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天下
字体:16+-

第二十七章 刀哥

第二十七章刀哥

衰归衰,不过他家老头子是包了几百亩橘子园的,家里条件相当殷实,而且历经多年磨砺,他的性格早已经是小强中的小强了——千锤百炼,百折不挠,各方面抗压抗打击能力已臻化境,一般人根本比不了!所以无论多沉重的打击,丫总能象弹簧一般很快恢复原样,继续斗志昂扬地生活……

见众人一致调侃他,虾米瞪着眼悻悻说道:“都他妈别得意!今天这事又不是我一个,新女舍那边儿以后谁都没戏!”

“话说回来…”李阳突然笑嘻嘻地看着对面一言不发,安安静静抽烟的秦胜:“老秦,估计孙老头最恨的应该是你吧!怎么说今天挑大梁唱主角,把他咋唬得面无人色、六神无主的可是你哦,嘿嘿。qb5200.org”

秦胜淡淡一笑:“我无所谓,反正女舍那边我也很少去的。倒是你们几个,以后日子可就难过喽。看看人石头,好好学习学习,丫狡兔三窟,四处开花——高中生、大学生、大龄待业女青年、小太妹、款妞、白领、吧台女、迪厅女……那资源叫一个广袤无垠,简直应有尽有!”

石头一瞪眼,叫道:“你少埋汰我,你丫外头女人倒少啊?!”

秦胜哈哈一笑:“石头,我比你收敛得多,这你不服不行。阳子,你知道他们辅导员有一次说他什么吗?”

“什么?”

“他们辅导员说——‘周小石,我怎么每天都能看到你象只困兽一样在校门口徘徊,尽往女人扎堆的地方钻?!’”

“困兽??哈哈~!”李阳一听差点没笑喷出来。

众人正侃得来劲,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低沉而有些阴柔的男人声音:“阿胜。”

秦胜偱声转头望去——他身后不到三米远的地方站着三个男人。说话的是最中间那个长发及肩,身材高瘦,相貌俊美得近乎邪异的男人。

“哟,刀哥,你怎么来了?正好,来,一起喝两杯。”秦胜冲帐台那边招了招手:“喂,服务员,这边加三个位子!”

“刀哥。”

“刀哥。”

一旁的石头和李阳也微笑着和这个男人打了个招呼。秦胜他们一群人里,除了秦胜,就只有石头和李阳认识这个叫做“刀哥”的男人。

这个刀哥真名叫李俊,31岁,上海本地人,据说一手匕首使得很好,人送外号“小李飞刀”,在闸北区华大这一带是没人敢惹的一号厉害人物。

秦胜是在台球厅和他认识的——这个李俊据说年轻时候是做牛郎的,红极一时,后来被一个富婆包养了。从富婆身上捞了些钱后,他就彻底告别了**行业,在华大附近开了一家迪厅。不知是因为那个富婆在其身后撑腰还是他自身交际广阔,手段高明的缘故,最近的七八年,他的产业从开始那家不大的迪厅发展到了三家中大型规模的迪厅和两家酒吧,以及七八间从事色情服务的发廊……另外,华大这一带几乎所有的盗版光碟生意也是在他掌控之下的。

盗版光碟最大的客源就是大学生,因为在这件事上秦胜帮过他的忙,再加上他每次带朋友去天上人间玩,价钱和服务方面秦胜都很照应,所以两人关系不错。

李俊冲石头和李阳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不了,你们喝吧。阿胜,你出来下,有些事我想问问你。”

秦胜微微一怔——李俊双眉紧锁,看上去似乎有什么心事,这可不像平时的他。平时的他可是玲珑八面,脸上多少会带着笑的。

秦胜之所以愿意和他打交道,一来是这李俊虽然人长得妖魅,又老于世故,吃喝嫖赌样样来,但人还算可以,至少对朋友还是挺仗义的。这二来,结识他这样在华大这一带到处吃得开,什么都摆得平的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好。”秦胜微笑着点了点头,跟着李俊三人走出了潮州菜馆。

“阿胜,你最近在外头是不是惹上什么人了?”李俊接过秦胜递过来的烟,点上,微蹙着眉头沉声问道。

秦胜心中一凛——他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他心中疑惑,面上却不露声色,淡淡笑道:“刀哥,我也不瞒你。前几天天上人间发生了些事,我和石头跟人干了一仗。这帮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似乎连兰姐都有些忌惮他们。”

“你说什么,连兰姐都有些忌惮他们?”李俊蓦地一怔,低声问道。米兰不说,秦胜也不问,可李俊这样混迹上海滩多年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米兰的真正身份。连上海洪门南社一姐都忌惮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李俊神情的变化自然逃不过秦胜的眼睛,他心中愈发疑惑了,却又不明所以。见对方沉思不语,他便继续说道:“那伙人里有一个外号叫‘蝮蛇’的孙子,人高高瘦瘦,长头发,脖子上纹着一条蛇的图案。刀哥,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蝮蛇?”李俊缓缓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对了,他们领头的是一个小平头,也是高瘦身材。这人左边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好像叫什么……雁九,对,叫雁九。”

“雁九?!”李俊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失声道:“阿胜,你确定这人左脸有道疤,叫雁九???”

秦胜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答道:“对,我确定。”

李俊沉默了片刻,才重重地叹了口气,沉声道:“阿胜,你和石头这回怕是惹上大麻烦了!”

秦胜心陡地一沉,一瞬不瞬地望着李俊。印象中,他还从来没见到过李俊这个样子——眼前这个在整个普陀区都能叫得响名号的“刀哥”历来都是从容冷静,不慌不忙的。象眼前这神色严峻,无奈叹气的样子,自己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等等,刀哥,我没听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大麻烦?”秦胜眼中的笑意渐渐消敛,肃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