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岁稚王妃
字体:16+-

第七十七章 三皇子承洛飞 一

“……”钱金眨了眨眼,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该哭还是该先问王爷在哪里呢?!

散逸跟那个公子都暗暗惊叹一番,这女子昏迷中就是个美丽的睡美人,没想到醒来了,更加惊艳动人了,只是奇怪的是,那彷如世上最妖媚的眼,眼眸却纯净一片,让人不知道该说那是双水亮的眼睛还是一双魅惑的眼睛…

真是很让人矛盾呢。

“…王爷呢?”钱金看了这屋里一眼,还是没有王爷,呜呜~难道那个姐姐又要打她了吗?

想到这,钱金的变得惊恐万分,眼里已经盈满了晶莹闪亮的泪水。

散逸跟那公子吓了一跳,她怎么一醒来就哭啊?难道把他们误以为是00XX她了的人?!

那个面容俊美的男子皱了下眉,淡淡的说了句:“这里没有什么王爷。”

散逸马上接道:“你昏倒在路边,是我们公子好心把你带了回来。”

心知公子虽性子温和,其实也是个对别人不冷不淡的人物,他不喜欢别人误会却从不解释。

钱金才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呢,她现在只要王爷。

所以,下一刻,也不管那两人满脸黑线,扯开嗓子就吼上了。

“呜呜~金儿要王爷,呜呜~”

散逸急得直跺脚,这个女子怎么回事?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呢?转而哀求的看向一旁若有所思的俊美公子,眼里很明白的写明:公子,劝劝吧。

俊美的公子,缓慢的移动到床前,蓦地伸出手点在了钱金的嘴上,钱金果然停住哭声,瞪着一双红红的兔子眼不解的看着那个俊美的公子。

俊美的公子只觉自己的心不受控制的‘突突’跳着,就快要突破胸膛蹦出来跳到她手上的那种。

低头,掐眉心,暗恼。

忽又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钱金,说:“我叫邺仁…”

散逸惊愕看向自家公子,公子这是…怎么了?这个女子,可是陌生人啊。

钱金却只是愣愣的看着那在她脑里定义成好看的哥哥的男子,不语,脸上还挂着几道泪痕,这副样子,还真是惹人怜啊。

俊美的公子皱眉: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整个晋寒国谁不知道‘邺仁’的当朝三皇子的字?这个女子为何听到他亲口告之,却没有任何反应呢?

咳咳,不错,他正是承洛飞。晋寒国的三皇子,今天本只是出去散散心的,却不料捡到这个女子回了宫呢…

带她回宫,不是他所想的,但也觉得没什么不妥。就顺便带进来了。

但是,她醒来却是这个样子。

还是,她真的是…傻子?!

傻子么?可是又不太像吧?傻子有那么干净的眼眸么?而且还知道找人和面对陌生人的恐惧么?

见她毫无反应,散逸松了口气,其实他也是白担心的,既然都把人家带进宫来了,身份早就暴露,只是,这个女子,为何却无任何反应呢?一般人见到皇室人不都是惶恐的跪下行礼么?

散逸不解的看着傻愣的坐在**的钱金。

承洛飞好看的眉毛上挑:“你叫什么?”

钱金吸吸鼻子,仍不回答。

不是在考虑,而是看着承洛飞那异常俊逸,过分柔美的脸庞出了神了。

她不是色女,却也是对好看的事物很有好感…

直接点,就是个色女潜力股。

承洛飞也差些看着她澄净的眼眸出了神,可为了保持一贯的冷漠,还是硬逼着自己不去看她的眼睛保持清醒状态,强硬着语气重复了一遍:

“你叫什么?”

钱金眨眨眼,再次吸了吸鼻子,动作很笨拙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咳咳,还没擦干净呢。

“叫钱金。”

承洛飞刹那错愕,跟身后的散逸对视一眼,张张嘴,才知道,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金儿要王爷,王爷呢?”王爷怎么不在呢?明明王爷带她玩的,怎么不在呢?

王爷不在,她总觉得好像不见了什么恨重要的东西呐~

“王爷?你是指,夏允凡?”承洛飞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钱金看他,点头。

承洛飞视线透过她想着别的:钱金,海月国第一才女,天下年轻第一富钱无忧的妹妹?夏允凡的王妃?

只是,她,是吗?

传闻钱金是一个长得异常妖媚的女子,如今一见,她拥有一张绝世的容颜和那一双可以掩盖她的外貌的媚眼之外,实在找不出,她哪里是才女的特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承洛飞顺藤摸瓜的问着。

钱金搔了搔脑袋:“王爷要带金儿去玩。”是啊,王爷要带她去玩的啊,可是,为什么她会睡着呢?王爷又在哪呢?

王爷?承洛飞看着一脸茫然无助模样的钱金,实在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了,该说,她的王爷夫君丢下她不要她了吗?还是说,她的王爷一定会来找她的……

而且,他,要收留她吗?他不是好人,而且她是别国的王妃,他一个皇子殿下,若是收留她,被知道了,自己会怎样他很清楚。

只是她这个样子,若是他狠心将她丢在宫外,按照夏允凡有心将她丢弃,她这样的人,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恐怕,是比乞丐还要难过吧。

……心有不忍,但,又能如何呢?

一屋子的沉默。

“殿下,要喝奶。”钱金晃着小腿坐在**,悠闲的催着坐在案前忙得不可开交的承洛飞。

承洛飞案上一堆堆的折子还未来得及批改,现在忙得满头大汗,她倒好,将她留了下来做个贴身宫女已经够引起各宫的注意了,因为他本来只有散逸一个小厮照顾着,现在无缘无故要了一个从宫外捡回来的陌生宫女,真够让人嚼上好一阵子的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