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天下
字体:16+-

六十六章 夜店——阿玛尼

六十六章夜店——阿玛尼

秦胜笑呵呵地挠了挠头:“我觉得没问题。,。,首。发我在天人间做‘领客’这一年多来,一直都有很留意地在观察。不说驾轻就熟,但天人间这边的方方面面我基本都已经熟门熟路了。”

米兰微微一笑:“嗯,这我知道,天人间交给你我是放心的。那金碧辉煌和阿玛尼呢?”

秦胜嘿嘿一笑:“金碧辉煌的经营模式几乎和天人间是如出一辙的,而且两家离得最近——万一小姐不够,或是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两头可以相互支应些,我是这么考虑的,所以…嘿嘿~~~”说到这里,他神情微微一肃:“至于阿玛尼——我听破军说它是我们南社7家会所里最混乱,也是最难管理的一家……兰姐,我想去试试。”

米兰饶有兴趣地凝视着他,轻启朱唇道:“阿玛尼那边确实比较乱,我自己都极少去的。而且南社名下产业这么多,我确实也无暇整治……呵呵,好,就依你——从明天开始,天人间、金碧辉煌和阿玛尼这三家就交给你全权打理,我会让破军通知整个南社的。至于每年的活动经费……”说到这里,她微笑地望着秦胜,柔声道:“阿胜,活动经费的事破军一定早就告诉你了,你觉得多少合适呢?”

秦胜正色道:“兰姐,活动经费这方面还是由您来决定比较好,我毕竟刚入门没多久,脑子里没什么概念。先不提活动经费的事,我这几天突然有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哦?说来听听。”

秦胜低头思忖了片刻,才缓缓抬起头沉声道:“我们南社目前有一千五百多个兄弟,是四社之中人数最少的。而且我这两个礼拜接触的兄弟之中,特别优秀的人才并不多……我想帮咱们南社扩充人员,壮大实力!除此之外,兰姐,我想将我们的人员细划分——在我们南社弟兄之中有针对性地选择一些人,组成专门从事某些事情的小组。”

“哦?”米兰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缓缓说道:“比如说?”

“比如说成立一个专门打探情报、搜集证据的小组…”秦胜沉声道:“尤其是针对一些对我们洪门抱着不好态度的政府官员或城管、局子方面的人。我知道——有很多人尽管不敢明目张胆地动我们南社,不过每年从我们身搜刮不少之余,也没给我们社团下软刀子……这些孙子翻脸比翻还快,又不太好对他们下手,所以如果我们手里握有他们的软肋,至少就多了个保障,一旦他们落井下石或故意刁难陷害,我们可以在不动强的情况下反过来制约他们,保证我们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

米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阿胜,你这个想法还挺阴险的啊。”

秦胜瀑布汗:“呃,确实有点阴险……不过我想会比较有效。”

米兰咯咯笑了:“呵呵,逗你呢,看你尴尬的样子。好,将我们南社的人员细划分是件好事,这样,年活动经费我先给你300万。至于人员调配,成立小组这方面的费用……不算在活动经费里,有想法或需要,到时候直接跟我说,经费我另外调拨给你。”说到这里,米兰神情一肃,凝望着秦胜正色道:“阿胜,只要是真正为了社团着想,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但切莫做出对不起洪门,对不起我们南社的事情,知道么?”

秦胜神情一凛,肃然道:“放心,兰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对了,南社之中你人头情况还不是很熟,这样,先叫个人从旁协助你一段时间。”米兰沉吟片刻,轻声道:“唔,我们南社高层之中除了破军和罗剑之外,其余人估计也抽不出空来,都很忙……阿胜,他们两人之中,你挑一个。”

“那就破军,之前也是他一直在帮我的。”

…………

秦胜分管天人间、金碧辉煌和阿玛尼的事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南社。除了严彩衣、孙广、乌鸦这些社团高层外,其余分散在各个产业的帮众们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这个年纪轻轻的“洪武门生”,一时间议论纷纷,互相打探着:这个秦胜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虽然心中揣测,相互探询,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以“洪武门生”的显赫身份加入洪门,而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兰姐就将三家顶级会所交给他全权打理……无论如何,这个人米兰一定非常看重!

