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96 原来是你(1)

096

原来是你(1)

倾狂微沉醉于他的笑容中,也勾起一个『惑』人的笑意,与他对望着,依旧是如此清新的气息温温地包围着她,将一切俗事红尘摒弃在外,令她心神安定。

所有人均错愕地看着‘深『情』凝望’的两人,四个大美『女』不禁在心里恍然地想到:难怪这位俊美的公子不让她们碰到他,原来竟是个喜欢男人的断袖者啊!真是太可惜了,好好的一个绝世公子竟然是‘不正常’的。

明雷与北洛深深地蹙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喜欢男人?还看上了莫倾狂?

知道凌傲尘有心上人的江寒枫也不免怀疑起来,难道傲尘骗他,他的心上人不是『女』子,而是真的是莫倾狂?想想他每次见到这位三皇子的不正常,今晚又一反常态地非要一起来,真的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咳……”明雷受不了的轻咳了一声,将两人的视线拉回到自己身上,才道:“三皇子,师宗有几句话,让明雷转达给你。

“哦,不知炎宗师有何指教呢?”倾狂将视线转向明雷,感兴趣地问道,似是没察觉到他们异样的眼神般依旧斜靠在凌傲尘的身上。

凌傲尘自是注意到他们看着他的异样目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误会了什么,他还真是『欲』哭无泪啊!就这么莫明其妙是贴上喜欢男人的标签了,而且对象还是这位花名远播的三皇子!他冤啊他!

再看看三皇子越靠越近,他十分非常之肯定,她是故意,她铁定是故意让他们误会的他们有暧昧。

明雷一直盯着那只搭在凌傲尘肩上的手,道:“此次平息叛『乱』,多亏三皇子才智过人,拯救了元都以至天下百姓幸免于难,我明宗上上下下无不对三皇子敬佩有加,今明雷代师宗以薄酒一杯敬三皇子。”

倾狂扬唇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等着他继续说,她倒想知道,他们究竟想对她说什么。

收回注视着她的手的视线,明雷将目光投在倾狂的脸上,注意着她的表『情』变化,又道:“听闻三皇子已下令出兵讨伐燕韩两『国』,不知是否属实?”

“是又如何?难道贵宗认为本皇子不该出兵?”倾狂勾了勾嘴角笑道,呵,竟然是为了燕韩而来的。

“正是,战火一起,受苦的还是百姓,三皇子『爱』护百姓,必不忍见燕韩两『国』无辜百姓为战火所吞噬。”

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倾狂挑了挑眉,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轻启红唇道:“你们明宗一直宣传非战,不知可否有想过,这是个『乱』世,非战争无以带来和平,你们那种不切实际的思想,只会让这个世道变得更『乱』而已。”顿了一下,扬起脸,如幽潭般深邃的眼眸讳如莫深地扫了四人一眼,笑道:“还是,你们根本就很清楚,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QUaNbEn5.com。全*本*5

话音刚落,不无意外,四人同时一震,明雷一直沉静的眼睛快速地涌上波涛,随后恢复如常,洛北亦是,最沉不住气的江寒枫眼看就要动手,杀气还未渐显上来,便被洛北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反应最为平淡的应算是凌傲尘,除了嘴角边勾起一丝玩味,还算正常。

然而一直紧盯着他的眼的倾狂却捕抓到他黑瞳中急速闪过的无奈与嘲讽,还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

“我们明宗向来以拯救天下为已任,想必是三皇子并未深入了解我派思想,才会有此荒唐的想法。”洛北沉着声道,可听得出话中压制的怒气。

洛北,前天元皇朝的大学士,也是明宗在元都的代表人物,算是个人物。

“呵呵,几位不用这么紧张,正如洛大人所说,本皇子对于贵派的思想并不了解,刚刚之言,不过是说着玩,看来这个玩笑是开过火了,莫怪莫怪。”倾狂扫了四人一眼,咧嘴呵呵一笑,就如刚刚只是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

明雷等人眼眸一沉,只听得倾狂又道:“但是,贵宗的要求本皇子是不可能答应的。”

早就料到倾狂会这么说,明雷也没觉得奇怪,只是失望地说道:“看来三皇子并不如外界所传言般,一心为百姓所着想。”

