么皇族权贵,会这么说,估计也是不耐烦了。

薄纱轻轻地掀开,一袭锦衣白袍,神清气爽,笑意盈盈的倾狂手执『玉』骨扇风度翩翩地走了出来,瞬间屋内所谓的美人立即黯然失『『色』』。

“哈哈,明长老此话说重了,非本皇子迟迟不肯出来见各位,实在是各位名声太重,本皇子总不好披头散发的就出来跟各位见面是吧!”倾狂走至桌子边,坐下,笑着道,见得四人都疑『惑』不解,折扇一拍手,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是这样的,本皇子久等各位未到,一时不小心打了个盹,妈妈又不敢叫醒本皇子,以至让四位在外面等这么久,本皇子醒来后立即便让妈妈请四位进来,各位莫怪!”

四人一听,不禁面『『色』』一凝,她说得抱歉,但谁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就是他们在外面等了这么半天,被人看笑话,都是他们自己晚到的错,是他们咎由自取?

最冲动的江寒枫眼神都快喷火了,明雷、洛北两人的面『『色』』也变得很是难看,唯有凌傲尘一愣过后,竟笑了起来,这位三皇子太厉害了。

“咦?怎么贵宗的师宗没来,不是说你们师宗有事找本皇子吗?怎么反而没来了?”倾狂一眼扫过四人,疑『惑』地问道,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凌傲尘的身上。

从刚刚他们一到醉仙楼,她就一直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对他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哈哈,她还真没想到,凌哥哥竟然真的是第一次踏足烟花之地,还真是纯洁得绝无仅有了,尤其是他两次下意识地闪身避开美艳『女』子的靠近更让她大为满意,不错不错。

“宗门临时有事,所以师宗无法前来,命明雷代为前来赴约,三皇子应该不会怪罪吧!”明雷道,要让他们师宗亲自到这烟花之地,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如果本皇子说怪罪呢!”倾狂执着执扇抵着下巴,眯了眯眼,似笑非笑道。

本来明雷说那句话也只是出于顺口说出来,却没想到倾狂给他答了这么一句,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招,不禁与洛北同时想到:寒枫果然说得不错,这个三皇子说话做事总是出奇不意,完全让人『摸』不着她下一招会出什么,难以应付啊!

“三皇子向来大度,傲尘可不信三皇子会在明知事出有因的『情』况下还会降罪于人。”凌傲尘笑得自信道,直视着倾狂的黑瞳里闪着深深的笑意,似是笃定了她是在说着玩的。

“哈哈……凌公子都这么说了,如果本皇子再怪罪,那就变得小肚『鸡』肠了。”正好凌傲尘的位置在倾狂身旁,所以倾狂很是顺势地边笑着说道,边将胳膊斜靠在他身上,看起来好似与凌傲尘感『情』很好的样子。

而一直不太喜欢陌生人靠近的凌傲尘却对倾狂斜靠在他身上的行为并不感到排斥,不仅没有如避开那两个『女』子般闪身避过,反而还似是很欣喜于倾狂的靠近般对她扬起一个『『迷』』人的笑容。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