尽管罗芸等熟识的妈妈桑一听说这个消息,就纷纷打电话给秦胜大献殷勤,说是要为他加入洪门,接管天人间接风庆贺,但秦胜都微笑着婉拒了——天人间和金碧辉煌这么多年经营下来,整个运转体系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了,兰姐管理着的时候也只是每周难得去一趟,多半是为了清算账目的事情……更何况,兰姐还有些收尾或需要交代的事情没处理完,要再过差不多一个礼拜的样子才能将管理大权正式移交到秦胜手里。

他的目标是——阿玛尼。

长宁区新华路的阿玛尼酒会所位于海影城地下一层,是沪非常著名的夜店。由于地段好,装潢时尚前卫,里面空间很大,价格又不像天人间那样昂贵,所以生意非常火爆,来这里的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都有。

兰姐不在的时候,负责阿玛尼场子的是一个叫戴森的兄弟,三十岁出头,在南社已经超过十个年头,是社团的老人了。

秦胜是晚八点半到阿玛尼的,事先并没有通知戴森,而是和破军、乌鸦三人悄悄混在客人之中,要了最左边偏僻角落里的一个卡座坐了下来,一边喝酒一边静静观察着……乌鸦负责的产业是1——10号金店和两家娱乐总汇,相对比较清闲。因为这两个礼拜和秦胜混熟了,所以知道他今晚要和破军去阿玛尼,就也跟着一起来了。

因为一直以来生意持续火爆,所以阿玛尼的营业时间比一般夜店都要长——从晚八点一直开到凌晨五点才关门。

阿玛尼中央是一个非常炫丽的梯形表演台,外围则是宽敞硕大的圆形舞池,再外面才是卡座、台,包房什么的。眼下梯形表演台一支四人乐队正疯狂地演奏着,表演台四角分别有四根锃亮的钢管,四个穿着极为暴露的高挑女子正随着劲爆的DJ舞曲疯狂扭摆着,舞池里挤满了人,时不时传来刺耳的口哨声和笑声……

“胜哥,我去叫阿森开间包房,这外面乌烟瘴气的,而且太嘈杂了!”乌鸦皱着眉头说道。

秦胜环顾了一下四周,轻轻摇了摇头:“不,我们就在这儿坐一会儿。”包房里虽然清静舒适,但秦胜今天过来并不是来玩耍享乐的。

“还有……我说你丫能不能别‘胜哥’,‘胜哥’地叫个没完?咱们是自家兄弟,哥啊哥的多生分?说了叫我阿胜哦,乌鸦。”

“哈哈!”乌鸦咧嘴一笑:“你是兰姐挑中的人,等日后我们可都得跟着你混,迟早都得叫‘胜哥’的。你说是不是这道理,军哥?”

“妈的,没听阿胜说啊——破军!不是军哥!”

破军突如其来的冷幽默顿时让秦胜和乌鸦捧腹大笑。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左飞飞,右飞飞,飞啊!啪啪!飞啊!啪啪……”

“哈哈,乌鸦你输了,快!喝!”

乌鸦一仰头喝光了杯中酒:“妈的,来!继续!”

“哈哈,不服不行!再来你还是输!”

“少他妈废话,来!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

破军和乌鸦都是老酒盅子,两人又都对舞池子里的那一套完全不感兴趣,闲聊了一会儿居然兴致很高地拼起酒来了。

秦胜没有参与进去,只是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两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玩得面红耳赤,不亦乐乎,秦胜在一旁看得忍俊不禁。

他并没有忘记此行自己的真正目的,看着破军和乌鸦拼酒的同时,他也静静观察着周围发生的一切:不过半小时不到的工夫,他已经看到了三个毒贩子鬼鬼祟祟地穿梭于人群之中,四处兜售摇头丸、K粉之类的东西……

南社驻守在阿玛尼的弟兄有人,秦胜在来之前就已经看过这个人的资料了。他的记忆力非常好,细细观察了片刻后,他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三个毒贩子绝对不是南社的人!

还有三四处可以围坐十人以的大型卡座中坐着些明显是社会混的人。尤其是最右边相邻的两个卡座,坐着一帮人,大概有二十几个男的,四个女的,服务生们似乎都十分畏惧这帮人,经过的时候都是远远绕开的,半个小时里竟然没有一个服务生前去询问消费情况……人头攒动,由于灯光闪炫,距离也有些远,秦胜隐约看到其中几个人的左额角都刺着一个形状差不多的黑色图案——象是一个长着双角的兽头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