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四友
字体:16+-

八、晓风残月桂花香

公遐闻言喜谢,便由两少年壮士领路,陪同走下。山下诸人正将死狼聚在一起,方在谷口旁边溪岸上洗剥狼皮。只前见少年和一中年矮子一同迎上。另有一人走在前面,朝公遐微笑点头,看了一眼,如飞往谷中驰去。谷口山门业己大开,内有十几个少年男女和幼童欢呼而出,同往溪边跑去。谷口前段形如一座桶形深洞,约有三丈方圆,两壁还有好些大小洞穴,已被人辟作石室,打扫极为干净,灯光外映。洞壁上挂着几盏大油灯,并有松油制成的火炬,照得全洞通明。一群山羊刚被人赶往里面,地上还有十几只野兔、山鸡尚未拿走。另一面,长幼两位主人已迎将上来,见面笑说:“小弟娄公明,这是七弟秦真,请到里面再说罢。”公遐还未及答,秦真急道:“大哥怎不问方才的话?”公明笑道:“老三的脾气为人莫非你还不知?就有急事,也不在此一时。寇兄既能拿他铁指环来此,决不会如你所料为贼所困。必定义是我昨日所说,他为巴家贼人所述,暂时不愿回来也未可知。”秦真意似不快,方答:“三哥怎看得起巴家那无耻女子?

他平日常说巴贼残杀土人,早晚除此一害。想是那日和大哥争论了几句,一时负气,不办出个样儿不愿回来。再不便是孤身犯险,被巴贼困住。虽不敢伤他,却无法脱身。我们早向寇兄问明来意,也好放一点心。”公遐闻言忙答:“秦七兄料得不错。娄三兄本被贼党困入石牢,现已遇救,被一蒙面骑虎的白衣侠女接走。此是事前有人托小弟拿着指环来此送信。彼时小弟还想在此寻访七兄,误人贼巢,也极危险。三兄遇救时小弟也曾在场,知要来此拜望,大约不久也回来了。”秦真惊喜道:“我说如何?寇兄果是黄龙山脚龙尾坝村中独杀三只大豹的么?蒙你不弃远道来访,由此我们又多一同道之交,真乃快事。既与我娄三哥见面,他的事想必知道了?”公明笑道:“寇兄深夜荒山冒险来此,到了里面落座再说不是一样,我料巴贼决不敢伤你三哥一根毫发,何况今已脱身,报仇除害不在此时,忙他作什!”

公遐知道娄公明乃公亮之兄,见他比乃弟还要生得矮小精瘦。方才杀狼,不曾留意他的武功,乍看笑语从容,貌不惊人,说到未了两句,忽觉语声沉着,两目精芒外射,与常人迥不相同,笑答:“听说大兄、七兄所居在谷的中部,还有一段路。我们步月而行,且谈且走也是一样。”随将经过一一说出。秦真听说公亮与虎女并骑而去,似颇欢喜,公明由此一言未发,似在寻思神气。还未走出山洞,公遐便闻到桂花香味,越往前走,香味越浓。等话说完,秦真笑道:“大哥人最精细。方才要我弟兄到家再谈,一半为了寇兄远来劳乏,恐失敬礼;一半是为今夜杀狼,本山几个会武的十九出动,他们俱都胆勇义气,痛恨西山恶霸和手下贼党,得知此事,激于一时义愤,难免赶去,不到时机,生出事来。还有那位骑虎侠女最关重要,想不到竞和三哥投机,真个再好没有。我料寇兄今日来访,本备有薄酒粗肴,等了一日不见寻来。中间命人往探,又未寻见,巴贼终年压榨土人,西山两条出口均有专人防守,方才听说误入贼巢,又非贼党诱去,心还奇怪。后听寇兄一说,才知误走龙泉峡,巧遇每年必发的中秋山洪,于万分危险中越崖而过,恰由通往贼庄的山洞中穿出。那是巴贼藏酒的所在,因其两面出口均有专人防守,此外无路可通,洞口无什防守。没想到寇兄连经两处素无人迹的奇险,绕越到此,无意之中深入他的腹地。妙在助你脱险的青衣女子林蓉乃他爱妾林莺之妹。乃姊本是一个女飞贼,巴贼用了许多心机,请人做媒,才弄到手,宠爱非常。以前便以正室之礼相待,又爱又怕。此女从小便随乃姊,也会一点武功,初到巴家时才十来岁。三年前双方合力打狼,曾经见过她两面。虽在恶霸家中长大,但与乃姊性情大不相同,彼时年已十七,听说巴贼对她本极垂涎。为了此女还有志气,向姊哭诉,宁死不从,方得无事,居然至今未落贼手,能够自保,也算难得。她和小弟见第二面时,几次开口,欲言又止,我并不曾理会。新近三哥和她见面,曾听哭诉,想要逃走。万一逃不出去,便借打猎为名逃来东山,我们业已答应。共总不到十天,三哥便被恶霸所困。照寇兄所说,此女暗中颇为出力。最难得是她并没有私心,只是痛恨恶霸,性喜济困扶危,急于脱离虎口,不似恶霸之妹巴柔云还有别的用意。她从小孤苦无依,先寄养在一个友人家中。从八岁起便随乃姊在外流浪,受了不少惊险折磨,身世也极可怜。本来我们想要救她脱出火坑,今夜再听寇兄一说,更非救出不可了。”

