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行者
字体:16+-

十八章:西南之行——爱恨之间

却说李决和齐咏诗刚刚走出家门,便被迎面走来的两个警察拦下了。其中一个面容憔悴的女警,正是江莉。无论是从工作搭档的角度还是从朋友的角度,四边的死是江莉永远都料不到的。当时范正春的命令只是要他们两人盯紧李决,谁都没料到节外生枝会卷入齐咏诗绑架案,还遇到了一群亡命之徒。四边的死是个意外,更是个无奈,他死的没有价值,没有意义。江莉每次想到这些心中都是深深的自责,为什么当时要来云南呢?为什么当时要管齐咏诗这茬事呢?即便说插手管了这事,当时也不能就凭两个人贸然闯进寨子去啊!总而言之,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江莉的头晕沉沉的,想着想着,鼻子一酸,泪水又滚了下来。

“你好。”李决看着江莉,缓缓道,“他,……怎么,怎么样了?”他本来想说“四边怎么安置了”,但是看见江莉情绪低落也不忍说出口,只好用“怎么样”来代替了。

江莉抬眼看了一眼李决,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四边怎么会……忽然心底变的很憎恨他,怒目而视,冷冷的“哼”了一声。她身边另外一个警察知道面前这个女孩是海山权的女儿,忙赔了个笑脸,道:“那个,那个海先生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齐咏诗一愣,转念一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是专程守在家门口等着自己和李决回去录口供。“行了,现在可以走了。”转头看看李决,只见他那若有所思的望着某处发呆,似乎都没有听见自己和警察的对话。齐咏诗轻轻捏了捏李决的手心,李决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齐咏诗道:“怎么了?”

“我们要去录口供啦。”齐咏诗道,想想自己这次生死一线噩梦般的经历,依然是历历在目,后怕不已,又忽然觉得靠着身边这个男人很安全,很塌实,不由的将脸依偎在李决的手臂上,感受着李决身上来自“地狱火”的温热,很温暖,很陶醉。

四人一路无话,来到警局。齐咏诗和李决分别将整个绑架事件详尽的叙述了一边。由于这个案子涉及到一名警员的牺牲,所以程序上比较复杂。而根据四边体内的子弹,证明他的死亡原因是子弹打穿肾脏并引发大出血,流血过多而死。子弹的来源就是原来佟伟从越南人那里买来的手枪,——后来被胖子捡去了。同时,也证明了四边的死和李决无关,即使如此,江莉依然觉得是李决间接害死四边的。

反复折腾之后,警局那边终于释放了李决和齐咏诗。两人从警局出来后竟不知道应该往哪儿去,傻傻的在逛街。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李决道。

齐咏诗拉着李决的手心下甚是甜蜜,听李决说“我们”更是喜欢,轻轻一踮脚,向李决颈中吹气,道:“现在还早啊。”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linghunxingzhe/18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