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岁稚王妃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九章 质疑

“啊~这位钱公子啊,这可是我为你绣的小锦囊呢,希望你…”花裙女子弯着腰,巧笑倩兮的双手捧着一个绣满花儿的深红色锦囊到钱无忧面前。那模样甜腻的不得了。

话音未落,又被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只见一个身着青色衣裙的女子挤开花裙子,扭着腰肢道:“公子想必是闷了吧?要不,婉沁为公子舞一曲…”

话还未说完又被赵恬儿挤开了去,赵恬儿刚想继续,又被赵婉沁挤开了去,这下可好,两人较劲上了,谁也不让谁。

而她们的目标人物:钱无忧,正雷打不动,一副闲情逸致的模样品着茗呢。

呃…这赵老爷子也挺识货的,这茶可是很难买到的金骏眉啊。

钱无忧的忽视功力一向很高,旁边两个乌鸦吵吵闹闹,他仍能做到置若罔闻,旁若无人的独乐乐。

而那边,赵素君正跟钱金坐在走廊的边上,兴致勃勃的看着亭里的争宠戏码。

不,也只有赵素君一人有兴致而已,而钱金则好奇的看着赵素君啃瓜子。

君姐姐咬的那个小小的红红的是什么啊?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于是也小心翼翼的伸到赵素君端着的盘子里快速的撵出一小粒,放到牙齿上咬了咬,只听‘咔’一声,然后只觉得咸咸的再没什么美味可言之后才吐了出来。呃…没有牛奶好喝。

“我说金儿啊,你家哥哥是不是一向都这样啊?说真的,我还挺崇拜他的,这旁边有人在吵架,他居然还能这样无动于衷?这该是哪个神仙级别啊…”

钱金也顺着赵素君的视线看向不远处的亭里,看到两个姐姐在激烈的说着什么,而哥哥却坐在位置上,一脸的惬意。

说真的,钱金那一刻真的有种茫然和无奈的感觉。

茫然还好说吧,只是这无奈,还真不知道出现在钱金身上究竟算什么了。

见钱金久久没有回话,于是赵素君回过头来正要再问一次,恰好看到了钱金满脸的惆怅。那一刹,赵素君只觉自己的心有一点点颤抖。可又似乎不代表什么。

“……”张着嘴,却没有说出一句话,静静看着她。

钱金趴在栏杆上,看着亭里的景象,一不自觉的走了神。

缕缕清风拂过,栏杆边的两人都打了个寒颤,赵素君忙回神,捅了捅钱金的腰际:“下来,危险。”

钱金侧头看了赵素君一眼,又继续回过头去看了下亭里的情景,这才转过身来重新坐好。

“怎么?金儿舍不得你哥哥啊?”赵素君柔美的脸上挂着很不协调的坏笑靠近着钱金调侃道。

钱金皱起小脸,一巴掌盖在赵素君的脸上,用力的一把推开,然后别开脸:“姐姐你好讨厌。”

赵素君擦擦鼻子,仍不改那有碍瞻观的痞子样,却不敢再凑近钱金,然后一边捻着瓜子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按照钱大公子现在的年龄来说,他是到了要纳贤的年龄了啊。”

“纳贤?”不懂。

“…也就是要娶妻了。要给金儿找个大嫂了。”再接再厉,看这小家伙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

“哥哥要娶王妃了吗?”还有半点迷糊。

“呃…是的,但不是王妃,是娘子。”

“那哥哥不能跟金儿一起生活了吗?”

“姑且是吧。”不过钱无忧想要跟钱金一起的话,那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砰——”钱金慌忙一转身准备爬下栏杆,却不料一个急忙就撞到了柱子,叫也没叫一声就匆匆忙忙的跳下栏杆往钱无忧那边跑去了。

赵素君在钱金撞倒柱子那霎就已经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却不想,她还未来得及抓住她,她就跑了。

赵素君望着她奔跑的笨拙的背影有点心生无力。

钱无忧在她心里果然有不一样的存在意义,而那个存在是不是比恭王爷的分量还要大呢?失去了记忆,就都把那份爱给埋葬了?

若是这样,这份存在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重呢?那么她以后的选择又该是怎样的?而钱无忧是不是也会一切遵照她的意愿呢?

赵素君开始对钱金产生了兴趣。

不知是真的因为对她的以后的选择好奇,还是为了心底的那份不甘。

钱金屁颠颠的跑到亭里,大嚷着:“哥哥,哥哥,哥哥……”

两位小姐听到钱金的声音都停止了挣拗,钱无忧也停止了喝茶的动作,好整以暇的等着钱金跑到自己这里来。就在钱金快要扑到钱无忧怀里的时候,赵恬儿眼珠子滴溜溜在钱无忧那儿转了一圈,然后大跨步挡到了钱金面前,伸出双臂拦住了钱金的去路。

“诶~钱小姐啊,你看,这可是我为你哥哥绣的小锦囊啊,你说好看不?”说着,还拿出锦囊在钱金的眼前晃了晃。

钱金简单的瞥了一眼她手中的锦囊,兴趣缺缺的敷衍了句:“嗯。”然后便要绕过她继续向钱无忧前进。

可刚迈出没两步,又被赵婉沁拦住了,却见赵婉沁习惯性似的扭着小腰,然后转了个圈:“钱小姐,看我跳支舞好不好?”

钱金颔首。

赵婉沁娇笑一声,便真的在原地跳起了舞,钱金好奇的多看了一眼,然后又绕过她,走开,终于如愿的扑到了钱无忧的怀里。

钱无忧温柔的笑笑摸着她的脑袋。

钱金从他怀里抬起脸来:“哥哥要娶那两个姐姐做娘子吗?”

钱无忧的手停顿了下,然后便是错愕的表情,一时不知作何反应了。

钱金得不到钱无忧的回答,便以为真的是这样了,于是又埋下头去,闷闷的扯着钱无忧的衣襟道:“哥哥要娶妻,不能跟金儿一起生活了…哥哥,不要娶妻。”小孩子都是私心偏多的,可也直言不讳。

这话可不得了,让赵恬儿听到了,她忙三两步走过来,尖尖的声音随之响起:“诶~钱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天下哪个男人会不娶妻的?而且像钱公子这样的人物,这个年纪有个三妻四妾是很正常不过的事了,而现在钱公子却一个侍妾都没有,那还真是惹人笑话了。好歹这也是你的哥哥啊,钱小姐你怎会这么说呢?”

钱金噎语,不是说不出话,而是根本听不懂。

钱无忧冷瞥了赵恬儿一眼:“鄙人家事似乎还累不着赵大小姐如此着紧吧。”

赵恬儿被钱无忧那一冷眼扫到颜面无存。

赵婉沁还在一边忘情的转着圈跳着舞,根本无所察觉这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整一个舞痴。

钱无忧这才捧起钱金的脸,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倒把也钱金也吓了一跳。

“金儿,告诉哥哥,谁跟你说这些的?”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教金儿这些事,明知道这是他最不愿提起的。更不想金儿知道的。

钱金手臂一伸,小手一指,刚好定住了不远处长廊上那个闲闲的捧着瓜子啃着的赵素君。

钱无忧的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杀伤力随着空气传到了赵素君那边,赵素君打了个寒颤,朝杀气扑腾的方向望去,正对上钱无忧冷厉的眼神,忙丢下瓜子,闪人去也。

看着赵素君毫无形象可言的奔跑姿势,钱无忧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