公遐闻言心动,对于林蓉越生好感,便把二女相遇情景,以及柔云不听分说与虎女拼斗之事详细说出。秦、娄二人听他口气偏向林蓉,代说了许多好话,互相对看了一眼,公明笑道:“照此说来此女果然不错。可惜她一孤身女子,这里无处安顿。寇兄好人须要做彻,将来为她设法,使有归属才好呢。”公遐脱口说道:“小弟蒙她相助才脱虎口,免去许多危险,将来定必惟力是视,此时却是力弱无能,非诸位兄台相助不可。”秦真笑答:“那个自然。”三人一路说笑,不觉到了谷的中部。前见黄衣人名叫秦萌,乃秦真堂侄,业己赶回,说酒菜业已备齐。主人便请公遐往前面竹林中走进。公遐因提起林蓉脱困之事心情甚乱,沿途风景也未细看,只觉桂花树甚多,到处繁花盛开,人如沉浸香海之中,清馨染衣,沁人心脾。主人所居在大片竹林里面,当地乃谷中最宽之处,约有千亩方圆一片平地。外观一片竹林,翠干捎云,行列疏整,斜月光中满地微阴。月影渐淡,疏星越明,知已离明不远。笑说:“小弟来时业已吃饱,七兄盛筵实不敢当。随便叨扰一些点心,明朝厚扰如何?”公明笑答:“我弟兄都爱饮几杯,今日又忙了一夜,本是杀完青狼回来大家欢宴,不料佳客光临,一见投契,我们还要畅谈。已命他们自在楼前花林中聚饮庆功,我们就在香远楼上对酌清谈罢。”公遐知道这类山中侠士世外高人,豪爽至诚,不作客套,也就不再推辞,便由竹林小径一同入内。

初意主人所居必在这万竿修竹深处。及至顺着竹径石子小路,两三个转折过去,不禁暗中叫绝,心神为之一快;原来来路侧面虽是大片竹林遮蔽,由外走进,仿佛一面是那参天危崖,一面不是松竹,便是桂树,两下对列,合成一条宽大曲折的谷径。沿途花树林中虽有房舍田园隐现,因未临近,又和主人说笑分了心神,看不出它的好处。只觉一路桂花盛开,满地金粟,绵亘不断,香粟村果然名副其实,别的均未在意。等到穿过竹林,面前忽现出大片花田,内里开满千百种**,残月光中已极幽艳。前面又是一片微微隆起的高地,上面建着一幢又朴素又坚实的楼房,共只两层。头层上面有一、平台,约有三四丈方圆,所有栋梁均是整株树木建成,不加雕漆。楼侧并立着两株粗约两抱以上百年老桂,上面花已开满,另具一种清香,比来路所闻更香得多。这时残月已快西沉,将圆不圆,一大团白影恰似挂在左侧一株老树干上。枝梢三两仿佛映在月影之中,清幽如画。左侧松林森秀,秋芳满地。右侧大片田野,秋禾繁茂,合成大片清波,因风起伏。

