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生活
字体:16+-

第8章 巴黎的生活

胡子和秃子在巴黎有一个发小,叫蛋蛋,蛋蛋如今是巴黎最牛的华人艺术家之一。

蛋蛋请胡子和秃子去他郊区的家,地铁都快开到地狱了—就那么远!

胡子:来你这儿,感觉巴黎比中国还大。

秃子:我觉得比从中国去美国还远,不是说你丫发了吗?

蛋蛋:这里是高尚社区,发了的主儿都住这儿。

蛋蛋住在仓库里,就像798的那些大厂房。

蛋蛋妈妈特地给他们炸了花生米,还拌了黄瓜。那黄瓜比倭瓜还粗。

哪儿的黄瓜都没有北京的好吃。蛋蛋妈妈说。

小酒喝上了,大天儿聊起来。

大志他妈咋样了?

我们给送回他爸那儿了,好像俩人要复婚。

想再生一大志?

相依为命吧。

估计这回真能白头偕老了。

天命。

咱别说这事儿了。

好,喝酒,喝酒。

哎,听说国内摇滚乐现在火了?

你听谁说的?

媳妇儿回去看过两场,说都爆满,而且小孩儿巨多。

火个屁啊,星星之火都算不上。战场主要还是在酒吧,倒是有几个新的LIVEHOUSE还不错。市场还没出来,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有些新乐队也还行,基本上全世界有什么,中国都有了。

那你还不转行啊?

不转了,它不火,我倒觉得还有意思,边缘才有力量,如果像英美那样主流就毁了。

这才是屁话!音乐的力量在于表达,听的人越多,才越有力量,才能影响别人,才能传达思想。

影响别人干吗,自己高兴就得了。

我真不理解,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没学会说真话。

我也觉得,我也和丫说过无数次了。你说披头士、滚石牛逼,人家多畅销啊,畅销才有影响力,畅销也没影响人家的思想性啊。

丫有时候太轴了,要不就是生锈了。

人老了,弦儿也调不准了。

孺子没法教,朽木你咋雕?

去你大爷的。

这话听着有点儿娘娘腔,现在女的才说去你大爷的呢。

那男的说什么?

男的现在基本都不吭声儿了。

三个酒杯撞到一起。

蛋蛋妈妈走过来,坐下。

你们都结婚了吧?

没,没敢。

老大不小的,家里不着急啊?

我妈好像也不太希望我结婚。

为什么?

觉得我不适合吧。

他妈是怕他糟践人家闺女儿。

别当着阿姨面儿胡说,影响不好。

阿姨没事儿,就是你们真得抓紧,别太挑了。

他们哪儿还有的挑啊,他们都是被人家挑剩下的。

你闭嘴。那你们有女朋友吗?

没。

没正式的?

什么叫正式的?

就是处对象的那种。

那不正式的是什么?

妈,你别问了,他们都不是什么正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