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岁稚王妃
字体:16+-

第八十九章 紫宥,人生第一次吃瘪

毒医的表情就这么僵在脸上,夏允恒跟承洛飞分别抓住了钱金的双手,紧紧拽着,似乎随时都有逃跑的打算。

毒医盯着钱金,不知在想些什么。

钱金不解的看着一脸紧张的夏允恒跟承洛飞:“王爷,殿下…”

王爷跟殿下怎么了?

夏允恒跟承洛飞一块瞪了钱金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到对方的时候,都很不屑的别过头去。

“你是…”毒医故作迟疑状的问着钱金。

钱金笑意嫣然的爽快答道:“我叫钱金。”

毒医笑得有些意味不明:“海月第一才女?天下第一富,钱无忧的妹妹?恭王妃?”没想到,她还有那么多身份。

才貌双全的女子,是不错,只是,眼前这两个男人会因为这个而喜欢她的话,就真的太可笑了。

“金儿是王妃…”她可不知道这个叔叔在说什么,但最后那两个字她就懂了,王妃。

毒医总算察觉了钱金与常人的不同之处,就是,她似乎像个小孩子一样,什么都懂,但又像什么都不懂。

就像她知道谁是什么人,但又根本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是什么东东。

“金儿,以后可不可以叫我,紫宥哥哥?!”毒医忽的倾下身子,对钱金说道。

承洛飞跟夏允恒皆是一惊,面面相觑,张张嘴,却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承洛飞惊的是,紫宥为什么要告诉金儿他的名字?

夏允恒惊的是,紫宥?不就是新晋二品大官紫卫的长子?

这是夏允恒最最惊讶的,他居然不知道?虽然听闻过紫卫的长子一年只回家一次,他只当是茶余饭后的闲话。

却没有想到,这个他没有注意过的人,竟是闻名天下的毒医?!

钱金倒没那两个男子那么多的顾虑,别人都对她那么好声好气说话了,她怎会拒绝呢?

于是非常甜的叫了声:“紫宥哥哥。”

毒医勾起唇角,笑了。

只是笑意,却从未到达眼底。

夏允恒敛着表情,静立在一旁,紧紧的盯着紫宥,似乎想从他表情里看出点什么。却终是徒劳。

不简单的人物,都很会隐藏自己。

钱金话比较多了,挣开夏允恒跟承洛飞拽住自己的手,走前去,在那俩怨男哀怨的目光中,忽的握住了紫宥的手。

钱金冲惊讶中的紫宥笑道:“紫宥哥哥好像哥哥…”不知为什么,她就觉得这个紫宥哥哥给她的感觉跟哥哥的感觉好像呢。想要依赖的那种……

夏允恒勾勾嘴角,无所谓,金儿只把他当哥哥而已。

承洛飞笑得异常温柔,小家伙,就知道你认真不到哪去。

紫宥感觉自己的嘴角剧烈的往上抽了抽,就差翻白眼再仰天一吼了。他跟那个奸商哪里像了?

还真别说,他毒医脾气古怪的响遍全天下的,这么生气无处发泄的憋屈,却是头一回,以往惹怒他的人,早就见阎王去了。

就是眼前这个女子,而且貌似还不怎么懂事的‘小孩子’,他不能动她一根寒毛…不是他惧怕了她的身份,不是惧怕了爱恋她的男人们。

而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么个单纯的‘小孩子’,那个手啊,就是下不出,也于心不忍的。

紫宥心里暗骂:该死的,这个是女人啊…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对女人也会来电的。

好死不死的钱金再接再厉,见紫宥不理她,她又继续抓着紫宥的水袖晃了两晃:“紫宥哥哥也做金儿的王爷吧…”

话音刚落,夏允恒就冲上来,分开钱金跟紫宥,将钱金拉到自己身后,瞪了钱金一眼:“金儿,这种话岂能随便对人说?”

钱金不依,好久没见到哥哥了,现在看到一个跟哥哥那么像的人,真的好怀念啊,呜呜~好想扑到紫宥哥哥的怀里睡个觉觉。

钱金甩了甩夏允恒的手,可夏允恒紧紧抓着,就跟个牛皮糖似的,根本就甩不动。

钱金的眼眶里立即溢满了泪水,回头,冲夏允恒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弄得夏允恒愣了神,然后趁机甩开夏允恒的手,冲到紫宥的怀里,抱紧,嘟囔着:

“哥哥,金儿睡觉觉……”

三男无语…

夏允恒跟承洛飞暗暗握紧拳头:该死的,居然‘投怀送抱’?他们可从没有那么好的福利呢。

紫宥有些抗拒,却还是没有推开怀里的人,只是觉得,睡一睡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

夏允恒这样刻薄的人怎会放过大发醋意的机会,只见他板着脸,看着紫宥:“毒医真是位善良的好大夫啊,尽职到都能照顾病人的饮食起居了。”

脾气再好,再怎么温和儒雅的某三殿下也酸了:“没想到多年来不见,毒医都从善了…”

话里有话,话里有刺……

紫宥却发不起火,憋屈的…

为什么自己会拒绝不了这个女人啊,他一个对女子不敢兴趣的毒医名声都毁了!

钱金是吧,你给我好好记着。

不!她根本就不可能记住,那我记住!哼!

明天中考,写的糊里糊涂的,希望你们别介意啊!乱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