楼后又是大片平地,上面种着数十百株桂花杨柳,大都两三抱以上,疏密相间,甚是整齐。树下许多老少男女正在安排桌椅酒食。有的已就原有大石鼓围坐,旁边用松枝升起地火,好些人正将日里打来的肥鹿、山鸡等野味用铁架挂在火上,准备烤吃,不时闻到一阵阵的烤肉香味。再往前去便是数十亩方圆一片湖荡。小溪萦绕,流水潺潺,宛如银蛇蜿蜒而来,掩映丛林花树之间,与湖相通。水中时见残荷败梗挺出水面,想见夏日荷花盛开,杨柳风来,临流垂钓之乐。再往远望,这大片田亩肢塘的尽头,又是危峰刺天,峭壁排云。有的云气嗡翳,蒸腾欲起;有的白云如带,环绕峰巅。目光所及,无非美景,说不出那么雄丽清旷。最妙是无论何处都是那么干干净净,不见一点尘土污秽。到处长满了花草苍苔,无论田亩树木,房舍楼台,都是那么整洁鲜明,和用水洗过一般。瓜果之类又多,结实累累,触目皆是。

隐闻楼那面男女笑语之声隐隐传来,仿佛兴高采烈,快乐已极。走近一看,方才那些打狼的壮士已有好些由外赶回,正在随同布置。后听主人一说,才知当地人数虽没有西山恶霸的多,但是大家分工合作,各尽所能。除听为首数人指挥而外,劳逸均沾,无论何事俱都一起下手,苦乐与共,有福同享。为了山狼乃当地大害,以前突然来犯,吃过它不少大亏。自从发现,便集合全村人等商计除此一害,已用了多日心计。除动手的人而外,全村的人都在等候好音。加以离明不远,这一顿庆功宴不过把早饭提前一个多时辰。当日又是村人行猎之期,打来不少野味,狼皮又可运往山外换来许多必需之物,所以大家兴高采烈,如此欢喜。村中虽以娄氏弟兄和秦真叔侄力首,但是出力相等,所得相同,饮食起居的享受也差不多。不过当初入山开垦甚是艰难,到处毒蛇猛兽,遍地荆棘,非有机警胆勇的人领头不可。直到现在也是如此,照例凭公推选村主,遇事聚众集议而行。事前无论何人,只要有理,均可出头主张,全以大众之意为定。可是一经商定,便须遵守,不许丝毫违背偷懒。村规虽是极严,但是全体一心,从无一人犯过。终年过着安乐岁月,又都富足。比起西山那面,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中间娄公亮见西山土人痛苦不堪,恶霸势力大强,暂时还难除他,不到翻脸时候。

有时激于义愤,便将对方全家救往东山,分地耕种。无奈这些苦难的人太多,一时之间不能全救。香粟村耕地有限,再多添人,自己便不够吃。最后同盟弟兄四人集众商计说:

香粟村只是风景较好,地方比西山要小得多,地理也差得远。全仗全村男女老少同心合力,兴修开辟,才有今日。自己刚够吃的,将来人丁越多,还想往外开荒。西山这多土人,如何收容得下?反正双方势如冰炭。恶霸巴永富不说自己万恶,逼得土人走投无路,生死两难;只一有了逃亡,或是情急拼命,便当我们暗中和他为难,故意激诱土人寻他晦气。近来表面不说,心中恨毒,如非我们弟兄难惹,早下毒手。因听人说这里风景既好,出产又多,竟生贪心,打算强占过去,以为新纳爱妾藏娇之所,免得许多姬妾住在一起吃醋争风。已在暗中约请能手,准备吞并本村,杀人放火,一网打尽,早晚破脸成仇。那些受苦的土人也实可怜,使人目不忍睹。将来总须一拼,不如就此下手准备起来,只等他那有力死党回山,便即发难,一同除去,免得留一祸根,将来又是大害。主意打定,公亮便自告奋勇前往窥探虚实。起初公明因听敌人之妹巴柔云钟情公亮,知他常往西山打猎,也借打猎为由前往相会,恐其日久情深,不以为然。哪知公亮借此探敌,别有用心。在上半月弟兄争论,一时负气,说此去不办点眉目出来决不罢休。不料独居两山交界的铁汉罗三打抱不平,被恶霸擒去。因其不是对方佃户农奴,推说是东山的人,前往讨取。双方言语不和,动起手来。公亮本领虽高,敌人也非弱者,人数又多,竟中暗算,被人擒住。虽听公遐方才之言,不知详细,但已料出几分。

