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字体:16+-

第二章 看不见的网

唐肯、丁裳衣、高风亮只觉得有一阵刺耳的急啸夹着冷风袭来,待察觉时已经无从闪躲。

倏地,另一道急风掩上,只听几下倏起倏止的劲风,跟着呛地一声,红光一闪。

红光一闪再闪,陡地什么都静止了。

洞里又回复一团黑暗。

良久,只听冷血沉声道:“点火!”唐肯、高风亮匆忙点亮了火炬,丁裳衣叫了半声,用手指掩住了口。

冷血半条左腿都是血。

“你受伤了!”唐肯道,丁裳衣已淹过去,替冷血止血。

冷血道:“是聂千愁。”

高风亮道:“他?”。

冷血道:“他也是逼不得己,要杀你们,非得先杀我不可。”

丁裳衣示意冷血俟着石壁坐下,毫不犹疑的抬起冷血左腿,搁在自己蹲着的右膝上,解开裤管的绷布为他敷药。

她低下头来敷药,几络发丝像木瑾花蕊一般散在额上,在火光映照下有一种令人凝住呼息的美;忽“嘶”的一声丁裳衣用手撕下自己衣角一块布帛,拆出裤管绷带的几条麻线,用皓齿“崩”的一咬,线就断了,丁裳衣即为冷血裹伤。

冷血塑像般的脸容不变,但眼里已有感动之神色。

唐肯拿火炬来照两照,一蔑谑:“他……在哪里?”冷血接道:“他在土里。”

唐肯吓了一跳,忙用火炬照地上。

冷血接道:“他已经施用了另一个葫芦。”

高风亮展现了笑容:“但你已破了他。”

冷血道:“我也受了伤。”

唐肯嗫嚅地道:“他,他还会来?”冷血反问:“这洞还有多远?”唐肯四周张望了一下,道:“快到出口了。

出口就是翠屏山的山腹。”

冷血突然道:“那儿的风景一定很美丽的了。”

山景的确恰目:远处望去,千叶重台,万山苍翠,洞壑玲珑,清溪飞瀑,映带其间,极目烟波千里,嘉木蔓云,映照峰峦岩岭。

近处深苔绿草,苍润欲流,经日头一照,丝毫不觉炙热,反而清凉恰人,万紫姹红,点缀其间,直如世外桃源。

这洞穴的出口前,有一人盘坐着。

这人满头白发,坐姿甚为奇特,看他的手势,似乎是在撒网。

他身侧摆着一只葫芦。

赤黑色的,第三只葫芦。

但他手上并没有网,而且看来他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在白发人背后远处,有两个人,长得一样平板无味;远远的在白发人后面,紧张地等待着。

这两人看来是极怕白发人手中的事物,所以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可是白发人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夕阳已西斜。

阳光照进阴湿的穴口。

冷血、高风亮、丁裳衣、唐肯相继出现了。

冷血与坐在穴前的聂千愁视线交错。

冷血停也不停,走向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