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行者
字体:16+-

十二章:西南之行——代价(下)

却说齐咏诗见佟伟开枪伤了李彩丽,心下激动,猛然向一冲,肩膀正撞在佟伟背心。佟伟脚下一滑,“啊!”的一声,翻身往悬崖下摔去!

说时迟,那时快,好在佟伟身手颇为敏捷,在坠落的一瞬间一手攀住了悬崖上凸出的一块山石,于是整个人像秋千一样悬空挂在崖上,不住的摇晃。

“妈……妈的!”佟伟望了望四周,冲胖子喊道:“快,快!把我拉上克!”

“哎呀,”胖子颇为愉悦的一喊,忙向前几个小步跑了过去,——捡起了佟伟掉在一边的“92式”手枪,一边端详,一边“啧啧”赞叹道:“好东西,好东西!”

“操!”佟伟此刻额头上大滴大滴汗水往下掉,只觉得手又痛又麻,歇斯底里道:“快点过来啊!妈的!”

“嘿嘿,”胖子用力捏了捏齐咏诗的脸,嘲笑道:“大哥,你这么板扎,自己爬上来吧,”接着瞄着齐咏诗起伏的胸口,道:“我,劫个色先。”

“啪!”一块山石顺着佟伟的手滑落山间。

“狗杂种!我操!狗日地!**全家!你家代代都是畜生!”佟伟实在坚持不住,眼看着胖子在一边故意不来救心下更是恼火,将胖子祖宗十八代统统骂了个遍。

“妈的,死到临头还嘴贱!”胖子也被佟伟骂的大怒,大踏步走上去,一脚踩在佟伟扒在岩石上的手指上,恶狠狠道:“老子送你一程!”

“啊!”佟伟只觉得十指巨痛,不由松开了手,全身“呼啦”一下往下掉。佟伟夜空中的咒骂声,渐渐消失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呸!”胖子朝着佟伟掉下去的方向又吐了口口水,“狗日!”

接着又转向齐咏诗道:“跑的快的嘛。”说着,伸出手就朝她胸口抓去。

齐咏诗惊慌的摇着头,向后退了一小步,竟然到了悬崖边缘,退无可退。索性闭上眼睛,心下主意已定,只要他亵渎自己,便举身悬崖!

矿山上,夜色沉静,——山顶,李彩丽倒在血泊中;赵德钢几人早被佟伟打的遍体鳞伤;康米兀自趴在地上呻吟;而,胖子一手握着手枪,一手准备撕扯齐咏诗仅有的一件外套!

远远的,警察们正领着警犬,从山脚慢慢搜上来,可是,太远,太远,——齐咏诗渐渐感到绝望,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殒命在此吗?

也许是想到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的道理,此时此刻的齐咏诗心境反而变的平静起来。山尖的夜风吹动她的绣发,望了望深不见底的悬崖,轻轻吸了口气,回想起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没有什么比无法掌空自己的命运更不幸的事了,——而,齐咏诗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一生,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一个家族在活。

记得,有记忆开始,父母便离异了。不懂事的她,被寄养在母亲的亲戚家中,——齐少筠,她的母亲,时值年轻,去了国外留学深造。而父亲,——她还能叫那个男人为父亲吗?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linghunxingzhe/18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