说时,宾主四人业已走往楼上。楼那面也有一片平台,并有小亭一角,正对前面远山和那花林湖塘,眼界更宽,酒便设在亭里。刚一落座,便听远远铁笛之声,秦萌方说:

“这等时候如何还有人来?待我看去。”公遐笑问:“可是三兄回转?”秦真笑答:

“这是外人,三哥用不上这样费事。难道巴贼如此胆大,见三哥被人救走,他还不服,不等天亮便派贼党来下战书么?”公明哈哈笑道:“七弟你也看得他太狂了。”话未说完,铁笛之声又起,只长短不同,似是信号。隔不一会儿,秦萌忽引一人赶来。公遐一看,正是铁汉。见他方才被敌人打碎的一身破烂衣服,业已换掉,穿了一身补了好几片,洗涤却极干净的旧土布短装,下面赤脚,穿一双新草鞋,裤管用草绳绑住。肩上挂着一个包袱、一柄板斧,手提一柄长大沉重的铁锹。头上伤痕还有血迹,手腕上被铁环勒破的伤痕隐约可见。只管在贼巢中被恶奴钉在木桩上面毒打虐待,依然英气勃勃,看去强健多力。除满面短须不曾剃掉,刺猖也似根根见肉,人又生得高大,和画上虬髯公相似,显得粗野而外,头发也经梳洗,通体干净整齐,另具一种威猛之概,仿佛全亭均被他一个人的盛气笼罩,把方才清谈细酌悠闲之景全都变过,一点不像连经多日苦难,受尽毒打,饥疲交加的囚人。这一对面,比方才月下所见越发精神,人更天真热诚,自然流露。

铁汉刚一走进,便对公遐喜笑道:“想不到你也来到这里,比我走得更快。”随朝娄、秦二人扑地便要拜倒。秦真似早防备有此一来,身子一闪,离座抢上,双手将铁汉手膀一拉,刚说:“我们这里没有这个,快些坐下吃两杯酒再说。”公明插口笑道:

“七弟留意,他身上还有不少的伤呢。”铁汉也笑道:“我真粗心。早听三爷说过,你弟兄不论贫富都是一样。对于能够拿力气换饭吃的土人只有更好。讲究有话好说,有理就做,不论亲疏,更不愿人磕头礼拜那些虚套。也是大爷从未见过,日常想起你待人的好处和那一身本领,今夜居然见到,心里说不出来的欢喜,见面就想磕头,表表我平日想见的心,忘了三爷所说的话。我还未走到,便听这位矮大哥说起你弟兄在此饮酒。七爷我又见过几面,知道你便是我最欢喜想见面的娄大爷。七爷又是我最佩服的人。要是先不晓得,像你们三位,两个穷酸神气,一个像有钱人家的嫩娃,人又生得这样秀气,休说叫我铁汉向他叩头,连他和我说话也都讨厌呢。”还待往下说时,秦真早将旁边椅子拉过,令其坐下。公明便问:“我七弟年少心粗,碰了你的伤处没有?”铁汉笑道:

“无妨,我因被驴日的毒打了好几顿,又钉在木桩上面好几天,连拉屎都不许,一身污秽,见不得人。又想巴永富这驴日的恶霸虽然不久遭报,这一走,我那地方已不能再住。

好在家中只我一人,我种的那几亩田虽舍不得丢掉,将来驴日的一死仍可取回。一听三爷叫我来此暂避,高兴得了不得。

“逃出狗窝以后明知危险,驴日的回庄得知必要追来,一则身上太脏,二则我这板斧、铁锹是当初开荒的吃饭家伙,没它不行,急慌慌背了三爷赶回家中一看,真气得死人:新搭的两间木房日前已被驴日的手下恶奴拆去多半。我想讨婆娘三年来积蓄下的三十多张虎皮狼皮也被抢去。用的铁锅粗碗和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也被驴日的捣碎毁掉。

