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字体:16+-

第四章 雪还是花?

语音是从匾牌上传来的,可是那张巨桌却“砰”地一声粉碎。

碎片满天,落地时原来桌子之处却多了两个人。

文张认得其中一个人:“关小趣!”他一直认为这是一个不值得担心的小捕快,从相学的观点,他不认为他能活过二十五岁。

可是另外一个人李氏兄弟是认识的。

“冷血!”冷血脸无表情,只是脸上的轮廓仿佛更深刻显明了。

咳嗽声依然自匾牌里传来。

有人咳着。

扶着柱壁,走了下来。

这一下,连“福慧双修”都直了眼。

匾牌挂得丈八高,这个病得风吹都倒的人居然在柱上壁上如履平地,一路摇摇晃晃地扶着“走”了下来。

李氏兄弟再傲慢,也知道是遇上了劲敌。

可是他们已没有了选择:——因为这三人肯定已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

“捕王”李玄衣、冷血和关小趣的确是听到了刚才堂上那段惊心动魄笑里藏刀的对话。

他们本来等雨停后要关小趣带他们到“神威镖局”去,可是冷血发现了亭里仍燃着香,丁裳衣他们才刚经过不久,冷血实在不愿意在亡命天涯的高风亮他们刚回到镖局便骚扰他们,所以他有些故意的在拖延时间。

捕王也心里明白。

雨久久不停,但轻柔了,漫空飘着鹅毛般的白雪。

冷血突然提出要求,要关小趣带他去查一查青田镇官衙的档案,他想要多一些有关纳税征粮的资料,然后才赴神威镖局。

捕王既没赞成,也不反对,冷血既然要去,他也跟着去了。

于是三人冒雪去衙门。

他俩在关小趣引领之下,到了衙门,才掠入了大堂,鲁问张就捏着胡子走了进来,后面跟了个小官文张,冷血他们不想在这种情形下跟这些官员打交道,便各觅地伏着,不料却听了这诡云乍起的一段话,只是,李氏兄弟猝袭鲁问张,冷血和捕王也始料不及,所以来不及出手阻止,关小趣后来想跃出去,冷血也一把拉住,他觉得鲁问张死不足惜,重要的是要知道还有什么秘密。

结果,文张陡然杀死鲁问张,这一下,也使冷血、李玄衣出手拦阻无及。

官场的黑暗斗争,政治的阴谋变化,连冷血和李玄衣都难以判断。

冷血道:“这些人全是罪犯,也是证人;”他是越过李氏兄弟,向捕王说,“你要怎样处置?”他是在试探李玄衣的意思。

要是李玄衣为了升官晋位,倒过去帮“福慧双修”,冷血不以为自己能有办法制得住他们。

捕王咳嗽,咳着,咯了一口血,倒是轻松了一些,脸上涂血似的猪肝般红,只说了两个字:“拿下。”

“福慧双修”发现冷血和那病人一前一后,已塞死自己所有的退路和去处,但是李福、李慧并不因此感到害怕,因为他们原就想杀了冷血,立个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