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字体:16+-

第三章 生命剑

他没有想到背后的人马上做了一件事。

即刻收剑。

聂千愁没有立刻回身。

他陷入沉思,过了一会,道:“你说罢。”

背后的人道:“三个条件。”

聂千愁感觉到背后犹如万箭在弩但又固若金汤的堡垒:“什么条件?”“第一,不要回头。”

聂千愁点头。

“第二,不要杀他们。”

聂千愁沉默。

背后的人也沉默。

唐肯、丁裳衣、高风亮、言有信、言有义只见月色时暗时明,断松前,聂千愁披发而立,残枝旁,一个屹然独立的人影。

“我今晚不杀人。”

聂千愁即刻接下去道:“可是,无论他们走到哪里,迟早死在我手上。”

“我知道。”

“除了那叫唐肯的;”聂千愁补充,“我一掌没打死他,决不杀第二次。”

“我明白。”

“我也知道他之所以能躲过我那掌,是因为你用松果在他脉弯撞了一下;”聂千愁附加道,“不过我说过的话绝不反悔。”

“我清楚。”

“第三个条件呢?”“不是条件,是要求。”

背后的人声音十分诚挚:“不要因为部分的人奸诈狠毒,而对所有的朋友失去信心。”

聂千愁忽同:“你说完了没有?”背后的人答:“说完了。”

聂千愁道:“我跟你讲条件,那是因为你是我的敌人,不是朋友。”

他说一个字好像击响一记雷鸣:“我宁信任敌人,也不再相信朋友。”

然后他斩钉截铁地道:“所以你第三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

背后的人沉重地道:“我了解。”

聂千愁忽然舒了舒身子,伸了个懒腰:“既然今晚不杀人,我可以走了罢?”“请。”

聂千愁走了一步,言氏兄弟连忙跟在两旁,聂千愁忽然止步,笑道:“你不要我回头,是不希望我认出你。”

“可是,”他嘴角有一丝极诡异的笑意,“我虽然没有回头,但我认得出你的剑、你的气势、你的杀气。”

那在阴影中的人也没有什么动,突然间,却令人感觉到这不是个人,而是一具冷硬的石像。

“我不希望真的是你。”

“要真的是你,别忘了捕王已经来了。”

聂千愁抛下这两句话,人已上了马背。

这儿总共有四匹马,言氏兄弟上了另外两匹,三骑放蹄而去,冷月下,孤清清的只剩下一匹马和坍倒了的松树、毁坏了的蓬车,那马吊了吊前蹄,发出一声寂寞的嘶鸣。

冷月下。

断松旁。

大地无声。

那人仍在阴影下。

本来人处于暗影笼罩之下,轮廓难免会模糊起来,但那人的形象却更鲜明的标立在那儿。

高风亮舒了一口气,脸色一阵青白,摇摇欲跌,丁裳衣急忙扶住。

暗影里的人道:“你刚才跟鲁问张搏斗时,已受了外伤,伤得不轻;搏战言有义时,再伤元气,而砍聂千愁三刀,是聚平生之力,发而无功,就伤得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