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生活
字体:16+-

第7章 从青岛回尼斯

胡子在POLO驶进尼斯的时候,自己却鬼使神差地到了青岛。

胡子是跟一帮摇滚老炮一起去的青岛,他们是去给一个摇滚乐比赛当评委的。

其实胡子一直认为摇滚乐比赛是一件纯无聊的事情,甚至不道德,胡子早在1993年就曾带头反对过由《中国社会报》发起的“十大摇滚乐队”评选活动。但胡子是一个喜欢青岛的人,甚至可以说他迷恋青岛,所以,当别人给了胡子一个理由,胡子就又一次来到青岛。

是什么让胡子如此迷恋青岛,胡子自己也说不清,但他每次去青岛,他都觉得很舒服,像回妈妈家。妈妈是胡子一生的爱人,爸爸死后,妈妈又成了胡子心底最珍贵的情人。

胡子在青岛没有情人,甚至连朋友也没有。胡子也不喜欢海,胡子觉得海是一个坑人的地方。但胡子就是喜欢青岛,没理由,无厘头。

结束了评选,哥儿几个觉得很受伤,哪儿有什么好的乐队会参加比赛啊?!

一个当地的女记者说想带他们去海边的一个音乐酒吧喝酒,女记者长得还行,他们就跟着去了,去了就发现上当了。酒吧里早就坐了一大帮摇滚歌迷,他们一进去就响起了掌声,是一个隐藏起来的商业活动。胡子走在最后,他见势不妙,偷偷开溜了。

胡子完全不熟悉周围的环境,大海边,人也没有,车也没有,只有风胡乱地吹,大夏天吹得人毛骨悚然。

漫无目的地行走,然后就看到一家酒吧,酒吧里在放王磊的《出门人》。

胡子进去,没什么人,胡子坐下,要了一瓶啤酒。

隔壁桌五六个人闹哄哄地在拼酒,听口音居然是北京人。再没有其他人了。

胡子接到那几个人打来的电话,说他们那儿人家给安排了几个小尖尖,而且巨尖,而且肉多狼少,叫胡子赶紧过去。

胡子有些心动,胡子准备动身了。

但胡子没有动,那一刻,胡子突然就软了,软在那条没有靠背儿坐着还极不舒服的长条木椅上。

胡子从来没在青岛有过艳遇,胡子想把这个纪录保持下去。一个清白之地对于胡子来说是如此的难得、如此的珍贵!

胡子软软地喝着酒,一瓶两瓶N瓶,胡子软得都不行了。

胡子想,也太他妈舒服了吧?

这也许就是胡子喜欢青岛的原因。胡子不知道,我替他瞎猜的。

胡子的酒越喝越大,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胡子突然觉得不对,这怎么可能呢?

胡子坐下以后第一次抬眼看了看隔壁桌,发现不知道啥时候开始,隔壁桌已经空空荡荡。桌上杯盘狼藉,座位上空无一人。

隐约地,胡子听到有人在轻声低语,流水潺潺。

墙角的一张长条板凳上,倾侧着一条美丽的弧线,弧线的尽头也恍惚斜侧着另一条同样美丽的弧线,两道美丽的弧线交织成一幅无与伦比的人间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