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天下
字体:16+-

七十四章 美人怜

七十四章美人怜

乍一眼看到林晓晓这幅醉美倚卧的诱人模样,秦胜心跳也瞬时有些加速了!他强压住心头泛起的涟漪,轻咳了一声:“林晓晓,你家住哪儿?我叫人送你回去——”这小妮子酒量虽说不算差,但比起破军、乌鸦这些牲口来说,那就差得太远了……刚才一起玩筛子比酒的时候,这丫头比谁都来劲——喝了不下十杯不说,还洋酒、红酒掺着喝,眼下还能睁着眼看人就算幸运的了!

秦胜虽然今天动了拍她的念头,但看目前这情形…恐怕是不成了——他可不愿趁醉下手,这不叫拍婆子,叫……

“林晓晓,林晓晓?”见喊了半天她也没反应,秦胜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走到沙发旁轻轻扶起了她。

这妮子身子还挺沉的!林晓晓无力地靠在他身,眼晕泛红,双眼迷离,嘴唇微微颤动着,似乎在呢喃着什么。这一靠,林晓晓身香水味混杂着浓重酒气的奇特味道立时涌入了秦胜鼻孔之中——气味倒也不难闻,反而有丝甜腻醇香的味道……

秦胜试着喊了半天也不见她有什么反应,无奈轻轻叹了口气,摁下了一旁的服务灯。

“让戴经理备一辆车。”秦胜朝开门的男服务生说道:“嗯,司机就不用了。”秦胜没有驾照,不过开车还是会的。

他取下沙发旁衣架猛子忘拿的那件黑西装披在了林晓晓身,打开包房门,扶着她缓缓地走下了楼去。

秦胜往大门口走去的一路,所有遇到他的阿玛尼员工都神情恭敬地躬身叫他老板,显然是戴森已经都通知下去了。远处的一些女服务生和小姐有意无意地瞧向林晓晓这边,眼神中透出的多是艳羡或嫉妒……

丽晶酒店10房间内

房中传来极轻微而有节奏的鼾声——宽大舒适的双人床,林晓晓睡得很熟,纯白色的被褥下露出莲藕般光滑嫩白的脖颈和左肩。

房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味——这小妮子到酒店房间后已经呕吐过两次了,把秦胜弄得手忙脚乱!

秦胜在男女关系方面并不是正人君子,再加处理呕吐物的愤懑,他带着些许恶作剧的想法帮林晓晓褪去了全身酒气扑鼻的衣物,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自然,这么一来,这小妮子的身子秦胜是都看到了。

林晓晓的身子用凹凸有致,肤如凝脂来形容丝毫也不为过——那淡粉色的蓓蕾、幽深沁香的山涧花蕊,还有那双足以颠倒众生的美腿……险些就让秦胜热血贲张、难以自持!这妮子根本就是个男人几乎无法抗拒的天生尤物!洗尽铅华后的林晓晓,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在秦胜见过的女人之中都可以列入极品的行列了,尤其是那双美腿,修长结实,纤瘦却又不失丰满,线条华丽得近乎完美,让人遐想万千……

妈的,还不如不看呢!看了又不能,真他妈闹心闹得慌!

秦胜苦笑了一下,披白色浴袍缓缓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一支烟,一杯咖啡,烟雾袅袅之中,他静静地凝望着幽暗深夜中的这座城市——秦胜天生秉性如此,会异常执拗地坚持自己心中的原则。不过,今夜肯定是睡不着的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10房间的时候,林晓晓终于醒过来了。

“嗯…”林晓晓摸了摸额头,缓缓睁开了眼睛——脑子怎么有点晕晕的?我这是……在哪里?

她扭头避开窗外温暖刺眼的阳光,一脸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把有些散乱的一头栗红色大波浪往后束了束,随即便很自然地掀开了身的白色被褥……

“呀~~~~~!!!!”一个高于200分贝,极其刺耳的尖叫声顿时让沉思中的秦胜惊了一下。

那小妮子醒了?他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微微一笑道:“你醒了?”

林晓晓这才注意到左边窗帘都打开着,高大而明亮的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坐着一个人——赫然是秦胜!

她眼睛瞪得溜圆,愕然地看了看披着白色浴袍,赤脚穿着拖鞋的秦胜,又低头看了看被子里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立时又爆发出一声更为刺耳骇人、绵长不断的尖叫声……

“停!”秦胜不堪其扰,终于一声暴喝:“一大清早的,你喊什么?”

林晓晓满脸通红地怒瞪着他:“好哇你!你…你…你,你我!”

秦胜忍俊不禁,不慌不忙地就着烟灰缸轻轻弹了弹烟灰:“你再仔细看看清楚——我到底有没有你。”

林晓晓微微一怔,掀开被褥低头察看了片刻,又侧眼瞥了瞥床头柜前空无一物的字纸篓,半晌才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盯着秦胜,不甘地问道:“好像是没有耶……那…那我怎么什么都没穿?!这里是哪儿??”

“丽晶酒店10房。你昨天晚喝醉了,我也不知道你住哪儿,就只好把你送到这儿来了。我帮你洗了个澡,脏衣服什么的都已经送到酒店洗衣部去洗了,中午会送过来的……怎么,你难道想穿着满身酒味的脏衣服睡进被窝?”秦胜似笑非笑地瞥了瞥她露出被褥的雪白圆润的左肩:“小心别着凉了。”

林晓晓轻轻“哦”了一声,随即声音就骤然提高了八度:“什么?你…你…你帮我洗了个澡?!”

“嗯。”

“那我岂不是都被你看过了?!”

秦胜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嗯,都看过了。不过只是观,而未亵玩之。”说到这里,他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下脸涨得通红,怒视着自己的林晓晓:“你胆子不是一直很大的么?连错进男厕所撞见我都可以面不红心不跳,面对一群流氓都敢抗争的么?现在怎么脸都红了?”

林晓晓怔怔地瞪着他,半晌才憋出来一句:“我可是个女孩子!这方面能大胆吗?!”

秦胜一脸狡黠地笑了笑:“林晓晓,昨天晚你可是输赌输了,说好了要无怨无悔陪我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林晓晓顿时哑然。

秦胜轻轻摁灭了手中的烟,站起身走到床边,望着她微微一笑:“昨晚你酒醉不醒,我不愿做趁人之危的事情。如今你酒已经醒了,是不是该兑现昨晚许下的诺言了?”

林晓晓瞥着眼前那张笑得很狡黠很好看的脸庞,脸不禁一红,微微低下头轻声道:“昨晚是昨晚的事,已经过去了。再说了——我当时只说陪你,又没说陪你干什……唔!”

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唇就突然被堵住了!秦胜的吻温柔而霸道,再加林晓晓原本就对这个年轻帅气的新老板很有好感,她稍稍挣扎了两下便“嘤咛”一声,身子不再抗拒了,双臂不由自主地轻轻环秦胜的脖颈,秦胜的双手也在她丰腴婀娜的身飞快地游弋着,被子和浴袍几乎同时无声滑落,两具一丝不挂的身子缓缓倒在床,拥吻缠绕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