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97 原来是你(2)

097

原来是你(2)

好个狂妄无所畏惧的三皇子,凌傲尘扬唇轻笑,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垂下头去,要是再让明长老看到他表『情』,绝对会把他们气得吐血。

“如此,我们也无话可说了。”明雷眼眸一眯,朝倾狂拱了拱手道:“我等告辞,谢三皇子的款待,请。”洛北与凌傲尘也跟着站了起来。

“等等。”倾狂一手拉住凌傲尘的衣袖,却是看着明雷几人,笑得很是亲切道:“正事谈完,也不用急着走啊!来来,仙儿,快给各位明宗的朋友把酒满上,咱们好好乐和乐和。”

“不用了。”明雷一摆手,道了一声:“时候不早了,告辞。”走着不待倾狂再出声,便拉着凌傲尘离开,开什么玩笑,再留下来,包准会真的被气死,今晚他们还真是来自取其辱,早知道让明电来好了。

“三皇子,后会有期。”凌傲尘拱了拱手,意有所指地笑道。

眼见着四人走出了厢房,倾狂并没有再挽留,衣袖一摆,屋里的四个美『女』不舍地离开。

仙儿走上前,为倾狂斟了一杯酒,娇笑道:“明宗会这样善罢甘休吗?”

端过酒杯,倾狂轻轻地晃摇着,带着若有所思道:“明宗?会善罢甘休就不是明宗了。”只是,他们要见她的目的真是的只是为了劝她不要对燕韩出兵?如果是,又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走人,他们到底想干嘛?

摊开手,里面躺着一张小纸条,正是凌傲尘偷偷塞给她的,打开一看,轻轻地勾起嘴角,一手点着下巴。

“圣尊,这是……”仙儿非常八卦地伸长了脖子,想看清那小纸条上写着什么,还没看清楚,便被倾狂给收起来了。

“别八卦,我先走了,如果影过来的话,跟他说,我晚点再回去。”话音刚落,倾狂已从房间里消失了。

“连看一下都不行,这么秘密?……”仙儿嘟子嘟嘴嘴自语道。

“仙儿。”叶影一来,扫视了房间一眼,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却只见柳仙在那自言自语,连他来了都不知道,不禁出声唤道。

“呃,圣使,是你?吓我一跳。”看着突然出现的叶影,柳仙拍了拍『胸』脯定定惊道,这未免来得太快吧!圣尊前脚刚走,后脚他就来了。

“嗯,老大呢?”没理她在那定惊,叶影直接问出最在意的问题,既然这里只有仙儿,那就是已经谈完了,那老大怎么没在,难道已经回去了?他们错过了?

“哦,圣尊刚走,还让我告诉你,她晚点再回去。”

“老大没回驿馆?”今晚不是没行动吗?

“刚刚凌傲尘给了圣尊一张纸条,然后圣尊就走了。”

凌傲尘?叶影眼神黯了黯,心中一痛,抬手捂住酸痛的心,纵身一闪,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回到洛府,明宗在元都的落脚『处』,江寒枫便立即爆走起来:“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目中无人的人,实在是太狂妄嚣张了。”

qUAnbEn5.Com【全本5】

“尘儿,你今晚是怎么回事?”明雷自是也怄得要死,然而凌傲尘的态度才让他更为担心。

凌傲尘还在想着倾狂靠近他身边时那种奇怪的感觉,猛地被明雷这么一问,一顿,才摊了摊手道:“没怎么回事!”他就知道,他们对他今晚的行动很是不满,但没办法,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或许,等一会,他就能知道答案了。

“你是不是之前就见过莫倾狂?”明雷试探『『性』』是问了一声,看他们那么熟识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今天才刚认识。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可惜他刚刚并没有得到答案,反而令他更加『『迷』』『惑』,为什么他总感觉,他们好似早就认识了一般,可是,如果他真的见过她,不可能会忘了啊!那样一个绝世的佳公子,即使只见过一面,也必定难以忘怀,除非……

“你不知道?”三人同时错愕,这是什么答案,难道……三人同时带着异样的目光看着凌傲尘,会是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吗?

“不知道。”摇了摇头,似是没看到他们异样的目光,凌傲尘耸了耸肩道。

“算了,我们先去见师宗再说吧!”明雷若有所思地看了凌傲尘一眼道。

终于‘议完事’,凌傲尘赶紧赶慢地往约定地点飞身而去,该死的,早知道会商议这么久,他就应该把约定的时间押后,这下迟到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等他?

