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岁稚王妃
字体:16+-

第一百零一章 设计,陷阱

夏允凡用完午膳,本打算立即出发,带着亲卫队去找钱金。可是刚走到门边就觉得头脑一阵晕眩,赶忙扶住门框。

紧接着,门口忽然出现一个女子,凝脂艳妆,一身抹胸半透明的浅粉色轻纱,微张的红唇与充满情×欲的双眼,无不张示她的欲拒还迎。

夏允凡眼神迷蒙,浑身燥热,仅存的一点意志让他撇过头,不去看眼前那个活色天香。伸出一只手,想要关上房门,却被那女子用身躯挡住了。

他炽热的手不小心触碰到她冰凉的手臂,触电般的收回手,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忙又转过头去。

“离开。”

女子的脸色变了变,有点退缩的意思,却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什么,不怕死的大跨前一步,不仅抱住了夏允凡的胳膊,还把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甚至不留一点缝隙的。

她胸前丰满的两个浑圆紧紧的贴着他的侧身,让他的腹部难受的一阵躁动,差些就要焚灭他那模糊的意志。

女子见他这个样子,笑得更是得意动人,擅自扶着他东倒西歪的身子,腾出一只手关上房门,就要扶着夏允凡往大床走去。

听到关门声,夏允凡蓦地看向紧闭的房门,再像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将恶狠狠的目光转向身旁那个紧贴着自己的女子。

女子不以为然的娇柔一笑,伸出手抚上了夏允凡的胸膛:“王爷,如果没有我,你要怎么去释放呢?”

女子的手,冰凉嫩滑,缓缓的在夏允凡起伏不定的胸前游动。

夏允凡仅剩的一点理智已经被欲×望燃尽。

忽的他横抱起那女子,就在那女子以为自己得逞时,夏允凡抱着她大跨步的走到门边,拉开门,猛地将那女子毫不犹豫的抛了出去。然后关上门,艰难的迈着步伐走到床边,爬上床,盘腿而坐,开始想运功,想要用内力暂时压住药性。想着待会再叫人找解药。他知道他中的只是普通**,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拿个方子到药房抓药就能解决。

就算刚刚真的快忍不住了,可他脑海里却及时浮现了钱金的笑脸,让他怎么忍心趁她不在的时候碰别的女人?若是她在,他更加看都不会看别的女子一眼。

他更加知道,这一次他中毒,是有人设计的,而且,他总觉得刚刚那女子,好似在哪见过,但却一时想不起来,这让他有些烦躁。

搞得身子又一阵燥热,差些走火入魔,但转而一想到钱金,又马上恢复平静。

呼~金儿,没有你,我似乎真的什么都做不好了呢。

夏允凡内心独白。

女子呈直落线被摔在院中央,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差些两眼翻白昏死过去,可见夏允凡当时是绝对没有一丝心慈手软的怜香惜玉的。

就在这时,不远处跑过来一个丫环。她来到女子的前边,手忙脚乱的将地上的人儿小心翼翼的扶了起来。

“离儿,这…。是怎么回事?”丫环打扮的女子皱眉问道。

而那艳丽的被称呼为‘离儿’的女子则因身子上的疼痛紧咬下唇,愤恨不甘的紧盯着前面那紧闭的房门:“总有一天,我要让他爱我爱的死心塌地。丝儿,我们走。”

于是,两人相互搀扶着,缓慢的,默默地,离开了恭王府。

就像是,悄无声息的,她们来过,更是走了。

不错,这两个女子正是上次与钱金一起被抓在马车上的丝儿与离儿。离儿曾下定决心要当恭王妃,先前一直都没等到时机,而这次,原本该是最好的机会,让丝儿假扮成王府丫环,给夏允凡备膳,顺便下药。而夏允凡府里的人都是忠心耿耿,所以府里没有膳前试毒这一事。所以,他确实中毒了。但离儿根本没想到,一个中了**的人,在一个女子,且是一个姿色上等的女子挑逗下,竟还能拒绝她的‘主动’。她,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她认为,是药性太普通了,夏允凡亦不是普通人,她早该想到的。

离儿更加想得到这个男人,她要荣华富贵,她要他的疼爱与体贴。

她要做恭王妃。

所以,她现在必须要做的事,一边就是一步步的千方百计接近夏允凡,一点点的想方设法让他爱上自己的美,另一边,也决不能让他找到那失踪的恭王妃。

她不会让那个恭王妃顺利回来的,那样,她的计划就全盘失算,因为她心里很清楚也很明白,即使恭王妃是个傻子,恭王爷却仍是对她用情至深——

零岁分割线——

“嗯…放开我…啊嗯…禽兽…放开…嗯…”女子隐约的呻×吟声不断从房里传出。

“砰——”门忽的被猛力踹开。

“嘶——”众人倒吸气的声音。

“好一对狗男女,给本王上演的一场**啊。”

夏允恒站在房门口,后面站着一大堆的人,有侍卫,有丫环,有小厮……

而**那两个赤×裸交叠的人影马上分开,男人光着肥胖的身躯,不知羞耻而惶恐莫及的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

“恒王爷饶命啊,小人是冤枉的啊,是王妃自己耐不住寂寞才叫小人……小人只是个贱人,王妃的命令小人哪敢不从呢?!王爷饶命啊。小人是冤枉的啊…”

一系列的话语让众人更是倒吸一口冷气。

仙竹则一直镇定的,在那男人离开自己的身子的时候,她才扯过一旁的被子盖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看着那肥胖男人的眼神,是掩盖不住的厌恶与嘲讽。最后将目光移到门口的夏允恒身上,眼里多了抹怨恨。

夏允恒接收到她的目光,表现的却无比自然,没有一点在乎,反正,这是他导演的一出戏,现在的情况,正是他要的效果。

夏允恒瞥了那还在磕头求饶的肉团一眼,冷冷道:“拖下去,乱棍打死,扔到荒山野岭中。喂狼。”

其中两个侍卫应了声“是”,便走上前,将那不找寸缕却只顾着哀求的肥胖男人拖了下去,老远的,还能听到他杀猪般的哀号。

夏允恒背对着众人挥挥手,听到自己平静的声音:“都退下吧。”

人们作鸟兽散状,转身立即窃窃私语起来。

夏允恒走进房里,关上房门,望着**那冷静的女人,满眼的都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仙竹心底冷笑,垂眸:“你的目的已达到。”

夏允恒冷笑一声:“可惜,却不能将你处死,真是遗憾呢。”

仙竹眼里已经溢满晶莹的泪水,却强颜欢笑着,声音有丝颤抖:“虽然这个男人真的很让人恶心,但,谢谢你,还好,不是他。”

夏允恒笑的很是邪恶:“怎么?难道你还想他在你没有失势之前,好好爱×抚你一番?”

仙竹忽的‘噗嗤’一声笑了,仰起头笑了,笑的泪流满面,笑的有些撕心裂肺,笑的有些癫狂,笑的有些释放的味道。

“哈哈哈哈…我爱他,嫁给你都是我所不愿却不能抗拒的,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你一直都是他的替身,我爱他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偏偏让我嫁给了你,你这个阴险歹毒的男人,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你不是男人…你从来没有碰过我,现在为了那个傻子,就要这样陷害你的妻子,你不是男人……”话音刚落,紧接着的是夏允恒几步走到床前,伸出手,刚恢复安静的房里登时又响起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啪!’

这一下,似乎连空气都静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