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岁稚王妃
字体:16+-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卖花糕的如花

`而展信弦得到夏伟彦的准旨,隔日一早就带着自己的一个贴身侍卫肖青就低调的出发了,马不停蹄的在午后来到了青州。掩人耳目的在一个小客栈暂住了下来。

以便暗中观察着县官梁侩区的一举一动,而另一边则顺便打探钱金的踪迹。

绕来绕去,他的目的还是脱离不了那个人儿啊。

挑灯夜阅,看着他命令肖青去梁县府书房里‘借来’的账目,展信弦嘴角的笑意愈来愈冷。这么大的一笔数目,他还真不信这个小小的青州知县竟敢‘馋’的入口。而且他要那么多的钱财要用在哪里呢?要说他的背后没一个大人物撑着,他展信弦绝对就是白痴了。

“太子殿下…”肖青的身影倏地悄无声息出现在昏暗的房中。

“说。”展信弦睨了单膝跪在地上的人一眼,又把视线重新放回手中的账目上,只是由谁都看出,他是心不在焉的。

“属下刚在客栈大堂听到青州第一赵府的一个小丫环对掌柜说,他们的赵府近日来了位贵客…”

“……”

“那贵客便是天下第一富,钱无忧。”

展信弦眨了眨眼,再看,房里哪还有肖青的影子?

青州,天下脚下的第二大城,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烛光摇曳,忽闪忽闪的犹如风吹,实则却是空气流动都很难感觉到……——

零岁分割线——

而夏允凡带着两个心腹护卫就出发到了青州,开始只是闲晃起来,明言暗语的打听却仍未能发现钱金的踪迹。

夏允凡不禁有些气馁,可又不想轻易放弃,他有多久没见她了,无从想象那多少个日夜的思念煎熬,她不在他耳边餂燥,他就觉得时间过于死静了,她不吩咐他做事,他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她不再忤逆他的意愿了,他就浑身不自在。

反正他就是有点欠虐了。

天天呆在那个府里看那个离儿挺个大肚子还要跑他这儿来嘘寒问暖,真是让他烦躁不已,即使她已有他的骨肉,可他却无任何感觉,甚至觉得,要不要也罢。

回首想想,自己这个想法是不是太过无情了点呢?但是转而脑海浮现金儿噘嘴的可爱表情,便又是云淡风轻,那个孩子,不过是个意外…

“哥哥…”忽然一个清灵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他耳里,夏允凡一个激灵,忙循着声音的方向奔去,却发现,大街上仍是人来人往,却无自己一直魂牵梦萦的身影。

夏允凡不禁有些郁闷,刚刚那个声音明明那么真实,明明就是心底一直挥散不去的声音啊,他又怎会听错呢?来不及拨清迷惑,握紧拳头,重新振作,金儿一定在这里,他一定要赶快找到金儿,只要她在身边,又有什么能够让他那么伤脑筋的疑神疑鬼呢。

夏允凡吩咐了其中一个守卫去通知其他人分散寻找,而他则带着另一个向下一个目的地出发。

在夏允凡等人已经离开了原地之后,不远处一个卖花糕的小摊前,一个高硕的白色身影正僵硬的立着,二八年华的小女摊主吃惊的盯着眼前这位,哦不,是这两位光天化日之下相拥着站在她小摊前的两个玉人。

钱无忧冷冷的瞥了那个女摊主一眼,女摊主马上微微颤颤的收回目光,讪讪的笑笑:“请问,两位想要尝尝这花糕吗?这可是奴家家传秘方啊,可是独一无二的美味啊。”