踏风掠竹而行,就在快要到达郊外绿柳湖畔时,猛然一滞,差点从半空中摔下来,旋身一转,纵天一翻,瞬间便停落在郊外绿柳旁,脸上的笑容早已呆住了,那箫声……**后楼梅花林中听到的箫声,怎么会这出现?

抬眼望去,波光粼粼的湖畔旁,有一白衣‘少年’背对着他,最为动人的韵律节奏从‘他’手中的『洞』箫飘出,依旧如此撼动他的心,凌傲尘再次沉浸在震憾他灵魂深『处』的箫音之中,无法去思考,也忘了要赶紧冲上去看看这个让他一直以来急『欲』相见的‘白衣少年’是何人。

闭上眼睛,静静地凝听着,周围的『情』景似是随着这箫声而变了,宛若置身于风『荡』梅花的雪景中,清晰地感到冬『日』的严寒,眼前浮现的是雪中的红梅、闻到的是飘来的暗香……

一曲终了,凌傲尘满足地叹喟一声,依旧沉浸在那高深境界中而无法自拔,原以为那次的失之『交』臂,此生,难再听到如此意境幽远的仙乐,想不到,今『日』竟还能再次感受到这种深深的震憾。

这一次,他可不能再错失这个知己了,一想及此,『激』动地睁开眼,赶紧纵身飞至那‘白衣少年’身边,幸好这一次,她没再一晃而过。

“凌公子,可让本皇子好等啊!”‘白衣少年’猛然转过身来,笑意盈盈地看着满脸『激』动狂热的凌傲尘。

“怎么是你?”凌傲尘犹带兴奋不已的脸上变得错愕,不可置信地一声惊呼,这,那个白衣少年,他找了许久的白衣少年竟就是‘龙麟三皇子’?

哎呀,他真是笨啊!怎么没想到呢!当初**后楼已被她包下了,既然外人不可进入,他怎么就没想到她身上去了呢?

“奇怪了,不是凌公子约本皇子来的吗?”倾狂歪了歪头,一脸的疑『惑』,典型的揣着明白当糊涂。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恍然想起自己约她来的本意,扑前两步,紧紧地握住她柔软的双肩,借着月光,凝神屏气,用一种全新的眼光去打量眼前的人。

倾狂很是大方地任他打量着。

“原来是你!”凌傲尘豁然一笑,原来是这样,原来他会有那种莫明熟悉的感觉是因为这样啊!哈哈……

“当然是本皇子了。”倾狂一手轻勾起凌傲尘的下巴,轻佻一笑道:“凌公子,长夜漫漫,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呃……”凌傲尘一愣,随后涮地一下俊脸通红到耳根子『处』了,想起自己现在所做的动作,确实是暧昧至极,如果对像是别人的话,也不会想到别『处』去,但是现在是这个风流成『『性』』的‘三皇子’,可就很难不会被她想歪了。

像被触到电一般,猛然放开她,尴尬地笑道:“三皇子莫怪,我只是,只是没想到,你竟就是我寻寻觅觅了这么多的知音,我一时太高兴了……”

没错,在知道她就是梅林的那个吹箫者之后,他立即将那种莫明熟悉的感觉的原因归咎到,那是因为她便是与他有‘一面之缘’的吹箫者,虽然当时只有一个背影,但是最开始的时候,给他熟悉感觉的不就是她的背影吗?

原来是这个原因,害得他刚刚还担心了这么久,还好还好……

“知音?哈哈,本皇子还比较喜欢知己这个说法,凌公子,今晚良辰美景,何不……”说着,一脸期待地去拉凌傲尘的手。

凌傲尘突感到不妙,身子往后一仰,双手护在身前,急忙说道:“三皇子想必是误会了,我,我并不是如三皇子所想那样……”不妙,不妙,大大的不妙,难道‘三皇子’真的是喜欢男人?还看上了他?还误会他也如她一般,所以以为他今晚约她出来是要与她‘花前月下’,这下可真的是误会大了。

“呀,这么说是本皇子误会了,还以为凌公子的心也如我心呢!”倾狂一脸黯然地垂下眼去说道,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