七爷上次送我的一匹布连两件棉衣、两只山羊也被拿走。好几年的辛苦,被他闹个家产尽绝。只这一身旧衣服托人洗补,想是人家在我出事后送来,恐怕连累,又恐我回来没有穿的,偷偷塞在小柴堆里,被我无心发现,刚拿往溪旁洗了个澡,将衣换上,驴日的贼党便自追来,实在恨极。可笑这些恶奴以为我不敢回去,稍微看了一看,点上一把火便往回走。我恨他们太毒,连这半间破木房都不与我剩下,烧个精光。最可气是田里高粱业已成熟,不等收获便被捉去。近日天气又干,收成虽好,叶子均已干透。我正想改日抽空回去收割了来,这些狼心狗肺的恶奴索性割走也罢,他嫌费事,又恐我回来收割,临去回头又是两把火。不是小溪隔断,风又不大,几乎连对岸那片野草也被点燃。实在万恶。

“气他不过,衣服也正换好,心想我有的是力气,凭这一斧一锹照样的能够兴家立业,这些驴日的害不了我。实在气他不过,随偷偷掩往驴日的身后一斧劈死,抛向点燃的高粱田里,便往回跑。这时那位骑虎的姑娘正用她那两只老虎引逗恶霸,还想去往贼巢大闹一场。沿途都是贼党人马奔驰喊杀之声,我也不怕,掩到高处一看,我杀了一个恶奴,做得虽然冒失,却替贼党多添出好些麻烦。想因放火恶奴失踪,发现火中尸首,以为对头伏在那里,两三路合成一起,正往火场一带搜索。这一耽搁,虎姑娘平日所骑那只大虎先在远处吼了几声,再掩向一旁。等贼党过去,忽然偷偷掩往家中。我看贼党几次扑空,改了主意,一面分头埋伏,一面命人分朝虎吼之处悄悄掩去。我正张望,三爷忽由身后走来,怪我不该这样大胆,如被发现,休想活命,催我快走。并说,虎姑娘将我们救出贼巢,刚一过崖便单人返身回去,此时还在庄内。三爷为了宝剑暗器均被恶霸拿走,只得先照所说在外诱敌。方才那虎衔了宝剑送来,刚得到手。他功夫好,驴日的这几天虽将他吊起,并未用刑。昨夜刚要拷问,迫令投降讲和,便被虎姑娘救走,因此仍和生龙活虎一样。现在准备里应外合大闹一场,先给恶霸一点小报应,说我周身是伤,不能随他一路。我见他再说快要生气,只得赶来。其实这些浮伤并未伤筋动骨,没什相于。我因身上斑斑点点难看,连袖子也未卷起。大爷刚见面,怎会知道?”

公明笑对公遐道:“此人真不愧铁汉二字,他非但周身是伤,并还厉害,只为性刚好胜,不肯示弱。底子又极结实,故此粗心的人看不出来。实则外表强健气壮,举动行走好些均不自然,因他能够熬痛,大体上看不出罢了。如换旁人,休说这远的山路,十分之一也走不到。不信你看。”说时一伸手,便将铁汉腰间草绳一抽,要解衣服。铁汉意似不愿,力言无妨。公明笑道:“我们和自己弟兄一样。你寡不敌众,受此毒刑,并非丢人之事。这一身伤不先医好,如何报仇除害?三弟强你来此,便为借这一条远路活动血脉筋骨,省得你把血瘀住,一个不巧便成残废,我这伤药又灵之故。照我所料,你已体无完肤,连筋骨也有损害,不给我看过难于医治。酒量如好,多饮为妙。”随命秦萌往取伤药,一面将衣服解开。

