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四友
字体:16+-

三十五、虹飞电舞 喜戮群凶

公亮、虎女匆匆问知大概,好些细情还不知道,便命野儿把女贼带走,匆匆往平台上赶去。到了楼下,正往上纵,忽听一声怪叫,一条人影好似被人凌空打落,由上面石栏杆内倒翻下来。公亮手疾眼快,正在前面,瞥见那人是个贼党打扮,自己人头上都有暗号,更不怠慢,抢先上前就是一剑。那贼凌空翻落,身子一挺,正要落地,不料与敌人撞个对面,下面光影又暗,等到警觉,已自无及,吃公亮手起一剑斫翻在地。二人以为上面既有贼党被人打落,自己人决不在少,心方略宽,忽然听出平台上面双方喝骂之声,自己这面好似只有伊萌一人,余者都觉耳生。暗忖:此时敌已深入,大哥他们不曾发令,不知是否回来、前崖上人不会不知,如何也无动静?心方不解,忽听嗖的一声,一道旗花信号由方才女贼被擒的一面发出,破空直上,到了空中波波连声,散了一天星雨。跟着便听号笛吹动,各路响应,嘈成一片。忙中回顾,沿湖各地突有许多火把出现。

初看时还是星星点点,晃眼合成好几条火龙,照着平日阵法,分成三路,蜿蜒飞驰而来。

同时瞥见湖边楼旁广场上面也有二三十根几条火把出现,并听贼党呼哨之声。循声注视,湖边广场有几条黑影,吃众人火把一照,全都现形,为首一个正是老年女贼。刚一现身便听哈哈笑喝,公明。公超和荆氏弟兄突由左近树林中纵将出来,将那男女七八个贼党截住,动起手来。另外三面也有贼党出现,齐往广场赶过。那几条火龙均是材中壮士,各持弩筒镖箭朝后乱打。贼党似知形势不妙,接到女贼婆的号令,只顾赶往应援,头都未回,有两个落后的已被镖弩打倒,绑将起来。

二人料知就是方才侯绍来取皮衣,先后不到个把时辰的光景。公明、公超已由外面赶回,暗中主持,发下密令。想因时机瞬息,全村的人虽然久经训练,到底事起仓猝,初经大敌,第一次遇到,不得不加仔细。为防万一人心慌乱,刚一回到村中立即分头通知,一面命侯绍来取皮衣,就便传话。因恐仇敌机警,看出形迹,所以连自己人都未通知。女贼婆萧五姑师徒已在下面,台上不知是何贼党?自己这面人有多少?方一寻思,忽见前崖高处信号闪动,表示台上敌人颇多,不能放走。二入觉着自己这面好手只见到四五个,都在下面,天气阴黑,尚在下雨,急切间看不真切,台上只听伊萌一人喝问,是否还有帮手也拿不准,本就担心。一见信号,又听台上喊杀甚急,心想,敌人这多,最好出其不意掩上台去,先用暗器打倒几个再说。这原是转眼间事,稍一停顿观望,不约而同互打了一个手势,便自分开,一个绕往侧面空地纵身直上,一个便顺台梯轻悄悄往上淹去。公亮在后,刚一探头,瞥见台上贼党甚多,有八九个,伊萌业似已手忙脚乱,心中纳闷。觉着上面已打了好一阵,并还打落一贼,伊萌理应得胜,为何现出败象,看出来贼本领均高,手随念动,刚把独门铁环箭照准内中两贼分头打去,人也持剑上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