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岁稚王妃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昔日情断

晋寒国一事,就此落幕,确定了夏允恒三日后前往敌国探险。

在回去途中,众男并排走着,一路无语。

夏允凡自然而然的怀里抱着钱金那只猪。

在就要踏出宫门,分道扬镳的时候,夏允恒忽然叫住了夏允凡。

“哥…”

夏允凡身子一震,多久,没有听到他这么叫自己了。

只是,这时…是为什么?!

夏允尘跟夏允蓝也面面相觑,不解的看着夏允恒。

展信弦则站在一旁,旁观。

钱无忧看了夏允恒一会,收回目光,抬头望天。

夏允凡抱着钱金转过身,看着正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夏允恒。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声‘哥’。

夏允恒冷冷的声音响起:“今晚,可否到恒王府少刻。”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夏允凡愣了愣,又恢复面无表情,微微颔首。

夏允恒勾起唇角,无声继续冷笑,转身离开。

夏允蓝凑前来:“二皇兄,你真的答应三皇兄要去了吗?”

夏允尘也一样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夏允凡。

钱无忧的脸早已沉了下来。

仙竹在恒王府,而夏允恒不会无缘无故的叫夏允凡去恒王府的,尚且,最近听暗子汇报,仙竹病了。

哼,夏允恒居然有那么大的肚量?!

夏允凡艰难的点了点那彷如千斤重的头。

夏允尘哼了一声,多看了夏允凡怀里的钱金一眼,转身也走人了。

夏允蓝多凝视了钱金一会,这才看也没看夏允凡,拽拽的紧跟着离开了。

展信弦则早已不知何时离开了。

钱无忧久久的看着夏允凡怀里熟睡中的钱金,抿了抿唇,也转身离开了,一声也不吭。

夏允凡知道他们所想,也知道自己很对不住金儿,可是…夏允恒主动叫他去…想必是,仙竹有什么事吧~他或许还能趁那个机会好好跟仙竹说说,说他爱的人,是谁啊!

夏允凡看着怀中钱金、,俊美的脸镀上一层梦幻般的柔情。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零岁分割线——

“凡,你终于来看我了…”仙竹苍白着脸,脆弱的让人莫名心疼,虚弱的声音,更让人想要好好爱护。

夏允凡踌躇了一下,还是不忍的上前去,坐在床沿边,执起了她放在枕边的手。

冰凉的让人心头也颤抖,她,怎会那么脆弱。

他曾跟她山盟海誓,爱她一辈子甚至永远,至今却未能好好保护她,终是让她病倒了。

他现在居然还有些心痛她,怕她会离开,怕他再也见不到她了,到底,还是曾经的伴侣啊。

“仙…”那个‘儿’字无论如何,也无法叫出声。

仙竹的脸更加苍白了,嘴唇紧抿着着,浑身也颤抖着。

敛去喜悦的表情,垂眸,黯然失色的花朵,便是如她这样的吧。

“你还是回去吧…”咬紧牙关说出这句让她和他在此时都痛彻心扉的话。

“…你,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夏允凡没有回应她的那句赌气的话。

“你走啊,为什么还要来看我啊,你走啊…呜呜~”仙竹情绪波动忽然变大,开始挣脱夏允凡紧握着她的手,表情痛苦,泣不成声了。

夏允凡的心,痛,却不如意想中的那么痛苦不堪,只是隐隐的参杂着愧疚与不忍,还有…他从不曾想过的……同情…

仙竹,他曾最爱的人,现在,他伤害了她,他居然只能同情她了?!简直是荒谬。

夏允凡站了起来,别过脸去,不看**那个悲痛难受的女人,冷静的道:

“时候不早了,我真的,该走了。”话毕,就要走向房门外。

仙竹猛的探出身子,伸出手抓住了夏允凡的手腕:“凡,你…真的不爱了吗?”就连声音,都是那么让人为之难受。

夏允凡面无表情的挣开了仙竹的手:“你,应该叫我,二皇兄…”

仙竹的手无力垂在床沿边,泪眼朦胧的看着,那曾与她山盟海誓,誓言为她赴汤蹈火的男子,留给她一个冰冷的背影,消失……

从前,都只是回忆了么?不!不是回忆,是梦魇,她以后的梦魇。

夏允凡悄无声息离开了恒王府,鬼魅般的,就像来时般,无人发觉的离开。

夏允恒待夏允凡走后,才现身房中,冷眼看着**那狼狈的泪痕满面的仙竹。

仙竹警惕的看着门边的人,眼底油然而生一丝希翼。

却见夏允恒冷笑出声:“痴梦。”便再也不看她一眼,也离开了。

仙竹躺在**,夜不能寐的呆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