公遐起初在恶霸家中远望,不觉得厉害,等到长衣一脱,不由心中惊愤,切齿暗骂,天下竟有这样残酷的人。原来铁汉连经毒打,仗着体力健强,只管虬筋盘结,神态雄壮,身上十九成了紫黑色。胸背等处重重叠叠尽是一条条紫黑的鞭痕,肿起老高。有的地方皮肉业已糜烂,与衣服粘成一片。铁汉人又粗野,脱时一不小心又揭去一片。经过方才冷水洗浴,肉已成了粉红。映着新射进来的朝阳,周身成了五颜六色。手腕小腿和头颈腰腹等处因被恶霸用铁环套紧桩上,性情又太刚烈,连在上面用力强挣,好些地方均被磨伤,现出筋骨。手脚腕均被铁环擦碎,现出一条条的深浅凹痕,粉红紫黑不等,看去惨极。铁汉却是谈笑自如,若无其事。公明劝道:“你休持强,如换旁人早已寸步难行。

因你从小勤劳,体格禀赋均极健强,暂时痛苦还能忍受。但你不该沾了生水,又跑了这一段急路,难免伤风。趁你此时汗还不曾干透,多吃点酒稍微发汗,我再给你上好伤药,就在这楼上静养,睡上几天才可无事。休看此时还挺得住,只一落枕,有了寒热便讨厌了。”铁汉先还嘴强,不甚相信,后见公明炯炯双瞳注定他的身上,所说的话诚恳有力,由不得心中感服,脱口应诺。跟着药也取到。公明先用松油将药调好,将上身伤处大半敷上,用绸布扎好,再同畅饮。铁汉本是周身痛苦,一路飞驰还不觉得。坐定之后便觉奇痛难忍。等到上好伤药,便觉伤处清凉,身上轻快,痛苦减了好些。主人相待又是那么亲切,出生以来从未遇到这样好人,又是感激,又是高兴,随将公亮被困经过说出。

原来恶霸巴永富仗着财势,城里又有一个同党,官私两面的势力比他更大。双方勾结,无恶不作,又均好色如命。巴永富爱妾林莺虽最得宠,又会武功,无如巴贼喜新厌旧,照样霸占民女,拈花惹草。林莺先颇愤怒,连吵闹了几场,俱都无用。巴贼为讨她的好,将元配毒死,扶林莺做了正室。林莺知道丈夫**凶残忍,对于元配妻子竟下这等毒手。自己业已嫁他,再如失宠,岂不要遭暗害?乃妹林蓉看出巴贼对她垂涎,更是又急又怕,这日见乃姊背人出神,再一乘机劝说,姊妹二人互相商量了一阵,索性将计就计,不再过问,有时反而就势凑趣讨好。巴贼为了林莺美貌武勇,江湖上有本领的朋友甚多,本带着三分惧意,每次**民女多半偷偷摸摸,事过闹上一顿了事,心中还有顾忌;见她做了正室忽然变了态度,不再吵闹作梗,越发高兴,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西山数百家土人十九是他农奴,妇女稍有姿色均被强占了去。好的算是姬妾使女,常年供他荒**。如不中意,**些日,高兴时随便赏点衣物,赶回娘家,算是恩典。否则空身逐出,连随身衣物都不许带走一件,不受鞭打还是便宜。被强占的人如其稍微倔强,便被活活打死,家属还要连带受害。端的惨无人道,残酷已极。东山这班侠士早想为全山土人除此大害,未得其便。

这日巴贼听了恶奴金三狼的蛊惑,说起西山风烟崖下佃户张老之女金娃近年长成,十分美貌,便命往抢。张老原是随同巴贼之祖巴春亭人山开垦的老人,上辈还沾点亲,不是山中原有土人。所居风烟崖离村最远,地势偏僻,轻易想他不到。那一带水土肥美,空地又多。张老从小便随父母入山,当初原随巴家共同开垦,后见对方借口上人又蠢又坏,不能宽待,人山以前所约的事俱都不算,每隔些年便要改订一次庄规,到了巴贼这一辈越发成了土皇帝,残忍暴虐,无恶不作,所有山中土人,连同旧日随同开垦的人们,多半被迫成了他家农奴。风烟崖这片田地本是上辈在时亲手开辟,硬说全山是他买下,只能算是他家佃户。总算多少年的上辈交情,不像对付别人那样虐待。夫妻子女全家四口,从小生长山中,又都勤俭。以前虽被剥削去了多半,还能度日。仗着平日留心,没有上他圈套。忍气吞声,委屈下去。后见巴贼越来越凶,山中土人已是终年勤劳不得一饱,断定遇到这类虎狼一类的地主恶霸只有逆来顺受,平日隔得越远越好。父子商量,打好主意,暗中备好租粮相机应付。有时不等恶奴催粮先往交纳,遇到年景不好,却又装着贫苦无力,前往求缓,分几次交上,但是本利不短。对于几个得势的恶奴更能敷衍,虽然例外贴了重利,恶霸主奴只当他胆小怕事,力量有限,人既本分,没有怨言怨色,又是上辈老人,无事难得见面,平日无人想起,也就忽略过去。居然由巴贼做庄主起敷衍了十多年,只一年比一年加多租粮,还未受过鞭打。本年张老父子为了去年庄中起火,分摊太多,眼看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终有水穷山尽之时。明明把所交的租省吃俭用备好一旁,惟恐对方疑他富足再要增加,无力应付,先往求说了两次。这日恰值爱女金娃生日,想起日子越苦,种田所得全数给了巴家还常不够数,平日生活全仗山中野产和打猎所得,全家气愤。

