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四友
字体:16+-

八、晓风残月桂花香

公遐闻言喜谢,便由两少年壮士领路,陪同走下。山下诸人正将死狼聚在一起,方在谷口旁边溪岸上洗剥狼皮。只前见少年和一中年矮子一同迎上。另有一人走在前面,朝公遐微笑点头,看了一眼,如飞往谷中驰去。谷口山门业己大开,内有十几个少年男女和幼童欢呼而出,同往溪边跑去。谷口前段形如一座桶形深洞,约有三丈方圆,两壁还有好些大小洞穴,已被人辟作石室,打扫极为干净,灯光外映。洞壁上挂着几盏大油灯,并有松油制成的火炬,照得全洞通明。一群山羊刚被人赶往里面,地上还有十几只野兔、山鸡尚未拿走。另一面,长幼两位主人已迎将上来,见面笑说:“小弟娄公明,这是七弟秦真,请到里面再说罢。”公遐还未及答,秦真急道:“大哥怎不问方才的话?”公明笑道:“老三的脾气为人莫非你还不知?就有急事,也不在此一时。寇兄既能拿他铁指环来此,决不会如你所料为贼所困。必定义是我昨日所说,他为巴家贼人所述,暂时不愿回来也未可知。”秦真意似不快,方答:“三哥怎看得起巴家那无耻女子?

他平日常说巴贼残杀土人,早晚除此一害。想是那日和大哥争论了几句,一时负气,不办出个样儿不愿回来。再不便是孤身犯险,被巴贼困住。虽不敢伤他,却无法脱身。我们早向寇兄问明来意,也好放一点心。”公遐闻言忙答:“秦七兄料得不错。娄三兄本被贼党困入石牢,现已遇救,被一蒙面骑虎的白衣侠女接走。此是事前有人托小弟拿着指环来此送信。彼时小弟还想在此寻访七兄,误人贼巢,也极危险。三兄遇救时小弟也曾在场,知要来此拜望,大约不久也回来了。”秦真惊喜道:“我说如何?寇兄果是黄龙山脚龙尾坝村中独杀三只大豹的么?蒙你不弃远道来访,由此我们又多一同道之交,真乃快事。既与我娄三哥见面,他的事想必知道了?”公明笑道:“寇兄深夜荒山冒险来此,到了里面落座再说不是一样,我料巴贼决不敢伤你三哥一根毫发,何况今已脱身,报仇除害不在此时,忙他作什!”

公遐知道娄公明乃公亮之兄,见他比乃弟还要生得矮小精瘦。方才杀狼,不曾留意他的武功,乍看笑语从容,貌不惊人,说到未了两句,忽觉语声沉着,两目精芒外射,与常人迥不相同,笑答:“听说大兄、七兄所居在谷的中部,还有一段路。我们步月而行,且谈且走也是一样。”随将经过一一说出。秦真听说公亮与虎女并骑而去,似颇欢喜,公明由此一言未发,似在寻思神气。还未走出山洞,公遐便闻到桂花香味,越往前走,香味越浓。等话说完,秦真笑道:“大哥人最精细。方才要我弟兄到家再谈,一半为了寇兄远来劳乏,恐失敬礼;一半是为今夜杀狼,本山几个会武的十九出动,他们俱都胆勇义气,痛恨西山恶霸和手下贼党,得知此事,激于一时义愤,难免赶去,不到时机,生出事来。还有那位骑虎侠女最关重要,想不到竞和三哥投机,真个再好没有。我料寇兄今日来访,本备有薄酒粗肴,等了一日不见寻来。中间命人往探,又未寻见,巴贼终年压榨土人,西山两条出口均有专人防守,方才听说误入贼巢,又非贼党诱去,心还奇怪。后听寇兄一说,才知误走龙泉峡,巧遇每年必发的中秋山洪,于万分危险中越崖而过,恰由通往贼庄的山洞中穿出。那是巴贼藏酒的所在,因其两面出口均有专人防守,此外无路可通,洞口无什防守。没想到寇兄连经两处素无人迹的奇险,绕越到此,无意之中深入他的腹地。妙在助你脱险的青衣女子林蓉乃他爱妾林莺之妹。乃姊本是一个女飞贼,巴贼用了许多心机,请人做媒,才弄到手,宠爱非常。以前便以正室之礼相待,又爱又怕。此女从小便随乃姊,也会一点武功,初到巴家时才十来岁。三年前双方合力打狼,曾经见过她两面。虽在恶霸家中长大,但与乃姊性情大不相同,彼时年已十七,听说巴贼对她本极垂涎。为了此女还有志气,向姊哭诉,宁死不从,方得无事,居然至今未落贼手,能够自保,也算难得。她和小弟见第二面时,几次开口,欲言又止,我并不曾理会。新近三哥和她见面,曾听哭诉,想要逃走。万一逃不出去,便借打猎为名逃来东山,我们业已答应。共总不到十天,三哥便被恶霸所困。照寇兄所说,此女暗中颇为出力。最难得是她并没有私心,只是痛恨恶霸,性喜济困扶危,急于脱离虎口,不似恶霸之妹巴柔云还有别的用意。她从小孤苦无依,先寄养在一个友人家中。从八岁起便随乃姊在外流浪,受了不少惊险折磨,身世也极可怜。本来我们想要救她脱出火坑,今夜再听寇兄一说,更非救出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