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天下
字体:16+-

五十七章 夜访(下)

五十七章夜访下

破军轻轻摇了摇头:“这件事既然不能让兰姐知道,那洪门的人我们是肯定不能动用的了。阿胜我告诉你,蝮蛇人就在六院70号特护病房,二号床位……这点你比我更清楚——六院可是在西社辖下地盘的核心地带,到处都有他们的人,想神不知鬼不觉做了他谈何容易?!”

这孙子在六院??

秦胜沉默了。破军说得没错——既然蝮蛇现在人在六院,还真的是很难下手!想法子混进去做了他也许并不难,可是想要不被对方的人发现……那简直是难于登天!

“我想过了…”破军继续说道:“人多了的话目标太大,根本行不通,迟早会被他们查出是我们干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杀手做这件事!”

秦胜无奈地笑了笑:“就是刚才那个赵荣天?”

“对,就是他。这个人欠着我的情,而且人非常可靠…”破军悠悠地抽了口烟,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他:“阿胜,你记住,在社会混以貌取人是万万要不得的……这个赵荣天是明清时期江湖中“下九流”门派之一——‘剃盗赵家门’的传人!若论身手,他也许是不及我的,不过若是论起易容伪装、盗门入室、隐匿潜伏的偏门功夫……呵呵,天下能及得他的人估计也没几个了。”

“下九流门派?剃盗赵家门?!”秦胜听得一脸愕然:“下九流门派是哪门子门派?还有——‘盗’我知道,肯定是偷盗的盗了,可那那个‘TI’是哪个TI?踢腿的踢??”

“阿生,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老段子——下九流,下九流,一流戏子,二流推,三流王八,四流龟,五剃头,六擦背,七娼,八盗,九吹灰。所谓的下九流门派,指的便是旧社会中从事这九类卑微轻贱的行当的所谓‘下等人’所创立的门派。这个‘TI’不是踢腿的踢,而是剃头的剃,‘剃盗赵家门’占了‘五剃头’和‘八盗’两下流,是名副其实的下九流门派……昔日这赵家门下弟子都是以剃头匠的身份出来行走江湖的。他们白天到处走街串巷,赚吆喝剃头发,晚便摇身一变,成了飞檐走壁、盗门入室的江洋大盗,专事偷盗大户人家的金银细软、字画古玩……哦,对了,这‘剃盗赵家门’门下弟子有别于其他武林门派的弟子,他们只擅使一种独门兵器——手中的剃刀!赵荣天一手祖传的‘剃喉刀法’相当了得,令人防不胜防!昔日这赵家门的‘剃喉刀法’在江湖颇有名气——正所谓‘三剃九切十八卸’……这可是招招都往人咽喉要害处招呼的凶悍刀法!”

“我靠!还…还他妈有这么一个门派??”秦胜听得一脸难以置信:“军哥,你的意思是让他悄悄潜入六院,伺机下手?”

“嗯,他一定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你刚才说‘这次可能需要你和阿成联手’又是什么意思?”秦胜刚才一直听得聚精会神,脑中飞快地分析着:“这个阿成……是不是他的弟弟赵荣成?到时候你是想让他们兄弟俩联手潜入六院行事?”

“错,并不是让他们联手潜入六院…”破军呵呵笑道:“这‘剃盗赵家门’传至今日,早已是败落了,如今也就剩下他们兄妹三人这一脉了——他们父母早亡,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除了这老大赵荣天外,老二赵荣成和小妹赵荣翠都没有学到赵家门这手祖传绝艺的精髓。不过…”

说到这里,破军嘴角泛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悠悠说道:“这个老二赵荣成之前一直是在部队里当兵的,而且是特种兵……阿胜,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他是一名极为优秀的特种狙击手!”

秦胜蓦然之间明白了!他一瞬不瞬地盯着破军,双手缓缓做了个交叉的姿势:“你的意思是……俩人里应外合?下一道双保险??”

破军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小子脑子确实好使,怪不得兰姐老是夸你聪明。不错!阿胜,既然你决意要这么做,而我也决定要帮你……”说到这里,破军神色倏地一厉,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那就要确保万无一失,必须成功!毕竟——让你和石头身陷险境,遭了这么多罪……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秦胜一怔,脱口道:“靠!被他们逮住是我们俩自己大意了,关你个毛事啊!”

破军神情一缓,笑骂道:“你丫的!当初暗中保护你和石头的事情是兰姐吩咐我去安排的,谁知道最后出了这么档子事,我心里也很愧疚……对了,这件事就别和石头说了——个得理不饶人的龟儿子肯定会拿这说事,一有机会就挤兑我的!”

秦胜轻轻地笑了,他静静地看着正咧嘴呵呵笑着的破军,心中涌起一丝感动:被蝮蛇绑架的事确实是因为自己和石头的粗心大意,没有经验……但从破军的脸他却看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那是一种深深的自责!

这一刻,秦胜知道——破军是真拿他们俩当兄弟看的!那种由心而发流露出来的东西是骗不了人的……这个男人在救出他和石头的时候并没有表露什么,甚至连安慰的话都很少。但眼下娓娓而谈,聊到深处,那种真挚的兄弟情谊却自然而然地就流露出来了……

“军哥,谢了!”沉默了良久,秦胜才轻声说道:“不过这十万块钱酬金……应该由我自己来出!”

“你丫有钱?”破军一脸惊诧。

“你二大爷的!你真当老子是一穷二白的学生仔啊?!”秦胜没好气地笑骂道:“虽说和石头平日里的开销不小,不过这些日子在天人间做事,我也攒下了一些钱的。”

“攒了多少?”

“十万零点,明天我去取钱给你。”

破军呵呵一笑,看着秦胜说道:“不用,你自个儿留着。我们南社什么都缺,唯独就是不缺钱……这十万块钱也不是我自己的钱,是从兰姐每年给我的活动经费里扣去的。”

“活动经费?”秦胜蓦地一怔:“什么活动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