奴家?钱无忧打了个寒颤,再次冷射了那女摊主一眼,女摊主马上识相的不说话了,公子好看,穿着气质不凡,却也代表着不是好惹的主儿。

钱金被钱无忧紧紧的箍在怀里,脸蛋压在他坚硬的胸膛上完全变了形,就连呼吸都困难极了。只余幸存在外的双手不断挣扎,钱无忧才终于意识到钱金还被自己按着。

于是放开了手,钱金这才从他怀里回归空气中。

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和不忘那眼瞪他的模样,钱无忧终是笑了。

摸摸她的脑袋:“金儿不要生气,哥哥刚刚只是…只是一时激动,所以才……”要不是刚才他凭着敏锐的感觉和迅速的反应,发现夏允凡居然就站在离他们不及五米处的地方,就凭金儿刚刚那响亮的‘哥哥’,他们不隐藏起来的话,金儿现在肯定就在夏允凡的怀里撒着娇,两人旁若无人的‘你担忧来我情深’了。

“哥哥。”看着钱无忧支吾了半天干脆不说话的没下文了,钱金就纳闷了,转头看到眼前的花花绿绿的正方形散发着淡香味的美食,于是扯了扯钱无忧的衣袖。

钱无忧回过神来,看到钱金正舔舔嘴唇满眼期待的看着他又看看那个花糕摊。

钱无忧忙掩饰住心猿意马的内心活动,随意颔首:“嗯…”

得到钱无忧的应允,钱金便一手拿了一块花糕,蹦蹦跳跳到钱无忧的面前,然后将其中一块递到钱无忧的嘴边,自己也没落下的咬着另一块,呃,好好吃喔~

钱无忧看了看四周环境,又看了看面前这双眼充满期待的看着自己的人儿,不想看到那双灵动的眼会黯然下来,于是钱无忧小小的就着钱金的手咬了一口那块花糕。

入口即化,淡淡的花香味却仍环绕在唇齿间,平淡无奇的小摊小吃,经过钱金的手,到了他的嘴里,就成了人间美味。

钱金已经迅速的将自己的那块解决落肚,看了看钱无忧,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块还有钱无忧小小的齿印的花糕,无视钱无忧惊讶的神情,啊呜一口就吃了起来。

钱无忧哭笑不得。

而一旁的女摊主早就激动不已,瞧这小两口多恩爱啊,男俊女俏的,真是羡煞旁人了。不过她如花也不差吧?为什么年方双十还找不到郎君呢。

而这时已换上男装的赵素君这才从前方一个店铺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眼尖的瞥见钱金和钱无忧在这边,忙屁颠颠的跑了过来,哪还有平时那个娇弱的大家闺秀的模样。

钱无忧也敏锐的看到了正向他们跑来的人,牵住钱金的手就转身走掉。

钱金埋头啃着花糕,丝毫没注意到异常。

赵素君看到钱无忧看到他就掉头跑,非常不悦,加大步伐加快速度的追上去。

经过花糕摊的时候,女摊主如花还沉浸在自己还未能嫁出去的困恼里,伸手就拽住了从她摊前跑过的赵素君。

“这位公子,你说啊,我如花已经年方双十了,为何仍嫁不出去呢?”声音刻意娇滴滴的还带着深深的哀怨。

赵素君看了看如花那张河马脸,短短粗粗的浓眉下是一双跟脚缝似的眼睛,扁鼻梁大鼻孔,隐约能看见里面的鼻毛呼之欲出,再往下的是一张血盆大口,合起来简直就是上帝惨不忍睹的失败雕刻物。

赵素君咽了口唾沫,别过脸去,怕自己再看就吐出来了,眼看着钱无忧跟钱金的身影就要淹没在人群里,赵素君急了。

“其实如花姑娘你并不丑,只是…只是你这尊容实在无人敢觊觎,其实如花姑娘的面貌实则是别人家姑娘求之不得的,因为你这副尊容,绝对无人敢动如花姑娘你的……”

如花呐呐道:“我倒希望有人能碰我…”话锋一转,又死死地拽着赵素君的衣领:“那公子你呢…你想不想对如花……”支吾着,又更往赵素君亲近几分。

赵素君一把挣开如花的‘钳制’,逃之夭夭。

不行了,再不跑,他真的要吐了。

如花看到赵素君落跑的背影,拿起自己摊前的一块花糕呐呐自语:“我竟连一块花糕都比不上吗?可为什么他们喜欢我的花糕又不娶我呢?”

……

期末考试咯,so 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