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蛇天下
字体:16+-

八十四章 昔日情敌

八十四章昔日情敌

秦胜原本就是对朋重情义,对敌人心狠手辣的人。:他也隐隐意识到了自从加入洪门南社以来,自己似乎越发地心狠手辣,冷酷残虐了!尽管意识到了,但他却无法阻止自己心境的这种变化……

他非常看重和石头、苏秋儿他们的情谊,同样,他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兰姐对自己有恩,而且是大恩!

米兰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但秦胜心里很明白米兰给自己的机会是多么地珍贵!他很清楚加入南社后他想做什么,想要什么,经过自己的努力将来会得到什么……没有米兰的赏识和青睐有加,自己未来的路也许将会崎岖坎坷,自己也许很难在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立足,最终黯然返回老家……所以,他心中极为敬重米兰。

展活佛的话是如此不堪入耳,兰姐能忍,他秦胜却终究忍不住了他绝不允许任何人这样肆无忌惮地侮辱兰姐!

“一个大老爷们,就他妈会冲女人开火,你丫个孬种!老子现在就一枪毙了你!”秦胜扣在扳机的食指微微一动,竟似乎真有要开枪的意思!

展活佛脸色倏地一白妈的!这小子难道是疯子不成?!

“阿胜,放肆!”兰姐突如其来的一声厉喝让已经杀气凛然的秦胜脑中蓦地一清醒!

“阿胜,别冲动…”一旁的破军也脸色阴沉地盯着展活佛,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这里动手是触犯帮规的!”

秦胜回头看了看一脸肃然的兰姐,随即便转回头望向神情狰狞的展活佛,有些不甘地舔了一下嘴唇,森森说道:“兰姐说不许动手,那我就一定不会动手。姓展的…”他咧嘴微微一笑:“老子可不管你是什么东社大当家,还是什么社团里的老人、前辈……你要是再敢对兰姐不敬,我就对你不客气。放心,咱们俩来日方长……”话是说得轻描淡写,但其中的凛然杀意和无惧挑衅的味道溢于言表!

说完,他双手一摊,示意收手,笑眯眯地盯着展活佛,缓缓把手枪插回了腰间。

米兰缓缓走到秦胜身前,正视着展活佛,随即又瞥了一眼不远处仍然坐在椅子,脸色阴沉的雁九,缓缓说道:“我忍,只是为了整个海洪门的利益,并不是怕你,展活佛。东社大当家的位子是老爷子让我坐的,不服的话你自己去找老爷子说理去!欺负我一介女子,你算是什么男人?!”兰姐显然也有些动真怒了,胸口微微起伏着,一转身沉声说道:“我们走!”

秦胜冷冷地看着一张脸憋成酱紫色的展活佛,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后面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雁九,森然一笑,徐徐转身跟在兰姐身后走出了会客厅的大门。

“阿胜,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出头的,但是下次一定不要这么冲动了…”米兰看着走在他身旁的秦胜,柔声说道:“能忍就忍了,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而闹得我们内部大动干戈,知道吗?”

忍……一直这样忍下去?忍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秦胜觉得嘴中有些苦涩,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淡淡一笑道:“知道了,兰姐,下次不会了。”

南社众人和东社的十余人一起来到了老别墅门口。

门口站着四个腰系红布的彪形大汉这些腰系一块红布的兄弟都是老爷子的直系帮众,地位比四社的帮众要高。

见众人到来,其中一个人说道:“老爷子叫米兰、秦胜、苏如是三人进去,其他人就在外面等。”

秦胜蓦地一怔,一旁的乌鸦不以为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进去,阿胜,进香堂是很有讲究的,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的。”

“次我举行洪武门生仪式的时候,你们不是都进去了么?”

“那不一样,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快进去。”

偌大的香堂里还是之前秦胜见过的那摆设,曹老太爷正静静地坐在居中的红木椅品茶,见三人进来,淡淡一笑道:“来,都坐。”

“老爷子…”甫一坐下,兰姐就眉头微蹙地问道:“您老明知道我的心意,却为何将东社这难啃的摊子交给我呢?单单一个南社就已经让我心力交瘁了。”

曹老太爷静静地凝视着眉宇间有些焦虑的米兰,沉默了良久才缓缓说道:“唐笑天一死,我海堂口的局势必将发生变化……外有心怀叵测的天武阁,内有虎视眈眈的展活佛、雁九之流,我老头子现如今的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让我将东社这一块交给谁,我才能放得下心……交给野心勃勃、深藏不露的展活佛?还是阴狠毒辣,怀有异心的雁九?!”说到这里,他声音陡然一厉:“小兰,纵然你是女流之辈,只要入得洪门,该担当的时候你还得咬咬牙担当下来!我老头子又何尝不是心力交瘁啊!只可惜……力鼎已经不在了!”

曹老太爷长叹一口气,缓缓摇了摇头。

秦胜蓦地一怔他头一次见到这叱诧风云了大半辈子,一直给人以莫测高深、稳如泰山感觉的曹老爷子脸露出一丝苍凉的疲态,显得那么地神色黯然,老态龙钟!也是,他毕竟已经是七十岁高龄的老人了,即便依旧拥有枭雄本色,有些事情却也终究力有不逮了……

兰姐微微一怔,凝望着老爷子,最终还是有些黯然地垂下了头:“老爷子,是我的不是,我确实是有些太过心急了。只是,同时管理东南两社,我怕我真的无力兼顾得过来。”

曹老太爷悠然一笑,缓缓说道:“这也是我把你们三个一起叫进来的原因。”说到这里,他转头望向一旁的秦胜和苏如是:“阿胜,如是,你们两个都是我洪门海堂口的洪武门生,一个是唐笑天领进门的得意门生,精明睿智,遇事沉稳冷静。一个是新近加入南社的大学生,心思缜密,行事杀伐果敢、雷厉风行,颇有枭将之风……虽说年纪尚轻,但却都是社团里日后可堪大用的年轻才俊。”说到这里,老爷子缓缓抿了口茶:“原本须得再历练打磨几年,才打算重用你们的,眼下看来……已然不可能了!”

老爷子站起身,缓缓走到祭案前,双手背负身后凝视着那三祖雕像,沉声说道:“小兰,我最近要全力对付天武阁那边,东社方面你务必稳稳拿住,不得有丝毫怠慢!那两个娃儿你放开手脚大胆去用,人手或资金方面需要我调配的只管对我说,我一定会全力辅佐你的。”

全力对付天武阁那边?秦胜听得一怔怎么感觉老爷子这话透着一丝无奈,颇有些悲凉的意味?

四人又商讨了片刻,秦胜三人就起身拜别了老爷子,各自离去了。秦胜一向心思缜密,凡事好个琢磨席间老爷子说的很多话他都有些听不太明白,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他也不好开口问什么。

不过,在走出门口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凑到米兰耳边轻声问道:“兰姐,老爷子和天武阁闹得很僵么?我怎么感觉他话里的意思天武阁一直都在刻意刁难我们海洪门一样?”

米兰似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不远处的严彩衣,低声说道:“这话回去就别再提了,毕竟彩衣是天武阁内阁的人……当今天武阁的阁主,也就是洪门名义的总舵主陈一航,年轻时候和老爷子是情敌。”

秦胜顿时愕然:“什么?情…情敌?!”