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天下
字体:16+-

第三章 撞破奸情

赵显东虽然长得人高马大,阳光帅气,却是个对感情绝对专一的男人。qb5200.org现如今,这样的男人实在是极其稀有的动物了……

不过说心里话,秦胜打心眼里并不喜欢他的女朋友陶妮娜。

陶妮娜是甘肃人,同他们几个一样,也是大三。她是华大经管系最漂亮的系花,也是学校里绯闻最多的几个女孩之一。石头第一次见到这女人的时候,就两眼放光地对他说过:“仨儿,这妞太他妈正点了!”

确实,陶妮娜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而且是特妖媚的那种。若论身材,娇小可人的苏秋儿根本没法和她相提并论——秦胜就曾经在**和苏秋儿缠绵的时候对她说过——在我眼里,你是最漂亮的,不过那是穿着衣服的时候。要是光着身子,你肯定比不上陶妮娜。

这女人的身材绝对是魔鬼级别的!甚至就是天上人间那些过夜费动辄上万的红姐儿之中,秦胜貌似也没见过谁的身材能及得上陶妮娜这妮子……

不可否认,秦胜自己第一次见到陶妮娜的时候,也砰然心动了。这女人天生长着一张狐媚脸,眉眼挑动之间万种风情。她看你的时候,你总会有种错觉——这女人应该是在勾引自己!

美当然是好事,可问题是东子对这女人用情太深了……

陶妮娜在和东子好上之前,曾经有过不止一打的男朋友,一两个月一个,就像换衣服一样随意。

不过,自从她跟了东子之后,却仿佛一下子转性了——两人竟然处了近一年依然风平浪静、如胶似漆,而且还破天荒地同居在了一起!

秦胜有时候也会安慰自己:兴许,这女人是真的爱东子的吧!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喜欢陶妮娜。凭他对女人的直觉,凭他这一年多来混迹在天上人间这种风月场所的经验感触,他总觉得——陶妮娜这女人天生就是个不安分的主。用老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水性杨花!

“哟,还妮儿~~~酸!东子,你丫真酸!”石头死性不改地冲他直翻白眼。

“没辙,我是有家室的人了,嘿嘿。回去这几日妮儿每天晚上都会给我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睡的,窗户关好没,吃饭了没有。她这趟回去因为她二舅的事,心里肯定不好受,我可不愿意她心里难受着还得每天担心着我,所以昨天我跟她说和系里请了个假,这几天去苏州看高中同学去了,让她这几天别给我打电话了”赵显东不以为然地看了石头一眼,仰头一口闷了杯中的老白干:“省得她心里老惦记着。我想着就心疼……”

真是专一的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用的缘故,赵显东这席话说得特煽情,搞得秦胜和石头都有些懵了。就连一直在专心聆听的苏秋儿眸子里都泛起了晶亮,看东子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秋儿,这男人不错吧!可惜人已经名草有主了。”秦胜不失时机地在苏秋儿耳边轻声说道:“失望吧你就,嘿嘿。”

出乎意料之外,这次苏秋儿居然没有对他施以暴力。沉默了片刻,她才静静地说道:“你当初若是有他一半心疼人就好了……”

秦胜蓦地一怔,眉毛倏地一挑似乎想争辩什么,却半天也说不出来一个字来,最终悻悻地抓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四人离开赣湘菜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秦胜还行,可石头和东子他们俩已经喝得有些高了——尤其是酒量最差的石头,这小子满脸通红,两眼涣散,走路都有些步履蹒跚了。

“东子,你女人反正也不在,要不今晚石头就住你那儿吧。”秦胜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和苏秋儿搀扶着的石头,沉声说道:“瞧他这熊样,拖到家非得累死我!”东子租的房子就在这赣湘菜馆后面的小区里,而秦胜他们的房子则在校区的另一边,得绕过大半个学校才行。

“行。”东子答应得很爽快。

秦胜笑着点了点头——其实这样也好,否则每次周末苏秋儿一来,他就得和石头挤一屋,把自己那间让出来给苏秋儿住。和石头这牲口挤一屋并不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东子租的房子在四楼,是个一室一厅的单户,除了一个很小的卫生间外,进门只是一个还算宽敞的厅了。四人刚上到一楼半,石头却突然一下子挣开了秦胜的胳膊,一边歪歪斜斜地朝上跑一边说道:“嘿嘿,东东子,哥们我来开道,给你们开门去!”

秦胜和苏秋儿面面相觑——这小子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怎么一下子又有精神了?

“该死!丫别走错门了!”秦胜轻声骂了一句,就和东子,苏秋儿追了上去。

他们也不敢弄出太大声响——已经十二点过了,万一吵醒了街坊邻居可不太好……上海有些老头老太太特别不依不饶,秦胜对此心有余悸——他们楼下就有个老太太,曾经因为他俩大半夜放音乐声音太响的缘故,竟打了110报警电话!真是他妈的活见鬼!

楼道里的灯光有些昏暗,石头这家伙不管不顾地一气奔到四楼,踉踉跄跄地朝着东子租的403单元跑去了。

还没等秦胜他们三人追上,石头就一脚踹向了403单元那扇红漆斑驳的旧木门!

坏了!

刚走到楼道口的秦胜正瞅见这牲口华丽地抬起了他的右脚,顿时心中一沉!

他和石头从小到大没少打过架。尽管这小子在人前一贯是油头粉面的光鲜形象,不过秦胜知道——石头的气力可绝对不小!

“哐”地一声巨响!

果不其然那扇并不太结实的木门竟一下子就被喝高了的石头猛力一脚踹开了!

%¥#%……¥#!

秦胜心里直骂娘,回头苦笑着对赶上来的赵显东说道:“对不住,东子,石头这混球估计是真喝高了!丫把你们家大门给踹了……”

还没等赵显东说话,身旁的苏秋儿突然轻声说道:“咦,石头这是怎么了?”

秦胜闻言一怔,转头朝石头那边望去——这小子一动不动地杵在被踹开的门口,背微微佝偻着,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昏黄惨淡的灯光下,他朝向秦胜他们的那半边脸不知为何看上去竟有些狰狞可怕,又似乎有些愕然……

我日!这小子搁这儿撒酒疯呢?!刚才那踹门的巨响已经让秦胜有些心惊肉跳了,如今见他一副怪异之极的模样,秦胜生怕他再做出什么蠢事,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他跟前,猛一拽他胳膊:“石头,你丫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蓦地愣住了——石头的眼神根本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那那是一种极度震惊和愕然的眼神!

秦胜下意识地顺着石头的视线朝屋里望去——窗帘关得严严实实的…昏暗的灯光下,屋里那张大**赫然躺着三个人,三个脱得一丝不挂的人!三具赤条条、白花花的身子如同蛇一般缠绕在一起,触目惊心,极为不堪入目!

对方也怔怔地看着门口,显然也被石头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给弄懵了……

猛然间,秦胜一眼就瞥见了三人之中被紧紧缠抱在最中间的那张脸——那妖媚到骨子里的熟悉感觉,那惊愕慌乱,却依然妩媚动人的面容……

秦胜全身的血液霎时间冻结了!他有种近乎要窒息的感觉——这是是是陶妮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