“呵呵……”轻笑了几声,倾狂眉『『毛』』一挑,耸了耸肩道:“明长老活了这么大把年纪,难道不知道传言不可信吗?”她从来就承认,她没那么伟大,那种什么天下大义的事,绝对跟她莫倾狂扯不上边。

“你……”明雷一时语竭,她答得也太‘诚实’了,‘诚实’到他无言以答,也是,她都承认自己并非一心为百姓着想了,他还能怎么说。

“三皇子果然率真,哈哈……”微愣过后的凌傲尘不顾明雷三人在场,竟很是赞赏地伸手横过来一拍倾狂的肩膀大笑道,本来倾狂的手肘就搭在他肩上,所以现在两人姿势一变,就变得更加暧昧了,就像是凌傲尘揽着倾狂一样。

“尘儿……”明雷皱了皱眉,沉声唤道,今晚他是怎么回事啊!一直与莫倾狂‘勾搭’在一块不说,现在还下他们的台。

无视明雷三人将眉头皱成了川字,倾狂『『色』』『『迷』』『『迷』』一笑,曲肘搭在凌傲尘肩上的手一伸,勾过他的脖颈,扬了扬嘴角笑道:“凌公子说的话就是对本皇子的味,哈哈,本皇子喜欢……”

呃!这个动作,这句话太暧昧了吧!凌傲尘的脑袋当场当机,腾地一下立即变成天边的红霞。

看得倾狂又是好一声赞叹,艳若桃李啊!真是恨不得咬上一口。

幸好在她化身为狼的之前,凌傲尘在瞥见明雷等人被雷住的表『情』后终于恍过神来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坐直了身子,慢慢地放下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轻笑道:“三皇子过奖了。”

妈妈呀,这是怎么回事,他竟然会因为一个‘男子’的靠近而傻愣住,真是丢脸丢到瓜洼『国』去了,这要是被子风知道,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三皇子,请你自重……”江寒枫霍地一下子站起来,怒指着倾狂,杀气毕现,好似只要倾狂敢再碰凌傲尘一下,他便会立即要了她的命一般,太过分了,断袖就断袖,竟然把主意打到傲尘身上来了,哼,早晚把她那双手给剁掉。

“呵呵……”倾狂轻笑地向凌傲尘投过去一眼,转动着手中的折扇,玩世不武恭地笑道:“江公子,本皇子又没碰你,你那么『激』动做什么?”真是的,凌哥哥可是她的专属天使,她想跟他怎么亲热,关你们这些人什么事,还自重,笑话!她偏就不喜欢自重,奈何得了她吗?

“你……”江寒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终将很是气愤的目光投向凌傲尘:人家这是明摆着在调戏你,你怎么就不生气啊!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用去管什么修养。

读懂江寒枫投过来的眼神,凌傲尘回一眼无所谓的眼神回去:我并不觉得她这是在调戏啊!所以也没有出手的必要,这要修养没关系。

江寒枫扭过头,暗自生气,人家当事人不生气,不认为那是在调戏,你『激』动个什么劲啊!

“三皇子。”明雷铁青着脸,锐利的目光直视着笑得痞痞的倾狂,提高的声音充满的警告的意味,就算她是皇子,他们明宗的人,又岂是能让她调戏的。

放开凌傲尘,倾狂自斟了一杯酒,轻抿了一口,轻笑道:“还有何指教啊?明长老。”雷老头好像气得不轻哦!嗯,尊老可是咱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还是不要把他们给气死的好,不然罪过就大啰!

“既然三皇子坚决要出兵,我明宗也无话可说,只是还想奉劝三皇子一句,杀戮过重,总是有伤天和,最终必自食恶果,希望你好自为之。”深吸了一口气,明雷衣袖一摆,站了起来,语气很是不善道,活了几十年,还从来没受过这种鸟气,遇到这个莫倾狂,即使自制力再好,都没用。

自食恶果?呵,好,我倒要看看会是怎样的恶果,倾狂挑了挑眉道:“多谢贵宗的忠告,不过……”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面,勾唇狂肆一笑道:“本皇子相信,纵然本皇子杀戮万千,这个天道,也奈何不了本皇子。”有伤天和?天,真的能制得了她?呵,那就试试吧!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