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岁稚王妃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九章 翠娘

钱金醒来时,已是夜晚。

而负责照顾她的丫环谷儿看到睁大眼睛静躺在**的钱金,马上丢下手头的工作,嚷嚷着跑了出去:

“阿娘,阿娘,姑娘醒了,阿娘……”

钱金木讷的躺在**一动不动,双眼无神的盯着浅粉色的床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鸨扭着肥腰迈着欢快的小碎步推门进了来,来到床前,看到已经睁开一双可以媚乱天下的双眸,眼里先是闪过一抹惊艳,忙压下心中的狂喜,就连看着钱金的眼睛里都闪着泪光,这么个大美人胚子,看来她翠娘想不发都难了啊…熬了这大半辈子,总算能发个大财了。

“哎呀,我的闺女啊,来来来,喝杯水吧,瞧瞧,你这生病昏了过去,可把你阿娘我急了啊。”

说罢就接过谷儿早准备好的茶杯,一手扶起钱金,一边就要喂她喝水…

钱金还是那样木木的,任由翠娘的摆布,水来她就喝,嘴角还流下一丝水渍。

翠娘一怔,这闺女怎么了?怎么一丁点儿反应都没有呢?该不会傻了吧?

被自己这么个想法吓了一跳的翠娘,急忙放下茶杯,两只手钳住钱金的柔弱的双肩猛摇:“呀~闺女儿啊,你怎么了?别吓阿娘啊…来,叫一声阿娘看看…”

钱金久久都没有任何反应,除了她的眼睛会眨,呼吸有频率证明她是真的活着兼清醒着的,其他还真的没有一点动静…

翠娘吓破了胆,真以为钱金有问题而想要找大夫时,钱金却忽的哭了开来,猛地抱住了翠娘肥胖的身躯,哇哇大哭。

还好翠娘没有心脏病,身体也还算健康,不然被钱金这么吓得一惊一乍的,她可早就归西了。

被钱金这么抱住一哭,翠娘只觉自己的心在霎时软了下来,老觉得钱金这么放肆大哭,她好艳羡,自从她年轻时被父亲卖进这里来时,她一哭,那时的阿娘就会抽她一顿,导致她连哭都不敢哭。

好不容易看破一切,用着手段当上了这里的管事人,面对着那么多个刚进来就或哭或闹而又渐渐对喜怒哀乐麻木了只想着权利的姑娘们,她都无动于衷。

可现在,这个刚被她买来的姑娘居然抱着她就大哭起来,真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就连谷儿也呆怔着不知做什么反应了……

过了好久,翠娘僵硬的身子渐渐放松,却也没有推开钱金,反而是伸手轻抚她的背,叹着气。

“唉~姑娘,我知道你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来的,我也知道你是不会情愿的,可是,你都病成那样都没钱看大夫,我想你的生活也很困苦的,过着那受苦的生活,为什么不来这里呢?只要躺着就有好生活过,我们还能奢求什么呢…”

钱金边哭边叫道:“我要哥哥…金儿要哥哥…”

翠娘还听不出金儿的话有哪些不对劲,只认定她是刚丧失了唯一的亲人有些语无伦次罢了。

“唉~既然你的哥哥都不在了,你就该接受这个事实吧。”

“呜呜~金儿要…哥……咳咳…哥哥…哥哥…”差一些被口水呛到,却还不依不饶的继续呼唤着。

她想着,有个大哥哥凶她,要打她,然后那个大哥哥跟人家走了,丢下她一个人,允蓝哥哥也不在,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只剩她一个人了,一个人了……

那样的孤独无助和迷茫。

蓦地没了声音,翠娘忙扭头一看,只见钱金紧闭双眼,脸色苍白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竟就这么哭的昏死过去。

翠娘心也跟着放了下来,唉~这丫头,看来还真是伤心过度了,这段时间就不让她那么早登台吧…说她翠娘有私心也好,还是出于同情什么的,反正她也蛮喜爱这丫头的。

翠娘刚将钱金放回**,欲要起身出去忙活。

而就在这时,门却被猛地踹开了。

接着一身半透明漾黄色绚丽纱装的当红花魁秦艳艳便现身房中。趾高气昂的站在那儿,身后还示威性的带着两个一看就是势利眼的小丫头,跟她们的主子一样的心高气傲。

“阿娘,听说你又买了个姑娘?…”说着,秦艳艳已经迈着莲步来到了床边站定。

她的两个丫头旁若无人的紧随她身后。

翠娘的脸色非常难看,站在床边,一边用肥胖的身躯若有若无的挡住了钱金的容颜,不让秦艳艳瞧见。一边板着脸冷冷道:“今晚你不去登台表演来这干嘛呢?”

秦艳艳有些不服气,伸长了脖子却仍是无法看到躺在**那个女子的容颜,而又听翠娘用这样恶劣的语气对她说话,她顿时有些泄气,可又有些好强而不甘心。

“阿娘,艳艳想看看这新来的人儿……”

翠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帕:“好了好了,快去表演,看什么看呢,一个姑娘家哪那么多事儿…”

翠娘自然知道秦艳艳必定是听了一些谣言,若是让她看到她买了个这么个绝色人儿,不知会起什么歹心,所以翠娘仍是偏心于钱金的,无意中总是护着钱金。

秦艳艳自也明白翠娘的‘无意’。于是也心知不可再拗下去,毕竟翠娘可是个管事人,她一个小花魁可得罪不起,不然随时都有可能被翠娘踢出局。

秦艳艳就这么不甘心的离去了。

翠娘也要出去忙活了,叮嘱着谷儿一定要照看好钱金,不要让她有任何事之后,才放心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