张老父子交有两三个好友。一个名叫冯二牛,也是一家尚未逼成农奴的佃户,弟兄二人种着三十亩山田。为了巴贼年年压榨,越来越甚,辛苦上一年,还得不到三两月的食粮,立意逃走,连老婆都未娶,正等机会,和张老长子小山最好。依了大牛已早逃走,二牛从小和金娃一起长大,双方发生情爱。几次想逃,均因不舍金娃而止。每日田里事完,便助张老父子打猎砍柴,寻掘山粮,双方情如一家。另一人名叫罗三,原是山外龙尾坝的猎人,为了失手打伤了一个地保,逃来山中。听说东西两山各有为首之人,以前双方连发生过几次争斗,后经和解会商划好地界。东山为首的人姓秦,也在山中住了两三代,所居香粟村相隔颇远,在一山谷之中,地土不多,轻易不容外人入居,但他那里人最义气厚道,自从两小庄主接位,要将所有田产重新分配,分田而耕,量力而得,各有所业,大家一样过着安乐岁月。谷外田地却是随人耕种,不特不加过问,并肯出力相助备用东西。

罗三人最强健胆勇,人都称他铁汉。本想投往东山,因是初来,那几年西山两条人口还无人把守;黄龙山地域广大,道路不熟,又极难走。第一个遇到的人便是张老。见铁汉强壮多力,又善打猎。想起当地偏僻,共只三四户人家,势子单薄。崖前不远恰巧便是两山交界。香粟村左近猛兽又多,一出便是一大群,种上庄稼难避其践踏,稍微不巧还要送命。双方又颇投机人便劝铁汉在东山境内居住,一面耕地,一面打猎,足能生活。不比自己已受恶霸挟制,便想弃家逃走都办不到。铁汉原无一定主意,心想双方对劲,难得有此好心人交往,先在两山交界之处搭一草房居住。后来发现靠东一面风景地土都好,生产又多,更有大片森林猎场,便搬过去。相隔虽远,孤身无聊,每当闲时也常来张、冯诸家闲谈,并分送一些野味,一晃便是十来年。巴贼妻妾兄妹偶往当地打猎,也曾见过两次,见铁汉胆勇绝伦,强健多力,本想收做党羽。铁汉知他万恶,事前又受张老之教,推说他是东山派来守望的人,顺带打猎,我并未到你地界,别的休提。恶霸自然不快。铁汉更喜打抱不平,遇见附近土人受恶奴打手欺凌,必要出头。为防连累本人,老是将人看准,等对方走人东山境内,设法戏侮,但又不与明斗。日子一久,众恶奴都明白过来。无奈巴贼近年听说东山秦氏弟兄自从老的死后,将所有田产一齐分送出去。老的在日待人本厚,经此一来越发众心如一,越来越富足。秦氏又是家传武功,人人武勇,本就不可轻侮,新近又有关中双侠、娄氏弟兄来此同隐,力量更大。只管心中忌恨,立意吞并已非一日,表面却与和好,平日严命手下恶奴不许生事。猎场在东山境内,如往打猎,对方不来过问已是客气,千万不可和人争斗,否则必有重罚。因此众恶奴受了气还不敢回去禀告,只把铁汉恨人骨髓,无计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