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行者
字体:16+-

第四章:西南之行——血茶花(中)

“在大理养花种树,已成为传统的习俗,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大小不等的花园,名贵的大理山茶花、杜鹃花,争奇斗艳、隆冬开放,各种红花绿叶伸出墙外,连成一条条花巷,芬芳的花香四时不绝,弥漫全城。清洌的泉水,从苍山上流进城里,穿街绕巷,经过一家家门前,洗净污垢污染,大街小巷,叮咚的水声不绝于耳,如弹奏的三弦。正所谓‘家家流水,户户养花’。”

“我国山茶的栽培早在隋唐时代就已进入宫廷和百姓庭院了。到了宋代,栽培山茶花之风日盛。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王象晋《群芳谱》,清代朴静子的《茶花谱》等都对山茶花有详细的记述。到了七世纪时,山茶首传日本,十八世纪起,山茶多次传往欧美。”齐咏诗边走边说。

李决放眼望去,花木随处可见,想了想道:“是吗,我只知道茶花可以入药。”

却说两人跟随着李彩丽的旅游团缓缓前进,齐咏诗还是着恼李决,不和他搭话,自言自语,“艳说茶花是省花,今来始见满城霞。人人都道牡丹好,我道牡丹不及茶。”

李决平白无故被齐咏诗扇了一耳光,虽然心下恼怒,但是毕竟出门在外,对方又是个女孩子,只好认自己倒霉,吃闷亏。而现在看齐咏诗这么不高兴,反倒是李决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心道:算了算了,风度一点。耳听齐咏诗在身边念起诗来,忙赞道:“好诗、好诗,李白这首诗将茶花的风采写的淋漓尽致啊。”

“什么李白啊,”齐咏诗斜眼看着李决,道:“明明是郭沫若写的嘛。”

“是吗?”李决恍然大悟,“我说李白那年代茶花还没这么流行呢。”

“你又知道了?”齐咏诗嗔道。

“不你说宋代‘栽花之风日盛’的么!”李决委屈道。

“我说你就相信啦?”齐咏诗道,忽然“扑”的一笑,转而又故做正经道:“我说是李白写的!”

李决心下暗骂一声,道:“其实我一直认为是杜甫写的。”

“哈哈。”齐咏诗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真白痴。”过了会,看看李决通红的左脸,谦然道:“不好意思哦,刚才下手重了。”

李决听她道歉,心中颇为解气,忙怒道:“你的意思就是说,要是下手轻了就好意思了么?”

齐咏诗微微一笑,露出天真无邪的表情柔声道:“好啦,对不起啦,我错了,——走,我请你喝酥油茶去。”说罢拉着李决的手走进一家茶馆。

李决只觉得齐咏诗的手甚是滑腻,却不拒绝,随她坐在茶座,抬眼一望,发现斜对面正好看见李彩丽等人也在另一家茶座休息,心下不由暗自佩服齐咏诗心思缜密,要不早穿邦了。

这会,店老板早以将新泡的酥油茶笑盈盈的端了上来,李决揭开盖子轻轻一闻,又是一种说不出的油香奶味,习惯性的看了眼齐咏诗。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linghunxingzhe/18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