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行者
字体:16+-

第七章:西南之行——罪与罚(上)

大雨蒙蒙,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银色绵延的公路仿佛一条巨龙盘旋在山与山之间。

“哗!”重庆长安的轮子从水坑里溅起一阵水花,车身猛的一摇,又继续向前飞驰。

“啪!”一记耳光扇到了司机康米的脸上。

“咋个开车!”

康米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大哥佟伟,委屈道:“我也晓不得,有坑。”

佟伟看了看窗外的大雨骂道:“狗日!”

身后一人道:“大哥,现在咋个整?”

佟伟道:“搜身。”

却说齐咏诗就是在这辆车上,她现在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绑架!看着眼前这六个人自己都不认识,听口音也不像是大理人,而是……红河那边的口音!

想到这里,齐咏诗心念一动,马上想起杨松林也是红河人!这下事情似乎明了起来了,应该是和杨松林有关。

一人拿过齐咏诗的手提袋,把里面东西都倒了出来,忍不住骂了一声,道:“大哥,不有得钱!只有一个手机!”

佟伟道:“杨松林那厮说她家有钱,你问她家里的电话,打过去!”想了想又道,“要,两千万!”

那人取出齐咏诗口中的布条问道:“快说,你家里电话是多少!”

齐咏诗脑筋一转,道:“电话本里最后一个!”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位于云南南部,与越南毗邻,因终年川流不息的红河此而得名。全州最高处为金平县西南部的西隆山,海拔3074米;最低处在河口县南溪河口,海拔76.4米。红河两岸资源极其丰富,是云南省有色金属和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的重要基地之一。大锡产量居全国第一。个旧市被誉为我国的"锡都"。这里历来是省内重要的木材基地。野生动物中珍禽异兽不少。全州有三个动植物自然保护区,经济作物以甘蔗、花生、烤烟为主,草果产量居全国首位。香蕉、菠萝、石榴为自治州的名产,历史上商业比较发达。所辖蒙自县从20年代初,一直是滇南重要的物资集散地。

混天暗地开了很久,众人肚子都饿了,便来到路边一处停车场休息。五人下车吃饭,留下司机康米看着齐咏诗。

康米显然很不乐意,一边咬着馒头,一边碎碎抱怨。齐咏诗道:“大哥,我手绑着怎么吃啊?”康米回头见齐咏诗双手反绑,只能看着眼前的馒头,心下犹豫,又听齐咏诗道:“你们这么多人在,我跑不掉的,等我吃完你再把我绑起来吧。”

康米想来也对,便把齐咏诗的绳子解了,道:“不要耍花样!”

齐咏诗被绑了大半天,手都僵了,这下被解开便好好活动了一下。康米道:“快快吃!”齐咏诗一边慢条斯理的撕着馒头,心下一边盘算着,道:“大哥,你们是不是红河人啊?”

康米道:“哪样?”

“哦,”齐咏诗故做满不在乎的样子道,“杨松林说的。”

“什么?”康米吃了一惊,一口馒头差点噎住,道:“他说的?”

齐咏诗道:“对啊,我前两天给了他一笔定金,他答应我让我在你们山上开个井!”齐咏诗上次听李彩丽说杨松林他们村里发现矿山的事,于是脑筋一动,便信口开河道。

果然,康米大怒,“小杂种,耍我们!”原来杨松林因为吸毒欠了一屁股债,那次看见齐咏诗给李彩丽钱,便逼问出齐咏诗的背景,知道齐咏诗颇有家资。恰逢佟伟这些人过来收债,杨松林当然没钱还,于是提出了绑架齐咏诗。而佟伟等人都是一群土匪流氓,听杨松林天花乱坠一说也就相信了,他料杨松林也还不起钱,而他自己也因为矿井倒塌而亏了钱,于是便布局准备绑架齐咏诗。说来杨松林其他本事没有,这种偷鸡摸狗的点子却是甚多。他故意先接走医院里的李彩丽,料齐咏诗两人会来家里寻找,让其他人埋伏在他家里。而他自己带着李彩丽连夜坐车跑回村子去了。

却说在红河州,村子寨子发现一座矿山不算希奇。一旦出了矿山那村子就相当于一夜暴富了,通常的规矩,村里人会把矿山占为己有,众人瓜分。当然如果有外人想来“淘金”也并非不可以,需要交一笔可观的费用,然后随便你选择一个地方打井,挖到多少你就带走多少。当然,如果挖不到那就算你倒霉了。特别是像杨松林这样不治生产的人,就只能靠这种“外租”的方式来赚钱。

康米一怒之下便想要跑出去告诉佟伟却被齐咏诗一把喊住,“喂,难道你自己不想发财了么?”

康米一愣,要知道“发财”两个字在这些人心目种的分量向来都是很高的。

齐咏诗道:“你这样跑过去和你们大哥一说,尽管到时候你们或许会回去找到他让他把钱拿出来,但是你想想,这些钱会是你的吗?”

康米一时没转过脑袋,道:“等大哥讨来钱还不是一样会分给我们。”

齐咏诗哈哈大笑,笑的康米脸上发烧,怒道:“你笑什么?”

齐咏诗道:“你们大哥可能会分钱给‘你们’,但是你肯定不会有!”

康米骂道:“胡说八道,你少来挑拨离间!”

齐咏诗泰然自若道:“我为什么要挑拨你们之间的离间?刚才你们不是已经打电话给我家人了吗,我家人现在一定在准备钱给你们,反正我现在在你们手上,挑拨你们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我是替你不值啊!——一个男人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吃点人家的剩菜冷饭,——你看看,他们在里面喝酒吃肉,你自己在吃什么!”

一句话正中要害,说的康米无地自容。现在叫自己吃馒头,等到坐地分赃的时候,自己恐怕也没什么油水。一时间他又犹豫起来,忍不住心想:老子跑过去告诉他,我有什么好处?

齐咏诗见康米被自己蒙住,心下大喜,脸上不露声色,一本正经道:“你到底想不想发财的?现在有一条现成的财路,看你走不走!”

康米点点头,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只见她向自己招招手,于是便把耳朵凑过去。只听齐咏诗在耳边细细一番嘱咐,听的他不住点头,脸上逐渐露出笑容。

齐咏诗最后正色道:“这条好路我都指点你了,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接着又在他耳边说了一番。

康米听了齐咏诗的话后正陶醉在美丽幻想之中,点了点头。

却说这时,佟伟等人终于吃饱喝足,上车看了看齐咏诗还是绑着,便要求康米继续开车。

雨渐渐小了,天色也渐渐放晴。车子继续在盘山公路上行驶。

忽然,齐咏诗只觉得自己腿上一热,一只手掌无声无息放到了自己身上。齐咏诗大吃一惊,忙把身子一缩,可是车子原本很挤,无处可避。齐咏诗顺势一看,原来是坐在身边的一个胖子,那胖子色咪咪的看着齐咏诗,一手搂着她肩膀,一手在她大腿上来回抚摩着。

齐咏诗突然犹如醍醐灌顶,心中叫苦:这下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